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西方将恐怖主义祸水引向中国

察网   王晋   2015-11-20 12:32  

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探析——基于历史和现实的视角

目录:

一、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历史考察

(一)二战时期西方曾将法西斯恐怖主义“祸水东引”

(二)冷战时期的特殊地缘政治格局导致各类战争“祸水东向”

(三)后冷战时期的特殊地缘格局使“祸水东向”仍在继续

二、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现实因素

(一)西方将加大对华非传统安全威胁力度

(二)国际恐怖主义正在蔓延和扩散并危害到中国的利益

(三)西方反恐的“双重标准”促进了“祸水东向”

三、总结

摘 要

中国的崛起改变了亚太地缘政治格局并冲击了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各种政治势力重新分化组合,国际恐怖主义乘机发展并在中东、北非等地蔓延,“祸水东向”的趋势明显,我国而临严重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基于历史和现实的视角对其进行客观辩证的分析显得十分重要和必要。

当前,中国的崛起势头强劲,综合国力直追世界头号强国美国,而且导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美国为首的西方相对衰落,控制世界的能力式微。为了维护西方的霸权和既得利益,美国为首的西方已将最具挑战能力的中国视为头号对手,为了遏制中国,将中国的崛起和复兴打压下去,一方面,在政治军事上拉拢中国周边国家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构建包围中国的军事基地网,组建美日韩澳菲亚太“小北约”对中国进行军事威慑。另一方面,积极强化对中国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中东、非洲等地的恐怖主义乘大国地缘政治对峙和新旧秩序变动之际发展势力,迅速向周边地区蔓延,“祸水东向”的可能性大增,我国新疆、云南由于地缘上的原因成为反恐前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此,我们应高度重视和警惕。笔者试从历史和现实的视角略陈管见,以求教于方家。

1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历史考察

纵观历史,恐怖主义早已有之,除了具有反人类的特点外还打上了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烙印,往往通过战争的方式来实施。历史上,西方对东方的野蛮征服和恐怖屠杀及统治,具有次数多、持续时间长、杀戮人口多、破坏性大等特点。如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的东侵、罗马帝国的东征、十字军东征、西方殖民帝国对东方的殖民征服和统治、纳粹德国的东侵和大屠杀等,都造成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其中尤以二战时期的“祸水东向”最为典型。

(一)二战时期西方曾将法西斯恐怖主义“祸水东引”

二战前夕和初期,由于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崛起,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巨大变化,出现西方“民主”国家、苏联、法西斯势力三足鼎立格局。西方国家实施“祸水东引”战略怂恿纳粹德国向东进攻社会主义苏联使之两败俱伤,为此不惜牺牲了一些小国,这使德国法西斯更加强大并且迅速扫灭西欧和巴尔干各国。使纳粹控制了欧洲丰富的人力物力资源和武装力量,成为历史上空前强大的恐怖主义武装势力。1941年6月22日,纳粹德国出动500多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大规模入侵社会主义苏联,迅速占领苏联大片经济发达地区,1941年12月纳粹兵临莫斯科城下,如果不是严寒的气候和苏联各族军民的英勇抵抗,纳粹很可能完全占领苏联发达的欧洲部分,进而控制整个苏联,再与日本法西斯会师,那么整个世界将陷入灾难和恐怖之中,后果不堪设想。虽然苏联最终打赢了战争,但为此付出了数千万军民伤亡的惨重代价,当时2亿人口的苏联几乎家家都有伤亡。由于西方长期推行损人不利己的“祸水东引”战略,壮大了纳粹的力量,加速了二战的爆发,并导致整个世界陷入空前浩劫。虽然西方也未能独善其身,但却差点借纳粹德国之手消灭了苏联,可见“祸水东引”是多么阴险毒辣。最重要的是它开启了现代社会敌对势力不择手段损人不利己也要消灭社会主义国家的“祸水东引”的先例。

(二)冷战时期的特殊地缘政治格局导致各类战争“祸水东向”

首先,西方将殖民主义战争引向东方。美国支持法国进行印度支那战争;英法支持荷兰在印度尼西亚进行殖民战争。其次,将反共战争定位在东方。在欧洲美苏进行冷战,而在东方尤其是亚太则对共产党进行热战。美国“扶蒋反共”支持中国国民党打内战,此外,美国纠结西方为主的盟国组成“联合国军”介入朝鲜战争使朝鲜战争扩大化,使朝鲜半岛长期分裂而且至今悬而未决。美国支持南越政权反对越共并大规模介入越南战争,使越南战争由特种战争升级为局部战争,造成越南200多万无辜平民的重大伤亡[1]。美军越战期间喷洒的橙剂使越南5万儿童出生畸形,越战遗留地雷隐患至今已造成10万以上的越南人伤亡。再次,美苏将地区战争和“代理人战争”局限在东方。美苏两霸在东方大打地区战争和“代理人战争”,美国支持以色列打了四次中东战争,中国周边发生了美苏支持的两伊战争和三次印巴战争以及苏联支持越南控制老挝入侵柬埔寨袭扰中国、泰国的地区战争等等。

