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自己做巨人

经略网   蓝水   2015-11-09 15:10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后,西方各国在冷战的大背景下对社会主义中国大都持敌视态度,用于执行对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国家禁运封锁的巴黎统筹委员会甚至在1952年专门为中国成立了一个“中国委员会”,用于执行针对中国的禁运和封锁。虽然八十年代中国与西方经历了所谓的“蜜月期”,之后又有苏东剧变这样重大的历史变故,巴黎统筹委员会也随着冷战结束而于1994年正式解散,但是17个原巴统成员国和其它11个国家随后于1995年在荷兰瓦森纳召开会议,并于次年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签署了《瓦森纳协定》,宣布基于“自愿”的原则限制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军品和技术的扩散,其物项内容大部分继承自巴统,而中国则被赫然列入了被封锁的国家名单之中。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协定宣称各缔约国是“自愿限制”,但除了如俄罗斯、法国这样有一定实力的大国之外,大多数缔约国是否“自愿限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它大国的态度;除此之外,自90年代以来,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还以中国内部的政治风波为借口加强了对华的各种禁运和封锁,不仅很多原有物项的封锁和禁运却仍未解除,甚至还有新的物项被加入到封锁的名录中去,特别是对于涉及国防、航空航天、电子信息、冶金材料等高精尖领域的技术,西方诸国更是守口如瓶,即使在正常的国际技术交流合作中,也对中国人“特殊照顾”,刻意设置重重障碍,生怕中国人接触到他们的“核心机密”。但又恰恰是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却能一次又一次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不仅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全部工业大类和小类的国家,还在超级计算机、商业核电站、新能源、航空航天、高速铁路、军事工业等领域站上了世界之巅,成了屈指可数的几个科技强国之一。这其中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的确引人深思,也值得仔细梳理一番。

新中国成立以来,先后两次大规模集中引进外国技术,在讨论中国在技术封锁下发展科技以前,必须承认这两次大规模的技术引进对中国今天科技成就的重大积极作用。中国第一次大规模集中引进外国技术,主要是指建国初期从苏联引进的156个项目以及相关技术,这些项目包括了一个现代国家所需要的大部分工业门类,使中国初步建成了自己的工业生产和科研体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建设这些工业项目的同时,中国还在苏联的援助下建立起了学校、研究所等教学和科研机构,这些机构日后大多成长为中国科技进步的强劲引擎,为中国的持续发展提供了不竭的动力。

中美建交后,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大幅改善,西方出于扶持中国对抗苏联的目的,在一些领域放松了对中国的技术封锁,转而通过成品出口、技术合作等方式向中国输出工业技术——当时的中国刚刚从频繁的政治运动中调整过来,国内的各种技术早已远远落后,迫切需要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加之科研系统的任务从备战转为服务和平时期的经济建设,这促使中国与西方在这一时期展开了大量深入的合作,当时的大量合资企业在技术和经济两个层面为中国注入了新的活力。除此之外,中国与西方在较为敏感的军事技术上的贸易与合作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发展,一些当时世界一流水平的西方武器装备进入中国军队服役。同时,中国也积极引进西方技术或与西方国家合作对自己的老旧装备升级改造——尽管之后的国际局势发生了重大变故,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戛然而止使得这些军事技术合作大都无疾而终,一些民用项目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但中国在合作中得到了西方科技强国百年积淀的经验,更深入地理解了西方国家先进的技术理念,在工艺优化、标准化、模块化以及项目管理等方面更是受益良多。上述领域的进步,为中国师承苏联的较为完善的科研和工业体系锦上添花,为中国后来在科技和工业领域的飞速发展奠定了基础,也造就了中国高科技产品“东西合璧、博采众长”的风格。除了这两次大规模的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外,中国在苏联解体后也抓住机遇引进了一批原苏联的技术资料和人才队伍,利用这些新的技术、人才填补了一些领域的空白,突破了一些技术瓶颈。

从中国引进外国技术的历史来看,五十年代源自苏联的技术虽然涉及到工业体系的方方面面,但大都是基础重工业和急需的项目,除部分军事装备外大多数引进的物项在技术上并不先进,因此仅仅是起到了奠基的作用。此外,八十年代与西方的合作项目则明显地不成体系而呈散点状分布在各个领域,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承受力不足以全盘引进西方体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西方在合作中只是希望扶持中国作为对抗苏联的伙伴,而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中国实现科技进步和现代化。事实上,绝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帮助中国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国家实现科技进步和现代化。不论是中苏关系的破裂还是中国与西方“蜜月期”终结之后,外国对中国采取的第一步行动便是严厉的技术封锁。只要外交政策的风向转变,一切所谓的“契约”不过是一纸空文。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独立自主地发展科技事业,既是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所必须要有的大国姿态,同样也是现实利弊权衡下的必然抉择——而对于中国这个从六十多年前废墟中站起来的国家来说,独立自主意味着更多的弯路、更大的困难。

中苏关系破裂时,双方有不少合作项目都尚未完成,如当时正在引进的米格-21飞机的资料尚未完全交付,苏联承诺的原子弹设计资料和样品也都还没有落实。在这样的情况下,苏联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召回了全部援华专家——尽管有各种资料显示有不少苏联专家们在回国前竭尽所能地希望多完成一些工作、多给中国学生们留下一点资料,但是更普遍的情况则是紧急地销毁大量重要技术资料。援华专家撤走后,苏联虽然表面上仍然继续履行对中国的援助,实际上却故意扣留了部分涉及核心技术的资料,甚至在实际交付的技术资料中,也错漏百出,使中国在参考这些资料展开科研时走了不少弯路——不知是作为超级大国的苏联在细致程度上真的如此不堪,还是故意修改资料以达到别的什么目的。

