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清职贡图》:200多年前在中国的外国人长这样

文汇学人   齐光   2016-01-06 11:20  

《皇清职贡图》是清朝乾隆年间编绘的,介绍和认识清朝国内外诸多“民族”和“国家”,及这些“民族”、“国家”与清朝间关系的一部大型图卷。绘卷共4卷,画面301段,图说为满汉文合璧。第一至四卷分别由乾隆帝钦定的画师丁观鹏、金廷标、姚文瀚、程梁等绘制,画面个个栩栩如生,设色鲜明。本文所要探讨的外国官民图像,都纳入在第1卷中。

清朝从乾隆十五年(1750)起准备制作《皇清职贡图》,乾隆十六年始绘制,至乾隆二十六年为止大部分已绘制完成。然乾隆二十六年之后,陆续有准噶尔及其统辖下的回疆等地被纳入清朝版图,以及哈萨克、布鲁特等使臣来朝“献贡”,故乾隆二十八年又增绘了“爱乌罕回人”等5图。其后乾隆三十六年再增绘“土尔扈特台吉”等3图。乾隆四十一年加入“整欠头目先迈岩第”等2图,五十三年增绘《淡水右武乃等社生番》,直至乾隆五十八年增绘完《巴勒布大头人并从人即廓尔喀》之后,《皇清职贡图》绘卷才最终得以增补完成。

1

《皇清职贡图》(局部)现藏故宫博物院

乾隆十六年六月初一日,乾隆帝颁降寄信谕旨:“我朝统一区宇,内外苗夷,输诚向化,其衣冠状貌,各有不同。著沿边各督抚于所属苗猺黎獞,以及外夷番众,仿其服侍,绘图送军机处,汇齐呈览,以昭王会之盛。各该督抚于接壤处,俟公务往来,乘便图写,不必特派专员。可于奏事之便,传谕知之。钦此。”以此开始编绘《皇清职贡图》绘卷。乾隆帝该汉文谕旨中的“外夷”,即指没有纳入清朝实际控制版图的外国,如西洋诸国、日本、俄罗斯及吕宋等东南亚国家。其中,清朝虽然与朝鲜、越南、琉球等国强调延续明朝传统的朝贡关系,但在《皇清职贡图》绘卷中仍将他们划入了“外夷”圈。汉文图说依然写着“夷”字,然满文图说中是没有“夷”这一词的,因为满蒙人没有区分夷夏的观念。但清朝入关后,在原明朝皇帝权威所能波及的地方尽可能地延续了明朝的制度,所以满文图说也在强调“朝贡”关系,即“albabun jafara”。而在描述被清朝直接或间接统辖的“苗猺黎獞”及“番众”等国内“民族”时,即使汉文图说,也极少使用“夷”字。

《皇清职贡图》绘卷所描述的外国有:朝鲜国、琉球国、安南国、暹罗国、苏禄国、南掌国、缅甸国、大西洋国、大西洋合勒未祭亚省、大西洋翁加里亚国、大西洋波罗尼亚国、大西洋国黑鬼奴、大西洋国夷僧女尼、小西洋国、英吉利国、法兰西国、(口瑞)国、日本国、马辰国、汶菜国、柔佛国、荷兰国、鄂罗斯、宋腒朥国、东埔寨国、吕宋国、咖喇吧国、嘛六甲国、苏喇国、亚利晚国、巴勒布大头人并从人即廓尔喀、哈萨克、布鲁特、拔达山、安集延、爱乌罕、霍罕、启齐玉苏部努喇丽所属回人、启齐玉苏部巴图尔所属回人、乌尔根齐部哈雅布所属回人,共计40处。

2

《皇清职贡图卷-朝鲜人》

关于这些外国人物图像的来源问题,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赖毓芝女士认为:《皇清职贡图》绘卷第1卷中的外国人物图像之一部分,与《万国来朝图》中的图像在来源上有一定的联系。而西洋人物画像则来源于欧洲版画,以及传教士的写作等。此外,对图像中一男一女的搭配形式,赖毓芝女士关注到了当时的日本所摹写的欧洲世界地图。例如日本南蛮系世界屏风、印本《万国总图》及《四十二国人物图说》《世界地图屏风》等。很有可能这些屏风、印本、文献等,是通过长崎贸易流通到了当时的清朝。

