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肃“死去活来”,新媒体降低新闻失实的伤害?

蓝媒汇   李广   2015-10-28 10:21  

当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阎肃是谁的时候,阎肃已经在媒体圈“死去活来”。

阎肃“被去世”,阎肃之子阎宇:可能要告腾讯新闻

(于文华微博截图,目前该微博已被删除)

一大清早,知名歌手于文华发微博称“阎肃老师因病今日与空军总医院去世”,该消息瞬间在媒体圈炸开了锅,人民日报、央广网、央视音乐频道等央级媒体纷纷在在微博转发阎肃去世的消息,此外,各大新闻客户端也在第一时间推送该消息。

一时间,阎肃去世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微博上、朋友圈燃起蜡烛、呼天抢地。

事件很快发生转折。于文华再发微博表示阎肃健在,同时致歉。

同时,阎肃之子阎宇也在朋友圈辟谣。另外,阎宇请大家帮转告腾讯新闻需自重,因为“我可能告他,哈哈”。对于于文华发布不实消息,阎宇表示对方也是出于关心,不会苛责。

另据华西都市报消息,记者从空政文工团副团长、著名歌唱家陈小涛处获悉:“我刚才问了阿姨(阎肃的夫人),阿姨很生气,阎肃没有去世!谁这样缺德?人活得好好的。”陈小涛表示:阎肃夫人将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

媒体的迷思

目前,阎肃被去世的闹剧在舆论圈已趋于平息。不少网友把责任归于于文华,诚然,“造谣”是她,“辟谣”也是她。但是,更应该反思的是广大新闻媒体,不当只是发布一则道歉消息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从三月份的李光耀被去世,到十月份的阎肃被乌龙。包括更早之前成龙、六小龄童、陈冠希、刘德华、李宇春等,都曾“被去世”,而金庸可谓每年都要“去世”一次,前前后后“去世”了不下20次。

在这个“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自媒体时代,本该负责任的媒体单位也不加辨别与核实,贸然参与其中,不惜以消耗媒体公信力为代价拼速度、抢新闻。

前知名财经媒体人罗昌平评价媒体表现,“今天有关阎肃去世的消息,歌手于文华的微博成了唯一消息,一些媒体还故意写成‘据多个消息人士’。这一次腾讯也未能幸免,刚刚发布了致歉声明。针对死讯,最好还是有家属或官方渠道的确证为好。”

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张继伟认为,抢新闻不是抄新闻,而是比谁先达到事发现场,谁先能得到权威信源的确认。如果只是躲在后台,比谁抄得快,一犬吠形,百犬吠声,这与普通民众随手转发没有差别,不仅玷污了新闻职业,甚至也是对“抢”这一行为的不尊重。

阎宇点名提到“需自重”的腾讯新闻,在李光耀被去世事件中,表现克制受到业界点赞,但此次腾讯也“在阴沟里翻了船”。有媒体人士认为,在抢新闻的战场上,没有人是冷静的,那些没中枪的可能只是反应慢、误打误撞罢了。

同样,在阎肃事件中,知名博主@王左中右 认为澎湃新闻“又一次展现了他们对信息发布的谨慎态度”。

阎肃、闫肃,傻傻分不清楚

另外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众多媒体和记者,傻傻分不清楚“阎肃”和“闫肃”,包括半岛都市报、新民晚报、家人杂志等媒体官微均写成“闫肃”,还有延参法师,央视记者,一些资深记者和当地文化宫主任等也“一时手残”。

媒体的反思

业界关于新闻采访的首要原则,就是——权威、真实、多个消息源。在媒体缺乏消息源的情况下,媒体依靠自媒体单一消息源发布新闻的情况愈发常见,陷入了“他人:造谣与辟谣”——“媒体:传谣——传辟谣”的怪圈。

自嘲为“新闻民工”的媒体人,不妨把自己定位成生产和传播信息的“艺术家”。艺术家要精雕细作、要反复验证,在让新闻抵达受众前反复核实信息源,传播渠道,鉴别其真伪;对于暂时无法核实真实性的消息,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给自身留下更多时间去探究观察。

抢速度无可厚非,但发布信息前的核实程序的缺失,成为媒体三番五次中枪的关键原因。既然媒体官方微博坐拥上百万乃至千万粉丝,就要对受众负责,微博发布,虽不能像报纸签印一样程序严谨,但面对重大信息,多几个人把关实属必要。、

微信公号“传媒大观察”撰文表示,媒体之所以被称为“第四权力”,成为社会力量的重要一维,其公信力构成的核心恰恰是求证与质疑。但这一逻辑却因为求证的速度(会慢)和质疑的成本(会麻烦),被新媒体信奉的所谓爆点、涨粉等逻辑而取代。

另一方面,微信公号“沸腾”发表评论称,“不同意这则传谣辟谣的闹剧,被简单标签为‘媒体耻辱’。道德化的批评简单,但我们对新闻失实的判断和批评不能总停留在纸媒年代:新媒体的特性既造就了新闻失实,也降低了失实讯息的辟谣成本和伤害。比如这次,很快腾讯新闻就特地刊登了致歉信息。一轮传谣之后,很快辟谣和祝福就占了上风,客观地说,新闻失实所造成的伤害已经被降到最低。”

媒体人徐一龙虽赞成记者要质疑,但对媒体转发于文华微博播报阎肃去世的消息,没必要过份严苛。徐一龙认为,“1、我们从没有两个信源确认重要消息的传统,我们的传统是越重大新闻,越单一信源;2、所有精神是建立在肉体上,传统媒体的规范建立在传统媒体采编的物理基础上。新媒体的规范也建立在新媒体的基础上;3、媒体发布错误新闻的对公信力的伤害性,因为快速弥补,也远远不如纸媒时代大;4、发出与事实不符的内容很糟糕,新媒体对快速的诱惑抵御难度远超任何时代,新规则与共识仍在重建中。但这过程远远说不上随波逐流;5、另外,于文华不能被定性为造谣,因为无证据主观恶意。不考虑主观恶意说人造谣,是最大的主观恶意。这才是通杀当下媒体环境的恶梦。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阎肃 假新闻 微博 媒体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