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仇什么怨?IS竟然要点名干掉印度总理莫迪

观察者网   张幂   2015-12-09 11:08  

近日,包括《印度时报》、《印度快报》在内的多家印媒报道称,“伊斯兰国(IS)扬言要把战场扩大到印度”,甚至点名要干掉印度总理莫迪,称他曾召集国内仇恨穆斯林的民众发动反穆斯林战争。尽管这事儿还没引起多大恐慌,但印度政府已表明立场,IS是印度最新的挑战。

作为一个全民信教的国家,印度国内存在几十种宗教,重要的有印度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拜火教和犹太教等。尽管大多数宗教都倡导并推崇和睦、容忍、宽容等教义,但在南亚这片宗教热土上,宗教和社会冲突似乎成为了更引人注目的显性符号,而由此衍生的恐怖主义更是不容小视。对于印度这个多元化、多样化和碎片化的社会元素集合体,已深受恐怖主义之害。

印度总理莫迪也成了IS的打击目标

四类恐怖主义横行印度

据SATP网站今年统计,1994-2015年,印度因恐怖袭击致死人数高达64671人,其中安全人员9686人,平民24650人,恐怖分子30335人。在美国国务院2012年7月发布的《反恐报告》中,印度被列为遭受恐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易遭到跨境恐怖集团攻击的国家之一。印度已成为各种恐怖主义的“试验田”,新形式的恐怖活动在被复制到西方之前基本上首次都是在印度实施。在所谓自由和民主国家中,印度发生的恐怖事件占到了75%。猖獗的恐怖活动已经严重威胁了印度的国家安全。

印度国内有多种形式的恐怖主义,以下四种不仅最具代表性,而且对印度威胁最大。

第一种是跨境恐怖主义。跨境恐怖主义最初主要集中在克什米尔地区。克什米尔是印巴争议地区。自1988年爆发极端分离运动以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活动就从未停止过。早期比较活跃的恐怖组织主要有查谟—克什米尔解放阵线和真主穆斯林游击队,近年来不断崛起的是虔诚军(L-E-T)和穆罕默德军(J-E-M)两个恐怖组织。特别是后者近年来成为印度恐袭的重要源头,虔诚军成立于1987年,是克什米尔地区最为训练有素的恐怖组织。印度2000年红堡袭击、2001年议会遭袭、2006孟买列车爆炸、2007年印巴跨境火车爆炸都出自虔诚军之手。2008年孟买特大恐怖袭击就是虔诚军实施的,造成了17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被称为印度的“9·11”事件。

第二种是印度东北部种族恐怖主义。印度东北地区自1956年以来一直经历着严重的叛乱活动。目前约有30多个武装分离组织,主要集中在阿萨姆、那加兰德、曼尼普尔和特里普拉邦。这些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建立高度自治的政治实体或从印度分离出去。其中比较活跃的有阿萨姆统一解放战线、那加国家社会主义委员会、特里普拉民族解放阵线等。这当中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的威胁最大。该组织以实施暗杀、绑架、袭击军警等暴力活动而著称,以把阿萨姆邦从“印度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为目的,并在印度、不丹和孟加拉国均设有训练营,与不丹和孟加拉国的恐怖组织有广泛联系。

第三种是左翼极端恐怖主义。左翼极端主义又称纳萨尔武装运动,起源于1967年纳萨尔巴里地区爆发的一场农民武装运动。左翼极端主义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游击战争农村包围城市,发动新民主革命,推翻印度现在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建立全新的社会主义共和国。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左翼极端主义积极扩大活动范围,并逐渐借助恐怖手段。经过几年发展,其已在印度29个邦中的18个邦拥有了影响范围。据统计,截止2015年11月29日,在过去十年间,左翼极端主义发动的袭击造成了6869人死亡,其中安全人员1785人,平民2816人,左翼极端分子2268人。

第四种是宗教极端恐怖主义。这主要是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这两种极端主义主要出现于1992年巴布里清真寺被拆除前后,并在2002年古吉拉特骚乱后得到壮大。伊斯兰教极端组织以达乌德·易卜拉欣集团为代表,其在1993年制造了孟买系列爆炸案,造成260人死亡。这是当时世界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近年来比较活跃的是印度穆斯林游击战士和学生伊斯兰运动。印度2007年北方邦系列爆炸案,2008年新德里、斋普尔、班加罗尔、艾哈迈德巴德、海德拉巴系列恐怖事件以及2011年孟买爆炸案、德里高等法院爆炸案都是印度穆斯林游击战士所为。印度教极端组织主要有国民志愿团、湿婆军和印度青年民兵组织。这些组织都极力推崇印度教军事化,并经常采用暴力手段对待其宗教信徒,如2002年在古吉拉特邦对穆斯林的袭击、2008年在奥里萨和卡纳塔克邦对基督教徒的袭击、2008年对穆斯林聚居区马哈拉施特拉邦马勒冈和古吉拉特邦莫达萨的袭击等。这些都是典型的恐怖主义行为。