3

《皇清职贡图卷-大西洋波罗尼亚人》

在《皇清职贡图》绘卷中,对清朝与其他“国家”间的关系,大都有着不同的表述。关系最亲密的是“庆贺大典俱行贡献礼”的朝鲜国,其次是“屡赐匾额”的琉球国,其后是“十年一贡”的南掌国,再是“朝贡惟谨”、但不知几年一贡的暹罗国,而后是“五年一贡”的安南国和苏禄国,然后是“贡市不绝”的荷兰国,及“朝贡贸易每岁或间岁一至”的鄂罗斯,接着是只进贡过一次的缅甸国和大西洋国。在此需要注意的是:清朝将“鄂罗斯”也纳入在了朝贡“国家”中。其实清朝与沙皇俄国之间,自康熙二十八年(1689)签订《尼布楚条约》前后起,即已是平等的近代外交关系了。但清朝皇帝为了巩固国内统治,需彰显天子的仁德,所以在《皇清职贡图》绘卷上有必要强调朝贡关系,“以昭王会之盛”。然在事实上,清俄两国为了避免双方在礼仪上的这种冲突与纠葛,逐渐达成了清朝的理藩院与沙皇俄国枢密院或外务衙门直接交涉以解决事务、和平往来的外交惯例。

4

《皇清职贡图卷-荷兰人》

另外,关于西方的小西洋国、英吉利国、法兰西国等,有些强调朝贡,有的丝毫没有记载朝贡,有的以前朝贡,到了清朝什么关系都没写,只描述了其风俗习惯和服饰等。而且没有关系的“国家”比有朝贡关系的还多得多。这说明《皇清职贡图》绘卷不像其名字所述的“职贡”那样,专门是为了强调“朝贡、献贡”的上下关系而编绘,其真实用意还在于认识和了解这些“国家”,及其与清朝间的关系。

5

《皇清职贡图-英吉利国夷人》

接下来的哈萨克、布鲁特、拔达山、安集延、爱乌罕、霍罕、启齐玉苏部等,便是清朝皇帝作为蒙古可汗来面对的中亚“国家”。乾隆二十年代平定准噶尔之后,清朝皇帝在与这些中亚“国家”接触时,一直在有意识地展现自己蒙古可汗的形象,以取得他们在统治合法性方面的承认和拥护。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中亚“国家”已经服属了清朝。虽然在《皇清职贡图》绘卷中清朝认为哈萨克、布鲁特“遂隶版图”,但这是清朝一厢情愿的叙述。据清代满文档案反映,早在遣使清朝前的乾隆五年,哈萨克大玉兹的阿布赉汗就曾向俄罗斯女皇表示过臣服。通过遣使清朝,阿布赉汗可能试图以此来牵制沙皇俄国,达到维持自身相对独立的目的。

6

《皇清职贡图卷-哈萨克头目》

从乾隆十四年刚刚镇压完四川西部的“大金川之乱”后的乾隆十五年即开始准备绘制《皇清职贡图》绘卷,及其最早是以《番图》来命名的情况来看,当时乾隆帝可能试图通过此种编纂活动来进一步了解国内外诸多“民族”及“国家”的现状,以更好地维护统治,而并不一定在于展示清朝天朝上国的优越感。很多汉文图说语句在满文图说中的表述是不一样的。但这绝不是说清朝没有天朝上国意识,直至完全接受近代外交礼仪为止,在以皇帝名义下达的各种文字的诏书公文中,清朝的礼部等官僚机构仍具有将平等的外交关系记述为不平等的朝贡关系的特有功能。文字可以记述历史,也可以篡改历史,所以持有科学的批判精神是很重要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皇清职贡图 清朝 外国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