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仇什么怨 西方为何对“妖魔化中国”情有独钟

独家网综合   张幂   2015-12-25 14:48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来了,最高兴的非小朋友们莫属。为何高兴呢?因为他们认为又可以从圣诞老人那里得到礼物了。传说每年圣诞节前夜,圣诞老人都会驾乘由9只驯鹿拉的雪橇,挨家挨户从烟筒进入屋里,然后偷偷把礼物放在孩子床头的袜子里或者堆在壁炉旁的圣诞树下。

QQ图片20151224170107

由于很多圣诞礼物都写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以至于70%西方小朋友认为圣诞老人是中国人。或许在西方孩子的眼中中国人的形象就是那个戴着红帽子,穿着红色的棉衣,脚穿红色靴子,有着白胡子的慈祥老爷爷,但是在西方大人的眼里中国人却是另一番样子。

丑陋的中国人

0

你也许想不到最先“妖魔化”中国人的竟然是18世纪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大思想家们。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极力批评中国的“封建专制主义”,他认为中国的专制政体是黑暗和恐怖的,所进行的教育是奴化教育,旨在培养人民成为奴隶。孟德斯鸠认为中国人活动力非凡,但是利欲熏心和贪得无厌,不容易让人产生信任。

卢梭抨击中国的言论更激烈,他认为中华民族受奴役是理所当然,中国必然会成为任何外来者的侵略对象,而中国人只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中国的文人虚伪、怯弱、缺乏骨气、阿谀奉承且狡猾,他们只会夸夸其谈而不干实事,除了作揖和磕头再也不懂其他人情世故。

历史学家和哲学家沃尔纳认为中华民族是一个“木偶般”的民族,孔多赛则认为中华民族是停滞不前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科学和艺术方面被其他人所超过。

关于这段历史,厦门大学教授周宁说,西方现代性精神最终在启蒙运动中确立,今胜于古、西胜于东,在“古今之争”中定夺现代胜于古代的,是“进步”的概念。在东西之争中定夺西方胜于东方,是“自由”概念。现代西方是进步与自由的西方。启蒙精神主导的西方现代性观念与价值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流,出现在古代东方,表现停滞与专制的中国形象,成为被否定、被排斥的“他者”,支持了西方现代性的自我确证。

只有在中国帝国甚至东方世界的历史停滞背景上,才能确认现代西方、现代西方的进步与现代西方在世界历史中优越中心的意义;只有在中华帝国代表的整个东方专制主义黑暗大地上,才能为西方现代性奠定政治哲学基础-自由精神与民主制度;只有在否定整个非西方世界的野蛮型上,才能充分、全面地肯定西方现代文明。“文明”是西方现代化自我指认的身份,穆勒在《论文明》中指出,所谓文明,实际上就是指西方现代文明。

“文明”是西方现代化自我指认的身份,穆勒在《论文明》中指出,所谓文明,实际上就是指西方现代文明。

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西方妖魔化中国 西方 中国崛起 黄祸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