(三)后冷战时期的特殊地缘格局使“祸水东向”仍在继续

除了海湾战争,"9·11”后,美国实施了先发制人的“反恐战争”,先后在中国周边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随后实施遏制中国崛起的“重返亚太”战略。总结历史,我们很快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为了使东方屈从于西方,西方已经习惯于对崛起大国或地缘地位重要、资源丰富的亚洲“边缘地带”发动战争或引入战争,哪怕这种战争损人不利己也在所不惜,战争往往伴随着人道主义灾难,而且在和平发展成为世界主题以及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战争引起民众的不满而且其作用越来越有限,西方在加紧对崛起大国进行军事遏制的同时,转而开始不择手段地实施非传统安全领域的遏制,而其中恐怖主义是最具杀伤力和破坏力的,这已有历史先例,冷战前的恐怖主义主要是和战争结合属于传统安全领域,而冷战后的恐怖主义在不放弃战争方式的基础上主要采用自杀式袭击、网络黑客攻击、“独狼”袭击等非战争手段达到卑劣的目的,主要属于非传统安全威胁。基于历史的视角,一旦东方出现崛起的大国或中东、东亚、东南亚等“地缘政治破碎带”引发民族、宗教、意识形态冲突时,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就会发生变动,往往导致西方势力和恐怖主义“祸水东向”。

2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现实因素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相对衰落极大地改变了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世界警察”美国已无力维持世界秩序,在中东、非洲、东南亚等地出现了“地缘政治断裂带”和“权力真空带”,国际恐怖主义乘机发展壮大,“祸水东向”趋势明显。

(一)西方将加大对华非传统安全威胁力度

从新千年开始到2013年的13年时间里,中国年均经济增长率近10%,经济总量由1万亿美元跃升到9.39万亿美元,人均GDP也由2001年的1000美元上升到2013年的6900多美元[2]。与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及地区经济影响力日益上升相对照的是,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增长都出现了严重问题,在东亚地区的经济影响力持续下降。东亚经济格局在新世纪的“一升两降”,使亚太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巨大变化:一方面,中国与西方大国之间存在“修昔底德困境”。对美国而言,中国军事、经济力量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拓展,直接威胁到美国在该地区的传统海上霸权,引发了美国对中美关系前景及中国战略意图的极大忧虑。一些人甚至担心,中美必有一战,中美关系难逃历史上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的“修昔底德陷阱”[3]。中日两国在历史问题、钓鱼岛争端、地区领导权竞争方面也存在“修昔底德困境”,政治关系进一步恶化。安倍甚至公开宣称,日本不仅要在经济方面,而且要在亚太安全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妄言日本在亚洲的重要贡献就是制衡中国的崛起[4]。此外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之间也存在着意识形态等方面的一些矛盾。但是,在世界经济技术全球化的背景下,通过传统“零和思维”和战争手段尤其是核大战来改变大国力量对比和遏制新兴大国崛起代价太大且作用有限。另一方面,从目前和长远来看,非传统安全威胁和遏制在大国竞争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甚至改变主要大国之间的力量对比,在大国博弈中意义重大。2014年美俄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较量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美国及其盟友一方面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进行军事威慑,另一方面美国和一些中东盟国联手压低油价,使国际油价大跌,使主要依赖石油出口的俄罗斯经济遭受重创,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战取得了很大的成果,美国通过巧妙的经济制裁等非传统安全手段打压了老对手俄罗斯,一下子进一步拉大了俄罗斯与美国的实力差距。此案例充分显示了非传统安全手段在和平时期的巨大威力甚至超过了核武器和战争,同时也给了我们严重警示,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对中俄实施非传统安全遏阻战略,对中国加紧“亚太再平衡”的军事遏制的同时也在实施各种非传统安全威胁和遏制,特别是2014年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严重警示我们:西方为了维护其霸权遏制中国崛起同样会不择手段,在非传统安全领域,西方如果消极应对ISIS,那对中国的危害将是巨大的。流亡在孟加拉的大批缅甸罗兴亚人极端分子如果和ISIS以及类似的变种组织策应并加速实现恐怖主义的国际化、网络化、信息化并对中国、印度、缅甸等国发动黑客攻击甚至报复性恐怖袭击,尤其是通过四季如春的云南进行全年全天候的渗透等等都会严重危及中国云南及其周边国家地缘安全。上述这些确定和不确定的因素都会给中国政治、经济、国家安全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