三重原因导致恐怖主义在印盛行

第一,社会严重不公催生恐怖主义。一是印度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印度目前仍是全球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目前有超过3亿人每天生活标准低于1美元,2010年基尼系数达到37%。二是种姓制度根深蒂固,社会阶层缺乏流动性,低种姓与高种姓人群之间的天然矛盾无法化解,成为社会进步的巨大障碍,虽然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家开放程度上升,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无法对这一制度进行变革。三是腐败盛行,社会创造就业能力薄弱。渗透于印度社会方方面面的腐败让普通老百姓本来困难的生活更为困难,加之印度制造业发展缓慢,无法消化每年大量新就业人口,这些问题堆积起来让许多年轻人只有选择加入恐怖组织谋生存。

第二,宗教和民族冲突不断。宗教和民族冲突容易催生恐怖主义,而恐怖主义反过来又会进一步促进宗教和民族冲突。这在多样性的印度表现得非常明显,多样性虽然是印度的特色,但也往往容易诱发各种冲突。在所有宗教和民族冲突中,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最激烈,根源在于双方都认为自己受到了对方的威胁。印度教徒认为穆斯林带有侵略性和好战性,损害了印度的社会结构和印度教特性。“9·11”事件以及印度国内经常发生的伊斯兰恐怖袭击的发生进一步让印度教极端主义确信了“伊斯兰正在入侵”这种信念。而穆斯林则认为自己在印度属于少数群体,印度教徒经常打压他们,穆斯林已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有印度专家表示,政府没能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行为在少数民族中产生了恐惧。

第三,政府反恐力量严重不足。按照印度宪法,维持法律和社会秩序的主要职责在各邦,中央政府主要为各邦提供资金、情报、人员培训、派专业人员指导等帮助。而中央准军事部队对当地的地理环境、风俗习惯和语言均比较陌生,这使其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另外,各邦负责反恐的警察虽能应付普通犯罪,但无法对付武装恐怖主义和叛乱分子,加之印度各邦警察人手普遍不足且装备落后,严重制约了有效打击恐怖主义。此外,警察对地方政府负责,准军事组织对内政部负责,军队对国防部负责,多方之间缺乏沟通与合作,这也大大影响了反恐效果。

孟买泰姬陵广场酒店遭遇恐怖袭击

IS和印度有什么关系?

IS作为全球性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并没有忽略世界第二大穆斯林人口国家——印度,而是积极在印度找活干。印度在中东、中亚穆斯林国家有大量侨民和务工人员,据2014年7月4日的公开报道,IS已经扣押85名印度人,其中包括45名护士,印度外交部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尽管当前IS还未踏足印度,但根据其建立“伊拉克-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的宣传口号,印度也被放入了其未来恐怖主义帝国的版图。去年新当选的哈里发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对全球“圣战运动”发表讲话时说:“穆斯林的权利被包括印度在内的几十个国家强行剥夺了,在这些国家,穆斯林囚犯痛苦地呻吟和呼救、鳏寡孤独者处境凄凉、妇孺流离失所和家破人亡、清真寺受到亵渎等等”。他最后说,“恐吓真主的敌人随时随地都可以被处死”。巴格达迪在演说中明确将印度列为“伊斯兰国”的主要目标之一。在最近“伊斯兰国”打算统治的地图上,印度西北部地区被纳入其控制范围。

不仅如此,“伊斯兰国”已经利用社交媒体的宣传攻势影响并吸纳部分印度穆斯林进入该组织,向印度社会进行渗透。“伊斯兰国”的宣传材料一开始仅针对中东和西方国家,但到2014年初开始出现在印度的部分地区并被翻译成印地语。IS利用其极为专业的社交媒体宣传攻势,不仅大量从穆斯林国家招募成员,而且从包括印度在内的非穆斯林国家进行招募。2014年7月5日,巴格达迪在演讲中三次特别提到印度,表示包括穆斯林的权利在印度遭到剥夺,印度在克什米尔地区对穆斯林所犯的暴行。还称“伊斯兰国”已经招募了包括印度人在内的外国人。

据印媒报道,8月上旬,26名身穿标有“伊斯兰国”标志黑色T恤的印度穆斯林青年出现在拉马纳塔普兰地区。在克什米尔斯里那加地区也发生类似事情,一些手持“伊斯兰国”国旗的穆斯林示威者抗议印度在该地区的暴行。4名印度人在2014年8月25日离开本国前往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2014年10月上旬,印度泰米尔地区出现部分青年身穿“伊斯兰国”标志性的服装、手持“伊斯兰国”国旗。这些事件表明印度部分青年受到了“伊斯兰国”广泛宣传的影响。

最后,IS破坏伊拉克石油产业,加重印度石油进口负担。印度石油依存度很高,每天需进口原油近100万桶,而其中多半来自伊拉克,印度已是伊拉克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之一,占伊原油出口的19%。但由于伊拉克输油管道遭到“伊斯兰国”的破坏而导致石油出口减少,增加印度石油进口成本大幅上升,财政负担加重。

巴黎暴恐之后,全世界几乎都暴露在伊斯兰国的威胁之下,印度也概莫能外。面对伊斯兰国的威胁,看起来莫迪政府要好好应对一番。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IS 莫迪 反恐 印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IS 莫迪 反恐 印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