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诚:轰炸IS是联合反恐还是大国暗战?

昆仑策研究院   马诚   2015-12-12 10:59  

继法国航母派往地中海后,英国、德国也都派出作战和支援飞机,加入到对IS的打击序列中。目前,在叙利亚、伊拉克IS控制地区,已有美、俄、欧及相关国家组成的庞大机队进行轰炸。反恐声势浩大,但国际社会期待的建立反恐联盟,进行联合反恐的情形却没有出现,仍然是美、俄两个阵营各行其是,至多有一些战术层面的协调配合。军事仗从来都是政治仗。深入分析战场内外的复杂因素,可以看出联合反恐仅是此篇文章中的字面意思,反恐背后则充斥着美、俄、欧及地区大国的利益争夺。各大国竞相倾泻炸弹,明战的是IS,暗战的则是反恐旗号下的博弈对手和中东的未来。

  第一,IS的兴起及俄罗斯高调反恐,打乱了美国中东战略部署,试图通过反恐改变被动局面。奥巴马一上台就力图走出两伊战争的泥潭,但拔脚过快造成中东地缘政治力量严重失衡,在本来就充满矛盾和仇恨的中东地区,孕育生长出了IS这个怪胎。猖獗的国际恐怖活动,欧洲难民危机,特别是俄罗斯重拳出手叙利亚后,奥巴马政府显然意识到自身已陷于被动,于是从去年开始调整中东战略。然而让美国纠结的是,如果重兵回头则有可能重蹈泥潭,并将影响到“亚太再平衡”这个战略重心,如果任由俄罗斯主导中东反恐进而主导中东地缘政治,获利的不仅是俄罗斯,解除制裁后的伊朗也会渔利,甚至组成新的反美阵营,美国承担不起这个战略损失。为此美国采取的对策是,对国际社会和俄罗斯提出的联合反恐呼吁不予积极回应,强化其领导的有欧洲大国及相关国家参与的西方反恐阵营,坚持巴沙尔必须下台的立场,借打击IS与俄罗斯进行政治上、军事上的博弈。一是向叙利亚、伊拉克派出小规模地面部队,整合反政府及库尔德人武装,巩固并扩大地盘,增加政治筹码。二是放纵并掌控土耳其与俄罗斯的摩擦,形成对俄的战略牵制。三是以所谓“误炸”的方式,轰炸叙利亚政府军目标,阻碍其收复失地,把俄叙的地面进展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以较小的投入,获得较大的政治、军事收益,从而扭转被动局面,从俄罗斯手中拿回中东事务的主导权。

  第二,俄罗斯凭借反恐成果和战机损落的悲情,掌握了战场主动,但也进入了一个相对困难的阶段。俄罗斯轰炸IS,目的是主导叙利亚政治进程,稳固中东立足点。因此,既炸IS,又炸反政府武装,使巴沙尔政权不但稳住了阵脚,掌控的地区也相应扩大了一倍以上。土耳其击落苏-24战机是俄没有预见到的,它反映了俄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尖锐矛盾,也是俄美两个反恐阵营政治对立的必然结果。土耳其的“背后捅刀”让站上道义高地的俄罗斯抓到了机会,重建谢拉特空军基地,与塔尔图斯军港、拉塔基亚空军基地形成三足鼎立;增派更多战机投入战斗,在叙部署S-400远程防空导弹,在地中海部署具有中远程对空对地打击能力的潜艇和巡洋舰,使打击范围延伸到土、伊境内;俄还将T-90坦克部署在了叙利亚霍姆斯,增派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强化了已有的战场优势。然而从俄战机被击落后的事态发展看,俄罗斯目前进入了一个相对困难的阶段。主要是与美国西方博弈中加进了土耳其因素,使俄本有进展的战略筹划横生枝节。土耳其不但拒绝道歉,还采取强硬措施回应俄罗斯的制裁。如加强对过往博斯普鲁斯海峡俄罗斯舰船的监控,扣检俄罗斯在土耳其近海的渔船。派出营级规模的装甲部队进入伊拉克,摆出强硬姿态,显示没有被俄罗斯的威胁所吓倒。对土耳其这个搅局者,俄罗斯既不能认裁也不能开战,经济制裁也是一种自伤。美国作为幕后者,利用俄土的紧张关系,通过似是而非的公开表态和放任纵容的私下策动,让土耳其的口气越来越硬。从目前情势看,由于美国、土耳其的从中作梗,俄罗斯继续扩大战果将可能面临更大干扰,通过联合反恐缓解与西方关系的意图也将更难达到。