(二)国际恐怖主义正在蔓延和扩散并危害到中国的利益

首先,非洲萨赫勒地带恐怖主义正在迅速扩散。非洲的萨赫勒地带西起大西洋,东抵红海,包括塞内加尔北部、马里、尼日尔、苏丹、南苏丹以及厄立特里亚等11个国家和地区。该地区是民族宗教矛盾复杂、冲突频发的世界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普遍的贫穷及复杂的宗教和民族矛盾冲突成为恐怖主义在该地区滋生壮大的天然土壤。基地组织与该地区本土恐怖主义的合流使中东地区恐怖主义“动荡弧”向萨赫勒地区扩展,使其成为新的动荡地带并严重威胁和损害中国在该地区的海外利益和人员安全并有向中国内地扩散之势。其次,中东恐怖势力正在全球蔓延。中东千年的民族、宗教、教派血仇加上一些国家近年的政权颠覆事件以及“世界警察”美国从中东撤军,使中东恐怖势力在世界范围呈现出扩散、壮大、蔓延的趋势。在中东、中亚、南亚、美欧乃至东南亚等地区都出现了以基地组织、ISIS等为首的极端组织异常活跃的迹象。《环球时报》记者从伊拉克安全人员手中得到一份美国中情局的有关“伊斯兰国最新实力”的资料。这份标注2014年9月的情报评估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ISIS武装人员介于2万至3.15万人之间,其中包括2 000名欧洲各国公民和超过100名美国公民”。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报告透露,“仅2013至2014年间,就有全球80余国的1.5万名外国武装人员入境叙利亚和伊拉克为IS卖命。其中,英、德、法各有数百本国公民参加IS武装,而中东部分国家参加这一组织的人甚至有数千之众,其返国人员先后在中东、中亚、东南亚等地区建起IS分支。”事实上,IS正在悄然组建一支“全球圣战军”。2010年IS组织刚冒出来时,人员不过数百,但2011至2012年在叙利亚迅速得手,2013年在伊拉克全面壮大,已经成为拥有包括利比亚人武装、纯英国女性部队、车臣武装、印尼武装、德国武装、塔吉克斯坦武装、土耳其武装和“东突”等在内的庞大武装力量。如今,“伊斯兰国”已然成为全球性暴恐威胁,向我国新疆、云南渗透的趋势增强。再次,国际暴恐组织已将矛头对准中国。2014年夏天,IS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宣称“在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穆斯林的权利被剥夺了”。此后,“伊斯兰国”旗下的网站反复宣传他的这一说法。恐怖分子还利用社交网络散布“伊斯兰国”的版图,该版图覆盖整个中东、北非、西亚、欧洲部分地区、中亚、南亚以及中国的西北地区。近期,国际暴恐组织的《复活》《启迪》《佐拉》等英文杂志都有或长或短的鼓吹或介绍“东突”的文章。暴恐组织线上线下的英文内容都肆意歪曲新疆的发展历史、宗教自由和民族融合。对于不少对中国知之甚少的西方人来说,其影响会十分恶劣。对于恐怖组织通过互联网散布的反华舆论在世界的迅速蔓延及其给中国造成的危害和负面影响,掌握世界网络技术控制权和国际舆论话语权的西方并未对此和中国进行有效合作。

(三)西方反恐的“双重标准”促进了“祸水东向”

由于中国一贯坚定地反对恐怖主义,一方面,国际恐怖组织将会通过报复中国的企业和人员来打击中国政府;另一方面,中国武力援助或帮助他国打击国际恐怖组织将会引起西方国家及其反华势力借民主、人权、人道主义等垢病中国,对中国群起而攻之,正如他们在苏丹问题上所做的那样。西方的双重标准间接助长了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壮大和蔓延,推动了国际恐怖组织加速形成反华力量和对中国国内外目标的袭击,增加了中国反恐的成本和难度。英国《金融时报》专栏文章称,“美国已经无力凭一己之力管理世界,也更不愿意在维护国际秩序方面承受任何负担,美国有能力担当世界超级警察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细看美国反恐结果是越反越恐,其根源是美国多年来反恐的两套标准所致。对于中国一直认为的“东突”恐怖势力,美国至今不肯承认,即使是某些在境外恐怖势力指挥下的多宗反华恐怖袭击事件,在血淋淋证据和世界舆论逼迫下,美国也只承认几起恐怖事件。2014年3月1日,云南省昆明市发生了震惊中外的“3·01”恐怖袭击事件,对于这起恐怖事件,美国最初只是通过其驻华大使馆官方的新浪微博“谴责这一可怕且毫无意义的在昆明的暴力行为”。在中国舆论的炮轰下,美国国务院终于在3月3日承认昆明袭击事件属于“恐怖主义行径”。尽管如此,美国至今依然拒绝将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汽车爆炸事件称作恐怖主义。另外,美国政府多次拒绝将古巴关塔那摩监狱关押的中国维吾尔族嫌犯和在阿富汗等地俘获的“东突”恐怖分子引渡给中国,在涉及到处置中国在境外的涉恐人员时,美国就采取了双重标准。美方声称由于这些维族囚犯可能遭受中国警方拷问,因此拒绝了中国的遣返要求,并将其释放,这暴露了美国的某种“祸水东引”的反华阴暗心理。说白了,美国反对的只是针对美国的恐怖主义,为此美国需要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但是,美国并不那么反对不利于其他某些国家的恐怖主义,对于别国打击恐怖主义、维护正当权益的行为,美国并不那么愿意给予支持[5]。这种损人利己的双重标准间接支持了“东突”等反华恐怖势力并给ISIS等新锐恐怖势力释放了“反美有罪反华无罪”的错误信号,诱导他们将袭击重点逐渐转向中国,一些反华恐怖组织甚至就把美国当成保护伞,这也是反华恐怖势力得不到根除的重要原因之一。

