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霸国也差钱!沙特考虑出售国有企业股份贴补财政

观察者网   2015-12-22 11:26  

北京时间21日晚彭博社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沙特政府正考虑出售国有企业的股份,以填补油价大跌造成的财政漏洞。

据两位消息人士告诉彭博,沙特政府可能出售港口、铁路、公用事业和机场的股份。据其中一人称,作为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削减对石油收入依赖计划的一部分,沙特的公立医院也可能被私有化。

作为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国,石油收入占到沙特政府总收入的80%。但是原油价格大跌严重影响了沙特的财政收入,使得其不得不谋求其他财源。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沙特今年的预算赤字预计将占到其GDP的20%。

IMF此前表示,如果沙特政府维持目前的政策,沙特可能在五年内耗尽外汇储备。IMF强调,沙特必须采取措施,削减财政赤字。

IMF还认为,沙特目前考虑的措施很可能不足以达到其中期财政整合的目标。在目前的政策下,沙特可能在五年内因为赤字过大而失去金融缓冲。

在将于本月公布的2016财年预算案中,沙特政府预计将不会进一步动用其外汇储备来填补财政漏洞,而是将削减支出。该国政府今年发行了自2007年以来的首批债券,并提高了对国际航空旅客的收费。

延伸阅读:

外媒解密沙特“石油大战略”:发动两场石油战都因中国

作家及环保活动家比尔·麦吉本(Bill McKibben)说,“沙特可能会再次试图延长石油时代。但可再生能源成本的无情地稳步下滑,让这次的情况不同于其他周期。”

纳伊米一直在以央行行长或者高级外交官的方式,认真处理他的公开言论,未曾就全球石油需求高峰将何时到来的问题予以表态。他也没有接受对于相关话题对采访。但他已经阐明了他的观点,即如果不考虑替代性能源的影响,原油市场则不再能够被理解。 “一个人必须面对现实,”纳伊米在12月份接受《中东经济调查》的采访时说,“能源市场——不仅仅是石油市场——有很多东西可以决定未来的价格。全世界正进行着很多努力,无论是研究或提高效率,或使用非化石燃料。”

纳伊米经历了二战后的石油历史,并做了很多事来塑造这段历史。1935年,他出生在沙特阿拉伯有着丰富石油资源的东部省份。他的早期童年是以沙漠上游牧民族的方式度过的。他和家人、牲畜们一起,从春天迁徙到春天。当他8岁时,他母亲把他送到达曼的一个省会和他父亲一起生活。他进入了由沙特阿美公司(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经营的一所学校。这家石油供应公司由加州标准石油公司于1930年创立,并在20世纪70年代被国有化而成为沙特阿美公司。

纳伊米12岁时,他弟弟突然去世,纳伊米便接替了弟弟的职位成为石油公司的送信男孩,并很快成为公司的明星打字员。有一天,在沙特阿美公司大楼里,纳伊米被美国来的CEO半路拦下。CEO问这个青年,你这一生想做什么?“先生,有一天我想得到你的工作,”纳伊米回答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人说,“你需要接受教育。”纳伊米在利哈伊大学的好朋友范德坎普(Peter van de Kamp),回忆了这段故事。纳伊米曾在60年代初向同学们讲过这次经历。

沙特阿美公司把纳伊米送到贝鲁特的一间学校,然后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利哈伊大学,最后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斯坦福大学。他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地质学硕士学位。这个从很少有学生知道的中东国家转过来的学生,很善于与人相处。范德坎普说,纳伊米尊重基督徒和犹太人,知道如何与女性开展社交。节假日期间,在范·德坎普斯新泽西的家中,他积极地砍柴,帮忙做家务活并“把手弄得脏兮兮得”。纳伊米一直以自己是贝都因人而自豪,他讲述自己在令人望而却步、缺少食物和淡水的沙漠里,放养绵羊和山羊得故事。1962年,他开始了关于新泽西州海滩的商业开采潜力的高级研究项目。 “纳伊米是个后起之秀;大家都可以看到,“范德坎普说。他现在是美国俄勒冈州的一名地质学家。

