这俩国家断交,中国就要没油了?

瞭望智库   马尧   2016-01-09 12:44  

人类文明发源地中东最再次成为新闻报道的热点:2016年1月2日,沙特阿拉伯发表声明,称对在押的47名罪犯实施枪决,其中包括什叶派激进教士尼米尔(知名什叶派牧师)。当晚,伊朗什叶派民众冲入沙特驻伊朗使领馆并纵火,抗议沙特处决尼米尔。1月3日,两国简单交涉无效,当晚沙特便宣布断交。

伊朗外交部于7日称沙特军机在也门的空袭行动中“蓄意”轰炸伊朗驻也门使馆,造成一些外交官员受伤。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则表示,联军没有袭击伊朗驻也门首都萨那的大使馆,伊朗的指控是谎言。

表面上看,沙伊断交是宗教矛盾激化所致。沙特与伊朗分别是伊斯兰逊尼、什叶两大教派的最大后台。两国因宗教问题交恶,从逻辑上来说倒也合情合理。然而在短短48小时内断交,又并非宗教矛盾所能解释。可以说,此次沙特宣布断交,必有其他打算。

1

沙特的小算盘

沙特是一个经济基础全然依赖石油的国家。对它而言,一直有种时间上的紧迫感,逼迫其试图在石油红利用光之前建立相对有利的地缘政治经济环境,避免未来一夜返贫。

近年来,中东局势大变,地区强国中,叙利亚和伊拉克陷入内乱,而伊朗尚未从长达30多年的经济封锁中恢复元气。在沙特看来,目前正是拓展势力范围的好时机。因此沙特内部整军经武,对外涉也门、施压叙利亚、甚至暗中支持IS,借其之手摧毁伊拉克、叙利亚两国政府的统治基础。

沙特的做法自然招致相关各国政府的强烈抵抗。无奈叙利亚、伊拉克在战乱中焦头烂额,自保尚且不暇,更遑论抵抗沙特;因此阻击沙特的主力落到了伊朗头上。

眼下,伊朗对也门胡塞族武装的支持使沙特军队吃尽了苦头;而随着伊核协定签署,逐步走出制裁的伊朗将迅速恢复实力。一旦等伊朗恢复元气,沙特将会面对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此外,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加大对IS的打击,使其控制的地盘大为缩小。一旦IS被打垮,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稳住阵脚,不但会阻挠沙特的北上战略,还会加大与伊朗合作,建立更加紧密的什叶派联盟,对沙特造成更大挑战。思前想后,沙特选择了与伊朗断交。

以沙伊断交为标志,中东局势将会朝着更加混乱与血腥的方向发展。接下来,沙特有可能改变以往幕后操纵的做法,亲自操刀上阵,直接介入叙利亚乱局;而伊朗也有可能因此卷入,二者在第三国发生局部冲突的概率将大大增加。

2

沙伊断交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鉴于中东对全球的特殊意义(地缘区位、石油),全球都将深受影响。中国也不能例外。具体而言,由沙伊断交引发的中东乱局有可能会给中国利益带来三大挑战。

首先是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构成威胁。

中国从2003年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中东是世界石油重要产地,中国也从中东进口石油。

2012年,包括原油、成品油、液化石油气(LPG)和其他产品在内的中国石油净进口量达到2.931亿吨,比上年增长7.9%,石油进口依存度升至62.1%,其中进口伊朗的石油大约为2200万吨,进口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为5390万吨,合计7590万吨。

2013年中国石油进口增速降到8年来低点,但净进口量仍创纪录地突破3亿吨,进口依存度达到61.7%。其中原油净进口量仅增长4.4%,至2.821亿吨,本年度中国进口伊朗的石油大约为2144万吨,进口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为5390万吨,合计7524万吨。

2014年,国内经济和石油需求增速均低于预期,但在新炼厂投产和商储需求的支撑下,原油净进口量首次突破3亿吨,增幅高达9.7%;石油净进口量增至3.205亿吨,进口依存度扩大至62.5%。其中进口伊朗的石油大约为2746万吨,进口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为4966万吨,合计7515万吨。

上述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每年从沙特和伊朗进口的石油总量约占当年石油进口量的25%;若加上其它中东产油国(如伊拉克)的进口量,所占比例将更大。一旦伊沙断交导致中东乱局,必将对中国的能源安全产生不利影响。

其次是对中国的航运安全产生影响。

如前所述,中国每年从中东进口大量原油。与此同时,中东也是中国商品的重要市场。自从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以来,中国已经极大地增加了它的海上运输能力;毕竟,90%以上的中国贸易和资源供给都是靠海运。跟中东的贸易也不例外。