  第三,法、英、德参与空袭IS,既为降低欧洲恐怖威胁,也为增加与俄战略博弈的西方权重。巴黎恐怖袭击让法国一度情绪失控,总统奥朗德先后出访美国、俄罗斯,力图穿针引线建立起团结一致的反恐大联盟,消灭罪恶滔天的IS。对此,俄罗斯积极回应,立即派出巡洋舰为地中海的法国航母提供支援,并承诺和法国协同作战。然而后续情况是,反恐联盟只停留在表态上,法国航母起飞的战机并未和俄罗斯形成配合,依旧是与美国反恐联盟协调行动。英国派出8架战机参加轰炸,德国则派出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外派兵,投入1200人海、空力量,担负空中侦察、海上护航等战斗支援保障任务。英、法、德等欧洲主要大国参加空袭IS,首要的目标是应对恐怖主义对欧洲威胁,如不消灭IS这个源头,巴黎悲剧将会在欧洲重演。同时,欧洲难民危机也迫使欧洲国家尽快解决叙利亚问题。然而,毕竟英、法、德是美国反恐阵营的成员,与俄罗斯有鲜明的政治分歧。从全球战略看,美国西方对俄罗斯的振兴怀有强烈的恐惧,北约东扩就是要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由此而生的乌克兰危机使西方与俄的矛盾进一步尖锐。从中东战略看,美国西方要推翻巴沙尔政权,不能允许击退IS后的叙利亚仍然掌握在亲俄反美反西方势力的手中。上述因素决定了英、法、德不可能与俄罗斯真正联合反恐,而是貌合神离。11月召开的20国峰会上,西方首脑一致同意因乌克兰危机对俄制裁再延长半年;土耳其击落俄战机后,欧洲表态比较模糊,但在这一当口吸收黑山加入北约,实际上是宣示了欧洲对俄罗斯的立场没有变化。英、法、德加入轰炸IS,反恐作用未必很大,但增加美欧与俄罗斯政治博弈的权重作用则是明显的。

  第四,土耳其、伊朗、沙特作为中东地区大国,挟带各自利益打击IS,使中东地区新老矛盾在反恐大局下延续和激荡。中东乱局中,地区大国是当事者,涉足更深。土耳其一直存有奥斯曼帝国雄心,凭借北约成员身份和较强的综合国力,在埃及穆巴拉克倒台、沙特与美关系疏远后,充当阿拉伯领袖的意愿更加强烈。IS的坐大与土耳其密切相关,IS人员、资金、装备的流动和补充大部分由土耳其提供通道,IS的伤员甚至送到土耳其救治。土耳其支持IS的目的是借手推翻巴沙尔政权、削弱库尔德力量,遏制伊朗影响。俄罗斯打击IS、扶持巴沙尔触动了土耳其地缘政治利益,因此才有了冒险击落苏-24。土耳其派装甲部队进入伊拉克,伊总统、总理纷纷提出抗议,而土却称是为了培训伊拉克地方武装,这种法西斯式的以强凌弱,是土耳其强权心态的表现。伊朗是巴沙尔政权的坚定支持者,不仅因为是同属什叶派的长期盟友,更是为了抗衡中东敌对国家和美国西方的压力。叙内战以来,伊朗派出革命卫队-圣城军与叙军并肩作战。俄军事介入后,伊朗参加了俄领导的反恐联盟,对俄飞机、导弹开放领空。没有伊朗支持,巴沙尔很难撑到今天。沙特是中东大国、逊尼派领袖,被认为是打击IS的关键盟友。但事实上,沙特和土耳其一样,扮演了两面角色,既参加美国反恐联盟,又是IS起家的实际金主。它的意图是借用IS力量,推翻巴沙尔,削弱宿敌伊朗。出于对美伊达成核协议、俄扶持巴沙尔政权的极度不满,3月对也门什叶派胡塞武装进行了代号“决心风暴”的空袭,并派出地面部队入侵也门。这场看似意义不大的战争,目的是阻挡美伊合谈进程,敲打支持胡塞武装的伊朗,告诉“围殴”IS的各方势力,中东事务沙特是必不可少的玩家。由于地区大国本身就是中东矛盾漩涡中的当事者,它们挟带着各自利益加入到打击IS当中,使历史恩怨和现实矛盾互相交织,进一步加剧了中东反恐的复杂性。

  目前,空袭IS的各国空中力量已近乎饱和,但只要不派地面部队,消灭IS将路途漫漫。中东反恐战局会以怎样的方向、何种的方式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参与反恐的各方现在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这就是在战后的政治分红中能够得到多少?为了在中东地缘政治中获得更多利益,全球大国、地区大国的暗战将会继续下去。(马诚,昆仑策研究院)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东 叙利亚 IS 大国博弈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