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真的能包治百病吗?

天涯社区   hqplion   2015-11-06 11:45  

自从我们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中,喊出了欢迎“德先生”、“赛先生”的口号之后,“民主”一词便在中国时髦起来,但凡玩政治的,如果不口称“民主”、“法治”,不自称“公仆”,不讲讲“人民当家作主”,那显然是“OUT”了。于是我们把这个时髦一直从1919讲到了1949,又从1949讲到了1976,从1976讲到了nineteen eighty-nine(抱歉用英文,大家懂的),一路讲到现在。可吊诡的的是:无论何时,台上的人总说自己很民主,而台下的人却总是要求着民主,等到原来台下的人上台了,换汤不换药,还是“汉随秦制”,但立刻觉得自己很民主,而未上得台来的人,也还在继续要求着民主,指责着台上的“专职”。周而复始。

说到“德先生”,本名“democracy”,源自希腊词头“demos”和“kratein”,意即“人民”和“统治”,因此,要搞清楚民主,就必须要弄明白,到底什么是“人民”,到底如何来“统治”。

说到“人民”,无论你如何冠冕堂皇地号称全体,从古至今,没有哪个“民主”真正做到了全体。古希腊,民主的鼻祖,当贵族们在元老院宣称“人民统治”的时候,人民显然没有包括那些奴隶,当美国宣扬“生而平等”的时候,显然黑人、印第安人,甚至白人妇女、穷人都不在内,即使文明进步到今天,即使在那些民主已有了两百多年历史的国家,你依然可以看到并没有一个统一的“人民”在统治国家。

因为,“人民”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如何能有一个统一的意志来“作主”?而且人民也不是按所谓的阶级、阶层来划分利益的,利益对立的也根本不是“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这样的概念,同隶属一个利益集团内部的不同阶级,往往休戚与共,共荣共辱,利益一致。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哪怕都是“无产阶级”,其利益也往往是相背离,甚至水火不容的。而且当一个“无产阶级”的人士,被选为“代表”,“领导”的时候,他的身份也早就不是“无产阶级”了。

正因为人民的利益是分立的,各种利益之间是有矛盾有斗争的,所以才需要用各种方式来解决,才会生出“如何统治”的问题来。在没有“民主”、“选票”这样的概念之前,人类也一样有纷争,于是我们只好用刀剑来说话,于是我们时不时就“血可漂橹”一次,上了台的“明主”带给“人民”希望,但怎奈靠生殖器决定的继承者,是不能保证“明主”出现的概率的,于是数代之后,又不得不再次“血可漂橹”一次。这个周期律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上演了千年,哪怕有了那个“窑洞对”之后,我们也似乎还没有真正摆脱这个诅咒的血腥气。

所谓“民主”,其实只是一个政治竞争的平台,就是用“选票”,用“民意”来替代枪炮,用“口水”来代替“血水”完成过去要靠“血可漂橹”才能完成的政权更替而已。如果彼此利益之争的分歧,可以用演讲来表达,可以用选票来解决,那么民主就是有效的,如果分歧大到选票已经不能协调了,那么彼此还是只有拿起枪炮去“血可漂橹”,这时候民主自己会倒下。希特勒就是这样的一个明证。

这并不是说,我们因此就该嘲弄民主的“无用”,相反,我们都希望人类越来越文明,越来越少纷争,能够少流血的方式毕竟是“最不坏的”,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正因为人民的利益始终是分立的,我们也不该只有一个“代表”来“为人民服务”,这样反而使得这个“代表”变得“模棱两可”,弄不清到底代表哪个“人民”的利益了。允许人民的利益分立,允许不同的利益有合理表达和竞争,才能更好地让民众感受到自己的利益是真正有人关注的,让民众切身感受到有人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甚至自己参与其中),才会有真正的社会安全感,哪怕最后的社会意志没有完全体现每个民众的利益,民众也能够理解和接受,因为他知道这已经是一个被多数人认可的结果,而且他也在这个过程中表达了自己的意志。这就是民主的魅力所在。说得再直白一些,就像选猴王,虽然猴王不见得让每只猴子满意,他毕竟是公开竞争出来的,谁不服,不妨出来和他再来争一次就是了,如果变成由老猴王或者某个“猴组部”考察任命,恐怕就难以让众猴心服了。

所以民主可以有,也应该有。但我们却不该把所有问题都一股脑推给“体制”,民主只是一个政治竞争的平台,不是包治百病的仙药,并不是一民主了,中国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每个人都“幸福地生活在民主新时代”。民主不会屙金溺银,也并不保证事事公平,指望民主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想法,实际上和指望天降“明主”,是完全一个道理。甚至如果我们缺乏对少数的尊重,缺乏法治精神和规则意识,一味的把民主理解成“少数服从多数”,那么民主反而会成为多数暴政的借口,会变成激化争议的开端,乃至成为政客们玩弄民意的舞台。民主的实行或许并不需要什么“素质”,但要让民主真正有效,真正发挥好作用,却是需要“素质”的,没有素质打底的民主,也玩不出大家期望的效果。

民主也不是某些人想的那样,一位伟人振臂一呼,或者“造个反”“换个天”就能够立刻实现的。有人很喜欢拿美国说事,认为美国靠的是独立战争,靠的是一纸“生而平等”的宪法,就实现了民主。殊不知,美国各州议会,独立前就有,而独立后其实也没换什么药,黑人、印第安人,也不见如何“生而平等”了。美国有今天的民主成就,不是靠什么独立、宪法,而是靠民众不断地斗争努力,一步步完善法制而得到的,宪法或许是根本法,但宪法的精神之所以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靠的也还是各阶层的维护,而是有了那一纸宪法,就能“民主”的。

从极端的“专职”到完善的民主,并不存在绝对的鸿沟,也是非此即彼的两极,民主不仅有真假,也有不同程度和不同的路径。还是美国,建国之初,黑人没有选举权,你说那时候是真民主假民主?甚至南北战争后,黑人的选举权也是被诸多限制的,马丁路德金才有了那篇著名的演讲。如果那时是假民主,那么既没有伟人出来赐给黑人民主,也没有见黑人推翻美国,怎么黑人居然还出了个奥巴马了呢?所以民主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而不是一步登天,每个国家实现民主的路也是不一样的,没有什么定规。

民主是好东西,但不是所有嘴头上喊着民主的人,都真心会支持民主。45年的时候,民主调门最高的,今天如何了?那么今天喊着民主的人,明天会如何呢?民主需要的恰恰是社会的安定,安定的社会,才会更讲法治,法治进步了,大家讲规则了,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否则靠英雄来做“明主”,只会是人治,只会离民主越来越远。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当大家都争做人格独立的公民,奔着自由而去的时候,我们实际奔向的是民主。如果我们的民主梦想,是希望政府“民主”了,来“为人民服务”,那么我们奔向的还是人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民主 美国 中国 体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