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一边享受工业化的好处,一边抹黑工业化

国资观察   萧武   2015-11-16 15:26  

c03fd543c85415e250eb02

舞剧《朱鹮》

正是巴黎恐怖袭击在全世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歌舞升平了一下,去看了个舞剧。

像我这种土老帽,一般来说,就是比较适合看秦腔、京剧啥的,去看歌舞剧,多数情况下会睡着。但《朱鹮》我从头看到尾,除了偶尔用手机拍照之外,居然一直盯着看完了。回来后上网搜了一下,上海歌舞剧团出品的这个舞剧果然是花大价钱制作的精品工程,从舞台、音响、舞美、编剧、服装、编舞、音乐,都堪称精良,演员、编剧、编曲也都是业内精英。自问世以来,该剧在国内外巡演,已经将近一百场了。看下来,应该说,确实是很不错的,气势恢宏,感人至深,算是良心之作。

这些方面我不懂,只能看看,就不多说了,还是说说该剧反映出来的意识形态。

我以前没怎么看过舞剧,不过看发给观众的介绍图册上的专家评论说,该剧采用上下半场结构,是以前舞剧比较少见的。另一个专家则说,该剧中人与朱鹮是平等的,超越了《天鹅湖》中天鹅化身为人、《孔雀》中以人为中心的那种境界,立意更高远,超越了种族、宗教,而将视野提高到了人类与鸟类平等相处的水平,所以是普适性的。

还是先从概括段落大意说起。全剧分上下半场,上半场的主题是农夫、朱鹮和自然,下半场则是科学家(其实我觉得像是个记者)、污染和朱鹮。上半场无论音乐还是灯光,都极力烘托出一种欢快、明媚的感觉,农耕时代的人和自然和谐相处,人类男耕女织,一派田园牧歌,山清水秀,朱鹮在大自然的怀抱里纵情嬉戏、舞蹈和迁徙,各安天命,各安生业,都按照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自由自在的生活着。下半场一开始,音乐就先变了,沉重、黑暗、压抑,城市里的人们匆匆忙忙,随时浮沉,污染越来越重,环境开始恶化。字幕则明确的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持续进行,环境恶化,朱鹮的生存环境也急剧恶化。上半场还欢乐嬉戏的朱鹮再出场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在令人窒息的黑暗和污染中挣扎。接下来,是科研人员意外发现了朱鹮,虽然他很希望能挽救频临灭绝的朱鹮,但终于还是归于黑暗。朱鹮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博物馆里,讲解员带着孩子们,指着橱窗里的朱鹮标本,给孩子讲解。已是满头白发的科研人员步履蹒跚的走进博物馆,带着朱鹮留下的羽毛,看着朱鹮标本悲痛欲绝。最后,随着治理,环境开始好转,朱鹮再次出现,蓝天碧水再次回归,朱鹮也回来了,又像以前一样欢乐的嬉戏、迁徙。

所以,整体而言,该剧的主题毫无疑问就是宣传环保。然而或许多少有点讽刺的是,恰恰是该剧批判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才使环保宣传成为可能。比如说这个舞剧,没有灯光是不行的,而这必须依赖于有电。没有大型剧场也是不行的,而这依赖于现代建筑业的发展。还有演员们的服装,也必须是在现代化的工业流水线上才能订制和加工出来。还有去看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是自己开车去的,剩下的也是乘公交,这也必须依赖于现代工业。从我家到演出的地方虽然只有7.5公里,但如果是在农耕时代,路面没有硬化,只能步行去看,很显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去。甚至,回到最基本的,朱鹮之所以能够被人们发现已经频临灭绝,这也要依赖于工业化和现代化。这样的发现要被更多人知道,当然更需要依赖于工业化的成果,也就是现代传媒,这本身就是现代工业社会的一部分。

被编剧忽略的还有,在田园牧歌的背后,农耕时代的绝大多数人们命运极度悲惨,甚至连吃一顿饱饭都很困难,人们都必须为了基本的生存必需品而斗争,在不同族群之间当然就是战争。一直到了现代工业兴起,化肥工业发展了,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种子改良,才让每个人都能吃上饱饭。如果不太了解这一点,可以看看那些至今仍然挣扎在温饱线以下的地区的人们,比如非洲、印度,都是如此。因为没有工业化,他们至今仍然无法满足基本的温饱需求。对于中国这样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来说,当一线二线城市和东部发达地区的人们已经开始关心环境问题的时候,西部和广大农村地区的人们仍然在与贫穷和落后作斗争。对于这样生活必需品都无法保障的生活中的们来说,动物肯定不是他们首先要关心的问题。这也就是曾经有个印度人说过的,贫穷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污染。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是在前工业化时期,农耕时代,随着人口增长和耕地面积不断增加,山林面积逐渐缩小,环境恶化早就已经开始了,物种灭绝肯定也是避免不了的。但却很少有这方面的记录,很显然不是因为没有物种灭绝,而是因为人们根本就不关心物种是否灭绝的问题,物种保护就更加谈不上了。

因此,对环保主义者来说,更加悲哀的是,就是环境保护本身,也不可能以退回农耕时代的方式实现,而只能以工业化的方式进行。在今天,环保产业已经成了市场热炒的热门行业。就算是同情环保主义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他们也不可能适应没有工业化、城市化的生活。

所以,工业化、城市化就是个度的问题。就是说,工业化、城市化要发展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人们的生活环境更舒服、更安逸?不要说全世界,就说中国吧,要让十三亿人都过上城市化的生活,这是什么概念?美国才只有4亿人口,他们的生活方式就已经占用了世界上40%的能源。而今天中国的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的人们,显然是以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为榜样的。要过上像美国人那样的日子,才能算是幸福。就算是少一点,这样的城市人口在中国只算一亿,也需要全世界10%的能源。如果四分之一也就是3.5亿中国人都过这样的生活,就需要全世界40%的能源。这样,这部分人和美国人就已经占用了80%的能源,其他人怎么生活呢?至少还有60亿人,才只有20%的能源。这还只是能源,其它资源也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个星球上的资源只能支撑一部分人像美国人那样骄奢淫逸的生活。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谁有资格那样生活,谁必须为此做出牺牲,只能继续世世代代农村过着远离工业化的生活呢?城市小资产阶级肯定会说,这怎么行,那些穷人和农村人当然不可能过上美国人那样的生活。但别忘了,美国人可能也是这么看你们的。美国人也会说,让中国人像我们这样生活?怎么可以!还记得吧,几年前,希拉里评论粮食价格上涨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印度人都吃两顿饭啦!也就是说,对美国人而言,只有继续每天只吃一顿饭的印度人才是好的印度人。

这样,问题就变成了,谁才有资格像美国人那样生活?很显然,这不是一个伦理问题,而是看谁拳头粗。谁的拳头大、胳膊粗,谁可能就能争取到更多资源,来保障自己的生活水平。至少到现在为止,还看不出来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就是美国为什么虽然已经很虚弱,但至今仍然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国际霸权,遏制中国崛起。答案也就是,因为美国人不想退回到缺衣少食的那种生活里去。

所以,环保问题说到底还是个分配问题,也是平等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工业 环保 资源 权力 平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