在中东战史上,两伊战争期间的袭船战曾经给海运业带来灾难性的冲击。两伊的“袭船战”或称“油轮战”,系指双方于1984年4月开始专门袭击对方运输石油和货物的油轮与货船而言。

伊拉克海军由于在战争初期大部分被摧毁,其余部分被封锁在乌姆卡斯尔军港和阿拉伯河内,它进行“袭船战”的主要手段是使用空军飞机发射导弹、投掷炸弹和发射炮火。伊朗则使用炮艇、直升机和短距离导弹。

1984年就有69艘商船和油轮遭到袭击,1985年为53艘,1986年达到106艘。自1984年4月“袭船战”起到1988年7月底为止,约有400艘油轮和货轮遭到两伊的袭击,260名海员丧生。

从1980年9月战争爆发到1988年7月底止,总共有540艘船只遭袭击,300多名海员丧生,完全被击毁的船只约50艘,总共货物损失约达1000万吨。船主损失在20亿美元以上。

袭船战发生时的中国既没有护航实力,也自认为没有护航必要,在海湾护航问题上坚持“打酱油路过”。中国香港董氏集团下属的“海上巨人号”超级油轮3次遭到伊拉克空袭:1987年10月5日被幻影F-1用炸弹击伤;1987年12月22日被幻影F-1用炸弹击伤;1988年5月14日,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卡克岛附近被米格-23BK用炸弹击中(一说是被伊拉克飞鱼导弹击中),紧急冲滩搁浅。

本来就已经负债累累的董氏集团雪上加霜,霍英东和董建华等爱国港商苦不堪言。沙特和伊朗都是具有较强军事实力的沿海国家,未来发生“袭船战”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而且如果发动“袭船战”,其能力比80年代更强。

最后是对中国海外利益空间拓展的影响。

随着中国与中东经济联系的加深,中国对中东的商品出口、原料进口、吸引外资、引进技术、国际旅游、工程承包、劳务出口、境外投资和技术出口等方面有了长足的进展,海外市场也拓展了相当的份额。中国与中东的贸易额已经超过1900亿美元。

可以说,中国在中东的海外利益与日俱增。然而,沙伊断交有可能产生的中东乱局会对中国海外利益空间拓展产生巨大冲击——处于战乱中的中东无法为中国海外利益空间拓展提供稳定的环境,商贸与基建将会被迫停止。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将受到威胁,这一点在海湾战争中已经得到体现。

3

中国该如何应对可能的风险?

为应对有可能出现的中东乱局,中国应该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坚持能源进口多元化。2000年以来,中国进口原油的十大来源地分别是沙特、安哥拉、安曼、伊拉克、俄罗斯、委内瑞拉、阿联酋、科威特、哥伦比亚。除了中东,中国也向北非、东欧、南美进口石油。今后可以加大从北非、东欧和南美地区石油进口的比例,从而降低风险。此外,当前石油价格大约是38美元一桶,中国可以适当多进口以用于战略储备。

其次,加强远洋海军建设。海军的功能在平时主要表现为武力威慑、处理危机、人道主义救援、打击海盗、预防等,战时则表现为争夺制海权、远洋护航、保护海上交通线等,它活动的空间应该是在全球海洋,可以有效地利用占地球表面积70%的海洋这一公共物品,由此可见,海军是最能够保护主权国家海外利益的军种。

保护遍布于世界的中国海外利益,是时代赋予中国海军新的历史使命。中国海军拥有约77艘水面作战舰艇、超过60艘潜艇、55艘中型和大型两栖舰艇,以及约85艘装备导弹的小型作战舰艇,包括1艘训练用的航空母舰“辽宁”号和数艘舰队弹道导弹核潜艇以及核攻击潜艇。

中国海军继续将其作战和部署范围拓展至太平洋和印度洋。虽然中国海军仍将“近海”防御视为首要任务,但中国逐渐向“远洋”拓展,要求中国海军必须装备拥有可靠自卫能力的远程、高自持力多任务海军平台,为第一岛链外的作战任务与非作战任务(包括为商船和油轮提供护航)提供保障,包括中东。

伊沙断交将会对中国在能源安全、海上航运以及海外利益空间拓展也产生不利影响。中国应该对此有所准备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们在中东的每一项举措都以国家利益的需要为导向。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伊朗 沙特 中东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伊朗 沙特 中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