3总结

当今社会主义大国中国的崛起与二战前夕社会主义苏联的崛起都极大地改变了世界地缘政治格局,都处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之中。而且都面临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威胁和西方反共势力的遏制,尤其严重的是中国的崛起除了面临西方的传统军事威胁外,还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非传统安全威胁,特别是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

首先,历史上历次“祸水东向”都取得了极大的“效果”,这是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下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历史基础。二战期间西方将纳粹恐怖主义“祸水东引”差点要了苏联的命,至少也使纳粹势力与社会主义力量两败俱伤。冷战时期将战争祸水定位于东方也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拖垮了苏联。因此各种敌对势力为了遏制中国崛起必将总结历史“经验”支持恐怖主义“祸水东向”。其次,全球贫富差距扩大为国际恐怖主义的蔓延提供了社会基础。贫富差距扩大趋向在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整个世界体系内发展,普遍引发社会“极化”趋势,为恐怖主义提供了滋生条件。达沃斯经济论坛发布的《2014年全球风险报告》指出:收入差距过大是未来十年最可能出现的全球性风险。全球最富裕的85人拥有的资产相当于35亿最贫困人口的全部财产。国家之间、民族之间、地区之间、种族之间、社会群体之间越来越大的贫富分化必然导致族群分裂、仇富和愤世嫉俗情绪、仇华反华情绪乃至恐怖主义的迅速扩散和蔓延。第三,各种反华势力与IS和“东突”等国际暴恐组织在反华问题上存在共同利益是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政治基础。由于中国的崛起和利益边疆的拓展,美国加紧实施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暗中支持疆独、藏独图谋分裂瓦解中国,中美结构性矛盾凸显。而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坚定维护国家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斗争又与国际恐怖主义图谋分裂中国的恐怖活动形成对冲,因此,各种反华势力与国际恐怖主义在分裂瓦解中国这一问题上存在共同目标和利益,因而彼此存在同流合污的潜在政治基础。第四,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关键期后各种社会矛盾的日趋复杂化为各种敌对势力和恐怖主义“祸水东向”提供了可乘之机。中国目前面临艰巨的社会转型、社会福利分配不均、地区和民族发展不平衡、人口老龄化、可持续发展瓶颈增多等现实问题,正处于各种社会矛盾的高发期和突发期,而国际恐怖主义和各种敌对势力又正处心积虑地想分裂、遏制、搞乱中国,因此,他们会充分利用中国国内出现的各种矛盾积极对华进行各种形式的渗透、遏制、破坏和恐怖袭击活动。最后,网络技术等高新科技为恐怖主义“祸水东向”提供了技术基础。网络等高新技术是双刃剑,使用得好则造福人类,反之则危害无穷。各种敌对势力和国际恐怖主义为了实现将中国分裂、瓦解、搞乱和遏制打压下去的险恶目的,将充分利用隐蔽、高效、快捷的网络高新技术进行网络传教等宗教渗透和意识形态渗透活动;充分利用国际互联网发展恐怖主义组织;利用互联网构建国际恐怖主义反华联盟;各种反华势力与国际恐怖组织还可利用互联网等高新技术实现信息资源共享和交流合作;利用互联网进行反华舆论宣传甚至对华进行网络攻击。

总之,基于历史和现实的视角,各种反华“十字军”和国际恐怖主义“圣战战士”虽然彼此存在矛盾,但有可能在反华仇华上进行合作,各种反华势力和国际恐怖主义“祸水东向”的可能性极大,对此,我们应高度警惕。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西方 恐怖主义 中国 IS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