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们开始结盟打击ISIS,带头大哥美国怎么办?

瞭望智库   千里岩   2015-12-05 15:12  

mp45480215_1448904003287_2

12月3日,英国议会下院表决通过卡梅伦政府提出的对叙利亚境内ISIS势力进行军事打击的议案。到目前为止,包括英、法、德在内的主要欧洲大国均已针对ISIS采取了军事行动。但是,作为西方世界的盟主,美国的态度仍然保守不前,这未免过于怪异。那么,小弟们要甩开带头大哥单打独斗了吗?还是可能联合北极熊俄罗斯一起群殴ISIS呢?当世界反恐局势愈趋严峻,美国为啥举步不前,对叙利亚境内的ISIS势力如此放纵?别急,库叔慢慢跟你说。

从美国的全球战略考虑,ISIS对山姆大叔大有可用

作为冷战后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是唯一具有现实全球霸权的国家,也是唯一具有全球战略的国家。因此,美国在任何地区采取的具体战略都是其全球战略的一部分,需要内在地考量其与其他战略的关联性,而不是割裂开来分别考察。

那么,如何看山姆大叔在叙利亚“放纵”ISIS,就要与美国的中东战略相结合来看。对美国而言,ISIS无疑是其拴住中东“盟友”的有效利器。

首先,从历史来看,多数中东国家采取了亲美政策,主要在于要借助美国力量对抗苏联和以伊朗为主的什叶派势力的扩张。苏联解体后,单单一个伊朗并非其他多数中东国家不可承受之重,因此美国对中东国家的凝聚力正在消散。不但消散,近年来双方间的分歧反而有扩大趋势。

例如,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美国支持的“阿拉伯之春”在中东地区引起的冲击波使各国陷入混乱,利比亚,埃及,叙利亚和也门仅是其中之一。其他的国家,如巴林,就完全是靠沙特出兵才保住了王室的统治得以继续。

另外,美国的中东政策以支持以色列为核心,在中东各国的民间积累了诸多的仇恨和不满,这些不满对于中东各国的政权也形成了一定的国内压力。再加上能源战略竞争,沙特不惜忍痛压低油价以阻击美国的页岩油,这些都是双方利益分歧的扩大化表现。

其次,在这个时候ISIS出现了,它追求建立一个基于特定教派教义之上的“哈里发国家”,挑战的不是美国始终试图主导的全球秩序,而是中东地区各国现存的政权。

ISIS这样一个极端势力,能够同时挑战包括伊朗在内所有的中东国家的现存政治秩序,而ISIS目前阶段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又远远不足以对美国在中东的势力形成真正的现实挑战,更多的只是停留在精神号召层面上。所以对于美国的中东战略来说,它显然是一个“有用的敌人”。

利用一个同属伊斯兰文化背景的极端敌人,美国不会在中东国家招致现存政权的反对(这一点比利用以色列而言是有优势的)。在美国第一阶段发动对ISIS的空袭时,参与的“盟友”清一色都是阿拉伯国家。美国此举的妙用在此显露无疑。

再次,归结到具体的叙利亚问题上,我们可以明显发现美国更倾向于在一定程度上放纵ISIS,试图“借刀杀人”以打击美国的目标——巴沙尔政权。为什么山姆大叔一定要让巴沙尔下台?这个战略目标显然超出了中东范畴,需要从地缘政治角度考虑。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最后一个立脚点,是俄罗斯在中东利益的保障,因此美国需要预先布局,将之彻底拔除。

另外,ISIS极端组织的网络化使得其与种种反对俄罗斯的武装组织也有各种合作,如果美国能够对其运用得当,同样可以起到一定的牵制俄罗斯的作用。

从美国国内政治考虑,打击ISIS无大利可图

美国的外交政策向来都是其内政的延伸部分。不管是首任总统华盛顿告诫美国不要轻易卷入欧洲的内部事务,还是门罗主义的出现,都是这种政治传统的不同侧面表现。

后来的历任美国总统如果轻视了这一政治传统,都会遭遇政治上的失败。一战后伍德罗·威尔逊在国际联盟等问题上的失败,冷战后老布什在索马里问题上的挫折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而克林顿和奥巴马也正是利用前任总统在这些问题上的失误而赢得总统大选。

在小布什政府执政期间,美国以“9.11”事件作为合法支撑,主导了“反恐战争”,出动军队进入阿富汗,要打垮“塔利班”政权。但其后来的伊拉克战争,显然在美国社会的主流认同中负面评价多过正面。因此,奥巴马在履行自己的政治承诺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后,对于再次卷入一场该地区的长期性冲突,并且可能带来相当的人员伤亡后果,无疑会保持高度的警惕。

