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共运衰落,宗教极端兴起

国资观察   王双   2015-11-18 13:10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巨变是历史上的一件重大事件,其结果是结束了冷战,结束了东西两大阵营主导世界局势的局面,也结束了以革命与战争为主题的世界。这一事件之所以重大,不仅在于当时的影响大,还在于对后世的影响深刻,其影响将在未来逐渐显现出来。当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IS(伊斯兰国)的出现和发展,以及世界范围内的宗教极端思想的发展蔓延。

公平与正义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宗教作为有神论的信仰,为信众提供了一种正义的期许和公平的愿景。人类自阶级社会出现以来,公平、正义就成为人们孜孜以求的目标之一。人作为高级物种与其他生物最不相同的就在于进入阶级社会后,人生而不平等,社会缺乏正义。为追求公平正义,人类自身所作的一切努力在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以前,均以失败告终。而宗教能够为人们提供一种解脱现实中备受压迫和剥削的麻醉,营造了一种对来世或后世没有痛苦的天堂般梦幻,满足了人们对追求社会正义的期许和实现社会公平的愿景。基督教强调“人人生而平等”, 声称“正义是上帝的属性”;伊斯兰教讲“穆斯林皆兄弟”,《古兰经》中关于正义的论述达百次之多;佛教讲“众生平等”,“普度众生”,“主张因果,止恶扬善”。虽然宗教的平等观和正义观有所偏颇,但至少能给信众以期待、以幻象,能够在黑暗的现实社会中给人以希望。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说:“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宗教给信众承诺了一个在尘世直接建立“上帝之国”,或者是先知的“千年王国”的梦想。也正因为如此,早期以图腾崇拜为特征的原始宗教,因没有为人类的苦难提出解脱的方案而逐渐消亡,当今世界三大宗教才以救人于苦难、赎罪升天堂的幻象在世界范围内逐步兴盛和发展。

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自由与民主为旗帜,首先打破的是神权的绝对权威,却永远无法实现公平与正义。没有对宗教的批判就没有资本主义的一切。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说:“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资本主义正是伴随着欧洲宗教改革运动而兴起的,随着资本主义飞速发展,宗教退出了社会政治的中心。宗教霸权被资本霸权取代,宗教战争被以资本扩张为目标的殖民战争所取代,以神为本的主流社会意识形态被以民主和自由为代表的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所取代。特别是以英国清教运动为代表的加尔文主义的兴起,主张“救赎预定论”,直接宣告:人类无法透过正义的行为而获得救赎。加尔文主义思想不仅成为那些所谓改革宗教会的基本教义,也有力地影响了西方人的思想与生活。比如,建立基督教的政治和国家、提供现代立宪主义思想的基础等。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提出,“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以及全部现代文化的一个根本要素,即以天职思想为基础的合理行为,产生于基督教禁欲主义”。可以说,加尔文主义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现实的思想基础和道德基础。因此,公平与正义被从根本上排除在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之外,其结果是“自由”摧毁了宗教的精神专制,“民主”摧毁了宗教的社会霸权,但同时,社会正义被资本正义所取代,社会公正被贸易公正所取代。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在以商品为细胞的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劳动产品一旦成为商品,就立刻具有了拜物教性质——变成一种“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充满着“形而上学的微妙和神学的怪诞”。资本主义成为一种建立在商品拜物教基础之上的“日常生活的宗教”,资本主导和决定着社会的一切。资本主义在推进社会进步、促进物质财富巨大积累的同时,剥削无处不在,人们因异化、物化、商品拜物教而丧失了自由,所有的社会关系均被金钱量化了,社会伦理、情感甚至亲情均可以用现金交易,呈现出“现代的野蛮状态”,被马克思称之为:“这是一种麻疯病式的野蛮状态,是文明的麻疯病式的野蛮状态。”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现实大大激发了民众对公正、正义等价值观的强烈诉求。

共产主义为人类所向往的未来提供了终极价值目标,为人类实现社会公平与人间正义找到了实现路径。共产主义思想产生于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19世纪中叶,马克思、恩格斯敏锐地发现了资本主义内在的本质的罪恶,提出了共产主义思想,开始了共产主义运动。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共产主义运动的高涨使革命成为那个时代的主流意识,宗教只能是革命的附属品和革命的工具之一。共产主义作为“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国际主义口号代替了“人人皆兄弟”的宗教口号,为被压迫被剥削的劳苦大众实现自我解放提供了一线光明。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经济剥削,以及为了维护这种剥削而建立的政治压迫,是人类社会不平等的重要根源。因此,消灭剥削制度,消除“三大差别”,实现社会关系高度和谐和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就成为近百年来人类为之奋斗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马克思给人类指出了现实的路径: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推翻剥削阶级的社会,建立起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进而实现共产主义。以1847年6月2日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建立为开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实现了由空想到科学、由理论到实践、由理想变成现实、由一国胜利到多国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上社会主义革命、人民革命、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严重冲击着殖民主义、资本主义体系。在亚、非、拉和大洋洲,二战前只有38个独立国家,战后,发展到140多个独立国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也使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因害怕无产阶级革命,各国资产阶级普遍在其国内采取了较大程度的阶级让步措施,改善无产阶级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境遇,以缓和国内的阶级矛盾。可以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运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潮流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世界性历史潮流。

然而,随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低落,世人又开始重觅公平正义的实现途径,宗教极端思想就成为可替代性的价值目标。当前世界上主要的恐怖组织大多都与宗教极端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有关,在各种由宗教极端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中,包括基督教极端主义、犹太教极端主义、印度教极端主义和伊斯兰教极端主义。当代世界宗教极端主义的产生和兴起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低落是直接的根本原因。从宗教极端主义发展历程看,正是在苏东巨变后,宗教极端思想才开始迅猛扩展,宗教极端分子实施的恐怖袭击案件呈现出爆发态势。20世纪末,共产主义运动开始陷入低落,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巨变,各国资产阶级曾经长期执行的阶级缓和政策悄然发生了变化,世界各国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矛盾逐步激化,帝国主义国家与广大被压迫民族的民族矛盾也在激化。全球化进程的迅猛发展,使世界范围内的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广大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被剥夺感、被压迫感、被抛弃感与日俱增。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低落,无产阶级丧失了反抗资本主义的思想工具和理论武器,资本开始横行于世,世界范围内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宗教冲突此起彼伏,各种极端思想纷纷走上前台,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丧失了对未来的希望,只能慰藉于宗教。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又席卷全球,发展中国家在危机中受损最重,底层民众承受着巨大的危机代价,西方以民主和自由为代表的所谓“普世价值”无法解决广大民众的生存问题,更与人们所乞求的公正与正义渐行渐远。此时,宗教极端主义以公平与正义的化身蒙蔽世人,演变成变革现世和反对资本主义的一股思潮、一种解脱世人苦难的价值追求、一种暴力“革命”的恐怖行动。

2001年的“9·11”事件是一个标志,新千年是伴随着恐怖袭击开始的,并伴随至今。遏制宗教极端主义的发展蔓延,除了共同打击之外,最根本的是高举公平正义的旗帜,重振共产主义。人类社会当前和以后相当长的时期都将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共存的阶段,这是当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时代大背景,同样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起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发展的巨大成就,给世界人民以启迪、以希望,必将开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时代。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宗教 资本主义 共产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