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三观:不为人知的耶诞历史大起底

破土网   洪碧莲   2015-12-28 17:14  

1

圣诞节成为世界上最广为认知的故事之一。圣诞老人、圣诞树、圣诞糖果、圣诞礼物,这些看起来亘古不变的文化传统,实际上都是在近代才被发明,并且和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密切相关。

耶稣生日很可能不是12月25日,圣诞老人形象是可口可乐发明的

许多与圣诞有关的传统实际上都源自于异教徒。在耶稣诞生之前,神农节是罗马年历里面最重要的节庆之一。在冬至(12月21日)古罗马人会通过摆宴席、送礼、跳舞、装饰房间来庆祝新的一年的开始。事实上,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研究圣经的学者们就怀疑耶稣实际上是1月、3月、4月、5月、9月所生……就是不在12月。那么圣诞节为什么一开始会有那么多“非基督”的元素呢?早期的教堂知道自己没办法排除异教徒的节庆传统,便开始将异教徒的节庆仪式赋予各种与耶稣基督有关的意义。

如今家喻户晓的圣诞老人是不同欧洲传说和神话的结合体,由美国传入英国。克莱门特•克拉克•穆尔创作的《从圣尼古拉斯来的圣诞老人》(1823年),是他为他的孩子们写的诗,这首诗使圣诞老人的形象家喻户晓,圣诞老人所骑驯鹿的名字也出自此书。

2

从此以后,圣诞老人的形象开始在众多的画作中出现,他有时是紫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有时候是精灵,有时候是人。然而这些众多的圣诞老人形象在1931年一则可口可乐的广告出现之后全部消失不见了。尽管可口可乐没有发明圣诞老人,但是它将圣诞老人的身份固定了。随着该形象百货公司和圣诞礼品大量使用,圣诞老人给儿童送礼物和圣诞节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圣诞老人也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他能够销售任何东西,并使消费看起来不是关于商业,而是关于家庭情感。

1-1512250RRJ37

同样,圣诞树是1848年,《伦敦新闻画报》报道了维多利亚女王的树之后才流行起来。

由于颠覆了社会等级秩序,圣诞狂欢被清教徒打压

当我们抱怨着全球的每一个角落都浸润浓郁的圣诞商业氛围中时,我们会惊奇的发现历史中其实充斥着人们对圣诞节的不满。在被殖民时期的美国,庆祝圣诞节是非法的。1695年,马萨诸塞州宣布庆祝圣诞节一项刑事犯罪。在此之前,被清教徒统治的英国也禁止了圣诞节,要求圣诞节当天开放所有的商店,关闭所有的教堂。为什么清教徒要大力打压庆祝圣诞呢呢?

由于延续了古罗马时期的节庆传统,圣诞庆典在很长一段时间是狂欢嘉年华,包括公开的大吃大喝、平民百姓嘲弄权威、具有攻击性的乞讨、凶猛的冲击有钱人的家。到了19世纪早期,圣诞狂欢演变成暴动和骚乱。

4

这个时期的圣诞节往往是社会底层表达对贫困生活的不满和抗争的场域,在长达几天的狂欢中,社会等级秩序被整个颠倒了,主人要扮成奴隶而奴隶可以扮成主人。在英国,一个乞丐或者是学生会被戴上皇冠,暂时成为掌权者。农民可以随便敲地主家的们,地主这时需要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给农民分享,比如最好的食物、最好的酒。如果地主不服从要求,农民们就可以尽情的戏弄地主。

现实生活中没有权力的年轻人,在冬季短暂的时间里成为圣诞之王,以狂欢、恶搞甚至暴力的方式,让社会阶级暂时翻转。当时的清教徒们认为这样的圣诞狂欢是人性放纵的表现,必须受到遏制。清教徒颁布了大量的法令控制圣诞节,有的州要求在12月底,所有儿童和奴仆不可以在外面到处乱跑。但是这并不能消灭人们对于圣诞狂欢的热衷,因为对于儿童、奴隶与移民来说,狂欢节能够让苦闷的人们暂时解脱。为了将圣诞节从街头驱逐出去,一批华盛顿和纽约精英们开始致力于推动圣诞节成为强调家庭内部聚会、温情脉脉、关心下一代的温暖节庆。美国文学之父”华盛顿•欧文是其中之一。

工业化时代的英国中产将圣诞节变成慈善家庭节

19世纪中后期,圣诞节主要是为了庆祝工业革命所带来的财富以及与穷人(暂时性的)分享这些财富。狄更斯的小说《圣诞颂歌》是推动这项变革的重要作品。

5

1840年代在英国被称作饥饿的40年代,经济下滑、政治动荡、工人阶级苦不堪言。当时社会对穷人的态度基本上是人“穷活该被饿死,饿死了正好消灭社会剩余人口”。狄更斯笔下的斯科鲁奇便是此中代表。为了唤醒人们的分享精神,狄更斯描绘了一个温馨快乐的圣诞节,在这个关于不同社会阶级和睦相处的乌托邦里,富人们则被告知:你要么分享这些财富要么毁灭。在《圣诞颂歌》的感召下,圣诞节逐渐成了温暖、仁爱、宽容、家庭的代名词。出于当时社会焦虑和恐惧,维多利亚时代的城市中产阶级重新发明了圣诞节和圣诞精神。而城市中产也有一群自私自利的商人变成了一群高贵有文化的慈善者。他们认为,穷人需要的只是温暖的家庭以及一些来自他们的善心。这使得当时的工人阶级十分的仰慕他们,从而靠社会改良缓和了当时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

谁的节日,谁的庆典

源自异教徒节庆的“家庭圣诞节”是维多利亚时代新发明的传统。今天,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因为消费主义让圣诞节变味了,好像圣诞节有一种原始的状态一样。但是我们仔细梳理历史会发现,所谓的传统实际上一直在变化。今天充斥在圣诞节当中的物质主义,消费主义,以及对物品、欲望和人身关系的商品化,都出奇的古老。实际上,这些都可以追溯到“家庭圣诞节”出现的19世纪。而一种远离消费主义、田园一般的家庭圣诞节并未存在。这种“家庭圣诞节”本身就是消费资本主义扩张的一股力量——它一开始就是商业化的,它的核心就是商业化。

这里我无意抨击那些发自内心纪念宗教信仰的人。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我们不断的创造、再造了许许多多的节日和庆典。我们有时狂欢,有时哀悼,有时怀念,有时抗争。当我们发现没有任何节日是亘古不变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问的是究竟谁可以被纪念、谁值得被哀悼,谁可以狂欢,谁已经被遗忘。

在席卷全球的圣诞影像里,人们在购物狂潮中用自己的辛苦的积蓄交换宁静、和睦、温馨的家庭时光。那里不但有糖果、美酒和礼物,还有雪橇、老人、圣诞树。而地球的另一端,义乌的“中国圣诞村”生产着全球60%的圣诞装饰。这里没有雪花、麋鹿、小精灵,只有600个工厂,和无数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最多赚3000元的工人。

6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圣诞节 消费主义 资本主义 工业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