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法国的恐怖元年?

观察者网   宋鲁郑   2015-11-14 13:03  

2015年注定成为法国的恐怖元年。从新年起,一起接一起成功或失败的恐怖袭击连番上演。11月13日,一场空前惨烈的大规模袭击再一次震撼了巴黎。

13日恰是星期五,是传统中西方最不吉利的日子。但对于热爱生活和悠闲的法国人来说,往往在酒吧、餐馆度过周末。巧的是,这天法国和德国有一场球赛,法国总统奥朗德也亲临观看,还有法德两国外长。显然,恐怖分子选择此时下手,是精心策划的:可以极易造成重大伤亡和混乱,并能形成极大的新闻效应。

就在写此文之时,在巴黎七处同时发起的袭击已经造成巨大的伤亡:上百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剧院几百人被劫持(上百人被屠杀,60人被营救,目前还无法统计确切数据),正在举行球赛的法兰西体育场发生6起连环爆炸。令人骇然。恐怖袭击之后两小时,总统奥朗德发表电视讲话,能感觉得出,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足见袭击之严重。而采取的措施也是空前的: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境关闭,巴黎戒严,警察可入室搜查,学校关门,巴黎市政府紧急呼吁民众不要出门,法国进入二战以来最高战备状态。

巴黎恐怖袭击现场

1月初《查理周刊》事件之后,法国举国上下加大了反恐力量。尤其巴黎可以说是遍地警察和持枪的军人。法国警察之多,可从一件小事窥一斑:今年在国内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新郞是一位法国警察。他对我说很好奇为什么中国街头警察这么少。我当时开玩笑回应道;“这样你们还说中国是警察国家”。

但事实显然表明,面对这场不对称的战争,百密必有一疏。如此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就眼睁睁地发生在巴黎最繁华的中心。虽然愤怒的民众可以指责法国政府的失职、无能,但残酷的真相却是,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只能是治标而不治本。据称恐怖袭击者曾疯狂屠杀人质,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令人愤慨,最终受害的还是无辜百姓。

虽然到现在为止,法国媒体仍然没有明确指出恐怖分子的身份,但在恐怖主义活跃的二十一世纪,不言自明。特别是据CNN报道,伊斯兰国已经开始庆祝巴黎袭击了。

在一次“一带一路”的研讨会上,我曾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一带一路”是长期战略,至少五十年,长则上百年。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到“一带一路”终点欧洲的种族结构。根据目前的出生率和人口变化,2050年左右,法国穆斯林人口会超过非穆斯林人口,可能会变成法兰西伊斯兰共和国。

这虽然是针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所提的建议,但却是理解这起恐怖袭击的背景。《查理周刊》恐怖事件之后,法国政府不断采取高压手段反对恐怖主义:把唯一一艘航空母舰派往中东,而且追随美国卷入叙利亚内战。内部则极度的右倾:许多城市只接受信仰基督教的难民、许多城市取消中小学无猪肉餐,也就是说穆斯林学生如果不吃猪肉就只能挨饿。甚至传统右派的议员在公开辩论中提出“法国是白人的法国”等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这些措施自然会激化矛盾,也许还会对这起惨案有直接刺激,但更根本的还是这一历史性的背景。

这起恐怖袭击之后,法国不得不思考新的反恐策略,全法国的民意也必然发生根本性变化。其难民政策、如何面对国内已经数百万而且仍然迅速增长的穆斯林群体是值得关注的重点,甚至欧盟一体化(边境关闭)、西方的民主制度都会面临巨大的考验。正如9·11发生之后,美国媒体认为:这不是对自由的袭击,而是通过自由进行的攻击。如果说经济危机是西方制度结构性矛盾的结果,那么,今天发生在西方的恐怖袭击,也同样需要从价值观的角度去思考。比如人权神圣化,使得西方无法有效同化外来文明(不能强制同化)。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反令外来文明可以凭借出生率取而代之。恐怖主义对西方的威胁不仅仅是造成伤亡、制造恐怖,更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挑战。毕竟没有安全,自由有何意义?如果西方束手无策,极端政治力量将迅速崛起。

再有一个月,法国就要举行大区选举(相当于中国的省)。有望历史性赢得一到两个席位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极有可能成为这起悲剧的受益者,出现空前大胜也不会令人意外。而国民阵线的获胜,将使得这两种文明的对抗更加激烈,2015年只是法国恐怖元年的开始。

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还没有被完全控制,遇难者人数还在上升,我们只有默默祈祷平安。年初《查理周刊》事件发生之后,恐怖袭击事件数量不断上升,巴黎为此流的血已经够多了,我们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重演。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法国 暴恐 黑色星期五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