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风波又起 中美到了“大决断”时刻

网络   荀子曰   2015-10-26 18:10  

中美南海问题,一直都是撩拨两国神经的因素。在新加坡举行的一次亚太高级防务官员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卡特称:“美国将在任何国际法允许的地方飞行、航行以及开展行动。

对于美国海军派遣了一架P-8A巡逻机在中国正在南海建设的人工岛附近巡航。卡特说,这一举动显示了美国“将继续维护航海与航空自由”。

1.webp

中美两国:“相爱相杀”

近日,南海局势又微妙起来!美媒透露华盛顿有巡航南海的计划,但美国官方一直是打死不承认的;中国外交部严正警告,不过两历来就是“相爱相杀”的,中美两军的交流项目仍照常开展,“辽宁舰”还接待了美国海军舰艇长代表团。

中美关系似乎常常这样若即若离,难以辨明。中央党校前常务副校长郑必坚对中美关系有独到的见解,此前就已提出,中美两国到了做出“大决断”的时候。

在当前复杂形势下,中美关系究竟发展,无非三种可能。第一种是倒退;第二种是停滞,麻烦不断;第三种是向前。

中美两国关系经历了长久的过程,一直都是曲折态势。尽管曲曲折折,但是在发展,同时中美两国领导人都重视,这也是个基本事实。

至于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实际上从现在算起也就是六年时间,应该怎么看待和处理两国关系呢?作为一个观察者、研究者,我仍然愿意用最简洁的表达,用一句话来说,我认为现在应当是我们两国领导人对两国关系做出“大决断”的时候了。

2.webp

中美到了“大决断”的背景

2015年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走向的估量,同2014年的形势变动紧密相连。

2014年有什么样的大变动呢?我认为最突出的,就是“三大块”,即“乌克兰危机”下的东欧板块;伊拉克、叙利亚、巴以、伊朗等乱局下的大中东板块;以及因美国“重返”而搅乱的亚太板块。围绕此“三大块”,各大力量复杂互动,深刻博弈,已发生并将继续发生多方面的深刻变动。

东欧板块:与中国不相关?

欧洲一大块的乌克兰变局,这同中国人毫不相干,那么是俄国人造成的吗?似乎有点像,西方舆论大肆炒作这一点。但是实际上,是北约东扩要席卷乌克兰,直逼俄罗斯大门口而造成的。这件事的背后大老板就是美国。

二是中东这一大块的变局,又是谁造成的。是“伊斯兰国”及其他极端势力?貌似是这样,但实际上是美国十几年来在中东发动两场战争的必然后果。打烂了,又不收拾,又继续插手搞代理人战争,有什么办法?!

那么其三,亚太今天从东海到南海这种复杂局面又是谁造成的呢?美国说是中国造成的,而实际上美国在东海纵容日本强占钓鱼岛,在南海纵容菲律宾,根子还在于美国的所谓“重返亚太”。说是“重返”,实际上美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嘛。

何为“重返”呢?说穿了,就是以美日军盟为支柱,支持日本往外走。不仅支持日本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而且要扩大它的军事行动范围。扩大到什么程度呢?最直接的就是“欢迎”日本到南海进行海空巡逻,这是美国太平洋海军司令公开声明了的。

钓鱼岛问题是中国人挑起来的?那是日本上一届内阁搞“国有化”制造出来的问题嘛!南海问题是中国挑起的?实际上中国人是主张协商的,而越南、菲律宾越界海上打油井采了多少油啊?中国人在南海一口油井都没有!中国人所历来主张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完全成了空话。没有办法!美国人倒是有办法,就是用美日军盟来管控、围堵中国!南线我们也主张海上丝绸之路,但这种丝绸之路受到美日军盟的干扰。所以说,南线即亚太复杂局面的根子,也在美国。

“三大块”里面,中美俄三角关系之变动又似乎最为引人注目。而且这个三角关系的成因和内涵,与冷战时期的中美苏那种“大三角”很不相同,姑且称之为“新三角”吧。这个“新三角”的特点之一,就是俄国在某种程度上向东走。而俄国之所以这样做,又是美国把它逼的,叫做被逼无奈。至于中国,没有理由拒绝俄国这样做。由此而来的,就是一种全新情况的中美俄“新三角”。

3.webp

中美如何做出“大决断”

既然是“大决断”,那就不应是拖拖拉拉,不应是枝枝节节,不应是遮遮掩掩,更不应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应当是立足现实而又放眼长远,把握全局而不拘泥于细节的战略判断和战略决心。

至于“大决断”的具体内涵,我举三条。第一就是应当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有明确的战略定位,有明确共识和语言。第二就是我们两国之间已经达成的一系列重要协定,包括经贸关系和两军关系,以及气候协定等等,要真正落实。第三就是还应当考虑就两国关系及两国对亚太地区问题以至全球性问题的态度,发表共同宣言。

当然,事情又有两重性。就亚太变局而论,美国一方面说美日军盟是亚太安全的“基石”,另一方面又说美中合作是亚太安全的“核心”。而且这两种说法,都正式出自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嘴巴。试问这两种说法,能够一致吗?

话又说回来,局势是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呢?我不这样看。我认为,局势将是“两重性”的发展。美日军盟为核心的军事布局围堵中国,这是“一重性”。但是事情还有另一方面,就是经济的、贸易的、金融的、科技的、教育的合作又是实际需要。中美之间的经济合作,已经是很大规模,甚至可说是举世无双的。这种合作已经成型,并且还在发展和深化。这难道不是“两重性”?

所以,这种“两重性”的发展乃是个大趋势,而且可能成为主流。为什么可能成为主流?因为老百姓需要。最广大的人们不需要打仗,而需要上述五个方面的合作。有鉴于此,我们两国的政治家就有特别的责任,要采取清醒的路线,坚定不移地发展这五个方面的合作。

我倒是赞成美国驻华大使鲍克思所提出的“睁大眼睛看中国”。这个提法,和我的想法一致。例如,我们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同美国“二十一世纪理事会”,共同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读懂中国”国际论坛,就很成功。几十位外国有分量的政界、战略界、学界和新闻界的朋友来到北京,中国习近平主席到会同外方代表会见并座谈,李克强总理在开幕式上致词,十几位中国党政军负责人士到会交流。这也就是欢迎和鼓励外国朋友“睁大眼睛看中国”嘛。

我们处理中美关系,一定要有大局观念。这是因为,种种分歧,要想不分巨细、一一搞清爽是不可能的。只有把握大局,才能抓住大方向。再一句话,就是邓小平说过的,“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当然,我刚刚说过“事情的两重性”,即是说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看问题要从多方面看,不能只从单方面看。我们愿意努力争取中美关系向前发展,不要停滞,更不要倒退。至于究竟如何,这与奥巴马的动作是分不开的。

(本文摘自《中国新觉醒》,郑必坚著,世纪文睿出品。该书共收录了郑必坚同志71篇重要论文和讲演,是他近十余年重要理论思想的结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南海 中美关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南海 中美关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