奥巴马目前所剩下的任期有限,已经开始考虑政治遗产问题了。他任内所推进的医保政策在美国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如果还不能确保自己结束两场战争的承诺彻底落实,那么很难有其他值得称道的政绩。这无疑是一个即将离任的总统最不想看见的。他不愿意冒重犯老布什的错误的危险出动地面部队去打击ISIS就在情理之中了。

另外,美国自“9.11”之后建立了比较严密的国土安全体制。基于对这种体制的信心,美国人现在最担心的也不是外部恐怖势力再次发动“9.11”之类的大规模袭击,而是转为担心类似日前加州枪击事件那种“本土恐怖”主义行为。

换句话说,前十五年反恐战争的后果之一就是,美国人现在最关心的是如何“扎紧自家篱笆”,而不会愿意让更多的美国士兵在一场泥潭一样的旷日持久的“治安战”中流更多的血。

欧洲小弟们纷纷出兵,会刺激美国吗?

目前作为传统欧洲的主要强国英法德都纷纷决定针对ISIS采取军事行动。巴黎恐袭和汹涌的难民潮显然让欧洲无法再继续以前的叙利亚政策。

但是,眼下欧洲国家的行动基本是各行其是,德法的协同援引了欧盟的相关条约作为基础,而英国独行其是,对于自己行动的法理依据刻意保持了战略模糊。尤其是当俄罗斯,美国重点防范和围堵的地缘政治对手,不断向欧盟国家招手表达善意,以期与欧盟国家建立“反恐合作同盟”,美国无疑会感受到一定的压力。

在此前,美国成功地利用“北约东扩”和“乌东冲突”引导了欧盟国家参与针对俄罗斯的制裁行动。但眼下,这种制裁有被俄罗斯一举打破的危险。这是美国面临压力的一部分。

不过,考虑到欧盟国家的军事实力较为有限,面对一场最后只有依靠地面战解决问题的军事行动,他们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仍是一个不容乐观的问题。

当下的局势,美国对叙利亚仍然没有足够的应对手段。据媒体报道,目前美国仅仅试探性的派出少量地面部队人员进入叙利亚以支持“温和反对派”的军事力量建设活动。国务卿克里表态:“我们知道如果无法找到一些准备抗击‘伊斯兰国’的地面力量,就无法从空中大获全胜。”当被问及是否指的是西方的地面部队时,他说:“正如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我)说的是叙利亚和阿拉伯(国家)。”

但是,这不代表美国没有其他办法。首先,抛开直接的军事手段不谈,美国还可以通过已经比较成熟的“民营军事承包商”制度,向类似于“黑水公司”一类的企业投入更多的支持,对“温和反对派”的武装力量进行彻底的组训。

其次,虽然在利用“温和反对派”的问题上,美国目前可以说毫无进展;但是借助自身强大的军事政治实力,美国仍然可以利用与土耳其达成某种政治交易(例如支持土耳其继续对抗俄罗斯,甚至对欧盟国家施加压力降低接纳土耳其加入欧盟门槛等),通过加强土军行动能力,同时压制库尔德人不要继续强力支持库尔德工人党,美国仍然可以有效控制局势。此外,即便是对俄罗斯,在必要时候美国仍然可以与其达成一定的政治交易。

再者,美国同样可以借助战争的消耗性,用拖延战术让欧盟国家和俄罗斯逐步陷入难以为继的窘困局面中。届时美国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北约盟主的身份,通过相关机制发动全体北约国家针对ISIS采取军事行动。这样能够较好的避免伊拉克战争中出现的北约国家严重分裂的局面。

这样从整体战略上,美国就会再一次制服欧盟的分庭抗礼的努力。只是针对俄罗斯,究竟继续采取“打”的策略——裹挟北约成员继续围堵乃至吸收乌克兰加入北约或欧盟,拔除其最后的地中海地区立足点,还是采取“拉”——与之在乌克兰问题上达成交易,确保乌克兰目前的领土完整和不受继续威胁,这都将取决于美国对于如何判断自己最后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成本考虑。

综合以上的各方面考虑,不难看出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目前并没有丧失战略主动权,被动仅仅是一时的,之所以采取裹足不前的态度完全是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当ISIS组织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溢出”效应,危及美国更多的安全利益时候,或者美国采取主动战略的成本降至最低的时候,美国一定会放下目前的保守态度断然发动新一轮更猛烈的军事打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打击IS 叙利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