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反恐战争打响 中美谁将是资金的避风港

观察者网   王晋   2015-11-20 10:51  

巴黎恐怖袭击之后,世界政治格局发生新的变化,美、欧洲、俄罗斯联手试图打击ISIS,擅长从国际政治格局分析中获利的交易员郭忠良赐稿观察者网认为,欧洲或许会借此扩大军费以拯救欧洲经济走出泥潭,犹如1930年代的德国。而美欧俄三方的联手,并不会改变其在中东地缘政治上的角力,当欧洲跟随美国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后,欧洲获得海外投资的政治风险大幅上升,而新的投资目的地将转向东方。不说透,详情请阅读全文。

必须以最强大的,而非战争危险最大的对手,来作为衡量军备的标准。

—马汉, <海军战备>

上周末从纽约到伦敦再到上海,各地地标建筑晚间都闪耀着法国国旗的“蓝白红”三色以缅怀在巴黎恐怖袭击中遇难的无辜民众。

悲痛之余思虑良多,因为就在上周四美国总统奥巴马接受采访时,刚刚宣称伊斯兰国组织(ISIS)已经被遏制,但随之而来的巴黎恐怖袭击让这一表态变得不那么可信。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都将这次暴恐行为指向ISIS,而且ISIS也宣称为此次被认定为“战争行为”的戕害平民行为负责。

反恐没有靶心

此次悲剧事件发生后,外界迅速将其与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联系起来,谓之为“欧版911事件”,并且开始在彭博终端上翻看14年前市场的反应。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俄罗斯图-22M3轰炸机对叙利亚拉卡省和代尔祖尔省境内“伊斯兰国”设施进行打击。图|俄罗斯卫星网

不过显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因为随着恐怖袭击在全球范围尤其是大西洋两岸的蔓延,驱动恐怖分子行动的核心因素已经不是传统的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也不再是基于伊斯兰极端教义层面的“圣战”思想,而是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之间的越来越难弥合的裂痕。

如果说”世贸双子塔”倒塌之际,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还可以迅速的锁定基地组织藏身的阿富汗,并且用战争机器迅速摧毁之,那么今日欧洲已经找不到像美国911后那样的“靶子”了。

今日军事打击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的难题也在于此。西方处理与其他文明冲突的传统手段无力应对“化整为零”后到处出击的恐怖分子,无论他们来自中东本地还是来自西方国家内部,这都已经不是简单的军事问题。

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的裂痕

回顾自1500年以来的世界秩序,西方文明向外传播的路径总是伴以针对其他文明的军事征服,这是最直接最简单的交流方式。

除了已经被殖民者几乎从历史上抹去的“玛雅文明”,剩下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代表的伊斯兰文明,大清帝国支撑的华夏文明都概莫能外。

19世纪英法分别对这二者取得了一系列的军事胜利,也都开启了两大古老文明的“世俗化”和“现代化”。

所不同的是由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 “一战”中站错了队,战争结束后其帝国被英法强行肢解,这打断了整个伊斯兰世界走向”世俗化”与西方文明和解的进程,从而为现代伊斯兰文明和西方世界的冲突埋下了伏笔,同时也导致西方世界今日找不到可以用军事手段一劳永逸解决这种冲突的国家实体。

这方面美国记者斯科特·安德森 (Scott Anderson)所著的《阿拉伯的劳伦斯》一书中清晰的做了披露。书中讲述了战时英国如何错误的选择瓦哈比派这一并不代表伊斯兰教改革的部族,作为中东军事盟友,并支持其统一大半个阿拉伯半岛的细节。

恰是这个“带有清教徒所有狭隘偏见”的部族把宽松温和的伊斯兰教带向狂热与狭隘。

反观西方和华夏文明的冲突,一方面随着中国疾风骤雨的现代化进程已经大为缩小,另一方面一个中央集权新中国的建立,更多将文明的冲突,转变成意识形态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

虽然只是“冲突”和“对立”之间一词之差,却有着巨大的差异——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可以通过共同利益来缓和,而文明冲突完全是排他性彻头彻尾的敌视。

新一场反恐战争要打响?