回到沙特后,纳伊米在沙特阿美公司的一系列石油生产、行政职务上轮岗,并最终于1984年被任命为公司总裁。他是公司的第一个沙特总裁。四年后,他当上了CEO。当时,正值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后期,经济疲软,美国和欧洲采取了保护措施,石油消费出现下降。对此,1986年,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Ahmed Zaki Yamani)大幅削减产量,日产量从1981年的1000万桶下降到1986年的350万桶。但是,由于非欧佩克成员和欧佩克成员都在配额上造假,石油价格仍是跌跌不休,降到只有10美元/桶左右。1986年,法赫德国王将亚马尼解雇。沙特开始和世界一样,杀入廉价石油的市场份额争夺战。这最终导致了美国人大量耗油的习惯。(那时大越野车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纳伊米,这位沙特阿美公司的新总裁,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当时,沙特实行了减产,而其他国家没有。直到今天他都在援引这个教训。“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他三月份在柏林说道。

1995年,纳伊米被提升为石油部部长。工作日期间,他在利雅得工作;周末则回到靠近达兰的家中。他每一天很早就到石油部。这是一栋九层楼,镶嵌着黑玻璃的石造大楼。他的办公室在七楼,面积不大,室内装修20年来都没什么变化。下午2点左右是沙特政府的下班时间,他会乘坐一辆黑色奔驰离开,然后在家里进行余下的工作。

随着中国石油[-0.35% 资金 研报]需求的上升,他于1997年7月说服OPEC扩大生产,当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恶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油价下跌50%。

在帮助开发沙特阿拉伯的天然气储量方面,他没能处理好沙特阿拉伯与西方能源公司的关系。1998年,当时的王储阿卜杜拉试图将外资企业吸引回来,为沙特的工业项目,如发电、海水淡化、石化等制造业项目开发天然气资源。据在1985至2003年期间,负责阿美公司石油勘探和生产业务的Sadad al-Husseini说,纳伊米为沙特阿美公司保留着最佳的天然气田,却为埃克森美孚公司等数十家其他公司提供一些连沙特地质学家自己也怀疑是否富含燃气的油田区块。

与埃克森美孚工作的谈判于2003年,在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Saud al-Faisal)加州比佛利山庄的家中告吹。据2012年出版的,记者史蒂夫科尔(Steve Coll)撰写的《私人帝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和美国电力》一书,时任埃克森美孚公司CEO李雷蒙德(Lee Raymond)告诉费萨尔和纳伊米说,沙特提供油田没有足够天然气来保证他的投资。纳伊米回答说,埃克森美孚的专家们故意贬低油田的潜力,以图谋更好的待遇。就此,雷蒙德大发雷霆,他质疑纳伊米的人格诚信。交易很快土崩瓦解,科尔写道。“我当时很不高兴,”雷蒙德在接受采访时说, “现实情况是,你根本得不到可以用来支持项目的储备油田。”

随着时间的推移,纳伊米以直言健谈和精明管理国际市场而赢得外界赞许。尽管2003年沙特对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发出不要攻打伊拉克的“可怕警告”,纳伊米通过承诺会在战争期间保持石油供给,保证了市场的稳定。2008年,油价飙升至147美元/桶的历史纪录,他强烈抵制美国提出的扩大产量。在认定市场状况与五年前有很大不同后,他在几个颇有争议的会议上对美国官员说,石油的供应量是充足的,是金融投机商哄抬价格推高了油价。

2011年5月,在利比亚暴动期间,美国官员飞到沙特阿拉伯向纳伊米寻求帮助,来弥补利比亚损失掉的产量生产。纳伊米在6月份的OPEC会议上要求成员国扩大产量上限,但部长们并没就此达成协议。由伊朗主导的叙利亚叛军,不同意扩大产量,因为他们没有多余的产能。他们反对的只是首富沙特、卡塔尔、科威特和阿联酋等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国家。

随后,纳伊米召来记者发泄愤怒。他坐在酒店套房的毛绒椅子上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合理的顽固。他试图说服别人,外界对欧佩克原油的需求量早已超过了2008年经济衰退其间确认的目标水平。但他们就是不听。