可以想象,对于当时那个科研能力十分薄弱的中国来说,苏联人的所作所为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的困境。但就是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中国依然完成了两弹一星的研制工作,缺乏资料的米格-21飞机也通过逆向工程手段仿制成功——这些成就主要归功于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辛勤付出,但也与当时复杂的外部安全局势密不可分。面对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军事威胁,新生的年轻共和国不得不统筹全国的力量将大量资源投入于国防安全息息相关的科研项目。那一代的科技工作者和国家领导人都经历过新中国之前的动荡岁月,自然是卯足了劲地“抓革命促生产”:全国的统筹协作、大量的资源投入、科研人员的拼搏努力和坚定的国家意志大大促进了科技的进步,也巩固了国家的安全。

在完成苏联遗留下来的烂尾项目的过程中,中方人员不得不对苏联留下的有限的资料作详尽的分析验证以补齐缺少的资料、修正错误的资料——这个过程虽然繁琐且痛苦,但却对中国更深入地消化苏联技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尽可能地减少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问题。与此同时,当时还尚显稚嫩的中国科技人才队伍也得到了充分的锻炼,留学归来的科技大师们造诣愈发深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能够胜任一般性工作——在吃透了苏联人留下的大部分技术之后,他们开始尝试扔掉苏联的拐杖,迈向了中国科技进步的新征程。

20世纪60年代以后,世界军事科技在冷战的催化下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此时的中国面临的安全形势却极为严峻。为了不被美苏等强国甩下,中国不得不在多个领域奋起直追。然而,由于基础科研能力依然薄弱,加之东西方两大阵营都对中国实施严格的技术封锁和六七十年代冒进狂热的氛围,这一时期的很多项目最终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疾而终,即使有少量得以完成,其性能也十分堪忧,实际应用价值十分有限。如WZ-122坦克项目,开始时十分冒进地采用了“三液”(液压悬挂、液压传动、液压操纵)配置,这样的配置即使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都是过于冒进的,当然也就逃不脱失败下马的命运。“三液坦克”失败后,科研思路又趋向于过于保守的“三机坦克”(机械扭杆悬挂、机械传动、机械操纵),这型坦克虽然研制过程比较顺利,但较上一代坦克却没有显著的性能提升,因此最终也没有继续发展。又比如,中国自主设计的歼-8战斗机,实际性能大大落后于当时的世界主流水平,可靠性也不能令人满意,虽然研制成功装备部队,但却难以改变“歼-6万岁”的局面。

尽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科研工作因为走了不少弯路,但却是中国科研能力跃升的最关键一步。在受到全面的技术封锁的情况下,除了极少的来自“特殊渠道”的外国技术和设备之外,几乎所有工作都只能由中国人自己来完成。大到整个系统架构的设计,小到一个螺丝钉的加工——这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系统的研制过程所涉及的知识量,跟对着样品、资料仿制别国产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走完一个项目的研制全过程,意味着中国的科研人员对这个项目的每一个技术细节都了然于心,了解在研制过程中的利弊得失。即使某个项目最终下马,但是其中的子系统或单项技术仍然有很大可能被应用到下一个项目上去,其中的经验教训和研发思路也可以更好地指导下一个项目的研制。除了科研项目本身之外,与之相配套的其它学科也会从中受益,例如中国的电子计算机技术就是在两弹一星的催化下成长起来的,与计算机类似的还有我国的材料科学、测控测绘技术、核物理、力学等学科,它们大都是在重大科研项目的带动下发展起来,最终又反哺到科研项目上去的。

今天人们所熟知的大量值得骄傲的成果,有不少都能在那个困难的年代找到渊源。中国研制高性能涡扇发动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年代立项的涡扇6,虽然项目最终在80年代下马,但却为今天涡扇10(太行)的成功做好了积淀。上海飞机制造厂研发的运-10虽然无疾而终,但从上海飞机制造厂发展而来中国商飞却造出中国自己的大飞机C919了。歼-9项目由于技术过于超前难以实现而不得不下马,但是继承了歼-9部分技术特点的歼-10如今已成了中国空军的主力机型。曾几何时,091型核潜艇被讽刺为“在大洋里敲鼓”,可是新一代的093、094核潜艇却已经能担大任。“三液坦克”、“三机坦克”以及其它一系列的坦克项目虽然没有改变三十多年来“59万岁”的局面,但却为新一代99和96式坦克的成功做足了技术铺垫。甚至连听起来有些科幻色彩的反卫星、反导武器,老一辈科技工作者也做了大量、深入的研究工作,为今天的成就埋下了伏笔。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电子计算机领域的成就,从1959年中国研制成功第一台电子计算机之后,先后研制成功了每秒5万次、11万次、100万次级别的计算机,使中国在这一领域长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不仅满足了当时科研工作的迫切需求,更为后来的银河、天河等超级计算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虽然在1980-90年代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走过一些弯路,但以前的技术积累和科研能力依然还在,现在的中国实际上已经凭借“申威”系列处理器而具备了独立研制包括核心部件中央处理器(CPU)和操作系统在内的全部计算机软硬件的能力。与龙芯、海思等高调的商用处理器不同,申威处理器是由军方为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而在2003年专门立项的科研项目,之后又被列入国家“核高基项目”,是名副其实的国字号科研工程。申威处理器基于性能惊艳却因为商业原因而被雪藏多年的Alpha21164指令集开发出了自主的指令集,由于该指令集的专利大都已经到期,而申威又是唯一使用这一技术的处理器,因而具备了自主指令扩展和决定发展路线的条件。2006年,申威的第一款130nm制程工艺、主频900MHz的单核心芯片“申威1”诞生——这款芯片的数据绝对算不上好看,但是对于国家安全领域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突破,可以满足一些军用设备的迫切需求。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技术封锁 科技进步 中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