既然法国宣称了伊斯兰国组织这是战争行为,那么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是否欧洲会像美国那样卷入一场规模庞大的反恐战争还需要观察。

金融危机后,2011年欧洲央行加息以及2012年希腊债务减计这两个重大政策错误硬生生的把一场常规的经济衰退搞成了“去杠杆”,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危机一开始政府的信用就遭受极大的冲击,尤其是南欧国家。这些国家被国际债权人抛弃也就丧失了逆周期稳定经济的能力。

政府去杠杆导致公共部门不但没能承接私人部门的债务,反而通过加税、削减福利开支、延长退休年龄等将自身的债务转嫁给私人部门,这种从政府至企业再到家庭”自上至下”几乎同时减少开支导致的需求大幅收缩,造成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也限制了自身海外军事行动的能力。

显然法国一国无法支撑在中东的长期反恐战争,这至少需要获得德国的支持。由于历史上这两国一直在为欧洲大陆的主导权竞争,即使时至今日这种争夺也未消减,加上欧债危机后法国并不认同德国所倡导的紧缩加结构性改革的危机救援方案,因而向中东持续用兵就暗含了法国需要在欧元区财政统一问题上向德国妥协。

法国若能够与德国在欧元区成员国跨主权财政监督问题上达成广泛一致,那么德国就极可能会在发行欧元区联合债券问题上松口以支撑法国的海外军事行动。

因为首先统一财政是德国自身国内”反通胀”政策的延续;  其次是以联合债券换取统一财政将激活成员国政府信用,促使欧洲央行不必继续大规模购债;  最后德法都有意借机组建欧盟独立的军事力量。

这一幕与1990年西德同意法国提出建立”欧元区”的方案以换取后者支持”两德统一”的相互妥协思路一致。

歪打正着的轮回

美国“大萧条”末期,希特勒上台后扩大政府赤字以扩军备战。虽然军事上是纳粹反动力量的急速壮大,但从经济角度看却歪打正着摒弃了当时盛行的自由放任政策,因为加大政府干预而使得德国迅速走出了衰退的泥潭。

与之对应的是英国一直坚持不干预经济的思维,并像今天德国所倡导的那样维持财政紧缩,结果是二战初期羸弱的英国经济难以支撑盟军在欧洲大陆的战事。

如今已经把法德都包含在内的欧元区估计又要再度轮回。以法国对外用兵为首,欧元区国家以军费开支形式扩大财政赤字,也将像二战前的德国那样,不经意间为摆脱当前的经济困境找到出路。实际上这个判断不仅有历史经验也有现实依据。

欧洲央行去年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QE),但日本的经验说明在包括银行部门在内私人部门减少债务的过程中,单靠央行宽松是无法有效刺激经济增长的。需要政府同时扩大财政开支将过剩的流动性导入实体经济进而驱动总需求增长。

如上图所示,欧元区企业部门债务杠杆(浅蓝线)已经降至比2005年更低的水平,去杠杆过程已经趋于结束,对应的美国私企债务杠杆(深蓝线)高企已经超过了2008年的高点。

若德国同意发行欧元区联合债券刺激成员国政府军费开支增长,那么欧元区私人部门会像美国那样通过增加负债创造需求,如此经济复苏更快到来,这将导致通胀周期根本上的转向,由此而来的是利率与汇率的剧烈调整。

中国将成为新的资金避风港

伊斯兰国组织在美国、欧洲以及俄罗斯三方的联合打击下或许会很快覆灭,但即使如此,也不会改变美俄在中东地缘政治上的角力,甚至该组织消亡后留下的真空将引发美俄继东欧之后新一轮对抗。

因为俄罗斯不会停下在东欧,中东寻求更大战略缓冲区的步伐,同时美国也不会放弃全方位压缩俄罗斯势力范围的努力,美俄的下一轮角力必然会在中东。

俄罗斯目前虽然还在以美元结算能源收入,但在欧洲跟随美国对其进行制裁后,其海外投资的政治风险已经大幅上升,新的投资目的地将转向东方。

只要伊斯兰世界并未走向不可逆的”世俗化”,那它与西方文明的冲突将不会彻底根除,其内部逊尼派与什叶派混杂着美俄矛盾正好可以打一桌麻将。

在这种大国博弈与地区动荡的环境,各派势力的迂回空间将被大幅挤压需要清楚地站队,所以中东巨额的石油收入也需要新的投资方向。

2008年之后西方国家已经到达公共与私人债务的拐点,如今持续深陷中东泥潭,长期看将进一步恶化他们的国际收支状况。

犹如上世纪英法与德国进行两次世界大战时,大量资金流入美国一样,如今美欧与俄罗斯在欧亚大陆的争夺亦将促使中国成为新的资金避风港。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巴黎恐袭 反恐战争 资金避风港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