经过一番顽强外交,OPEC在下次会议中再次商讨提高配额事宜。2011年阿拉伯之春初期,油价飙升,随后便开始下降。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这没有白费,”2009至2014年间担任美国副能源秘书长的丹尼尔(Daniel Poneman)说。

闭门会议期间,欧佩克部长们按名字字母顺序,在一张大型长方桌前坐下。满头银发的纳伊米,身穿深色西装、蓝紫色领带,配一条乳白色手绢,坐在海湾阿拉伯盟友卡塔尔和阿联酋之间。隔着桌子,委内瑞拉的拉米雷斯(Rafael Ramirez)率先提出欧佩克成员、俄罗斯和墨西哥要共同减产。

对此,纳伊米嗤之以鼻。他告诉拉米雷斯,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60年后,经验告诉他俄罗斯是不可靠的。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俄罗斯承诺会加入OPEC的减产行列,但他们没有。维也纳会议两天前,在一个颇令纳伊米感到尴尬的会议,普京与俄罗斯石油巨头Rosneft公司的CEO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联合表示,只要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能在这个会议上被驳倒,俄罗斯就同意减产。

七个会员国同意只要求OPEC成员国减产5%。但纳伊米驳斥了这个提案。他说,这个方案可能会提振现在的油价,但不会解决页岩生产商和是有需求下降给OPEC带来的长远问题。像往常一样,他的论辩占了上风。

沙特总是对石油需求充满忧虑。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后,这种担忧变得尤其强烈。据美国外交电报,2009年纳伊米曾告诉美国外交官,由于全球(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石油消耗量在飙升,他不担心替代能源将减少石油的使用。但半年后,在史密斯大使对能源部长朱棣文的备忘录中,大使说沙特领袖们对“政府提出的进入后油气时代,并结束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的声明感到措手不及。”

由于沙特刚刚完成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产能扩张项目,美国的警告变得更加强烈。产能扩张后,沙特阿拉伯的日产石油量将达到1250万桶。“沙特领导人担心,这些石油可能永远都不再需要了,” 朱棣文写道。 “他们不太关心石油的价格预测,以及全球的变化速度。”

维基解密公布的其他信息,用“阻挠”和“精神分裂症”来描述沙特在遏制气候变化方面的表现。沙特在国内开发太阳能和碳固存,却在国外会谈上阻碍多边谈判。“对于这种精神分裂的部分解释是,沙特政府尚未想明白气候变化协议带来的各方面影响;另一部分解释是沙特不理解不同的石油需求情景。”朱棣文在2009年于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会后写道。

“沙特可能试图延长石油时代”,比尔·麦吉本(Bill McKibben)说。“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会让这次的情形不同于其他周期。”

尽管哥本哈根会议没有产生任何有约束力的协议,政府已经收紧了碳排放限制以及其他环境规则。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新发明也不断涌现。沙特政府一直在思考协议通过后的影响。

因为阿卜杜拉国王的挽留,纳伊米一度推迟退休。在阿卜杜拉国王于1月23日去世后,继任的萨尔曼国王继续留任纳伊米为石油部长,来显示阿拉伯政府在过渡期间的政策的一致性。不过,纳伊米可能很快就可以把更多时间投入他满怀愿景的大学和工业技术改造上。作为一个石油公司高管,以及一个走遍全球的石油外交家,纳伊米在弥合西方与沙特阿拉伯传统领袖之间的差异方面,表现出极大天赋。他所监管的石油行业,是沙特阿拉伯科学进步的引擎。

2010年,纳伊米陪同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拜访国王阿卜杜拉。老国王借机向这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提了几个问题。

“告诉我,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国王问。朱棣文耐心地讲述了大爆炸理论的故事。“对于神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国王说。“有些事情我们知道,但对于其他的事情,我们有上帝,”朱棣文说。

“告诉我,我们是怎么得到这些石油的?”国王问。朱棣文描述生物体如何经过数百万年的分解形成石油。纳伊米则在史密斯的耳朵旁低声说道,“我已经跟他说了一百次。”(克克/编译)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沙特 油价下跌 石油 国际油价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