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惊人事实带你了解美国枪支世界

前十网   2015-10-26 10:42  

2015年8月26日,在弗吉尼亚的机场两名记者遭到一名精神障碍男子的射杀。这一恶劣事件迅速在美国激起对枪支管理法的再次讨论。一方呼吁立马进行整改,另一方则坚持不应对携带枪械有任何限制。

就这个问题此前有过激烈争辩,一方赞同合法持枪,一方表示反对。而现在正是回顾美国有关枪械方面的事实的大好时机。撇开充满目的性的宣传和报道,这些围绕美国枪械问题的事实是毫无争议之余地的。

10.美国拥有世界近半数的公民枪支

图译:各国枪支杀人案与枪支所有权图表

在世界范围内,美国的枪支占有率最高,同时也是发达国家中发生枪支谋杀案最多的国家。

尽管美国人口稠密度居世界第三,和中国承载世界总人口数的20%相比,美国境内居住的人口数却不足世界总人口的5%。看过枪支方面的数据,你就不会再认为美国是世界最强盛的国家了。世界上合法持枪公民有近一半在美国。

美国拥有约2.7亿支枪,这意味着美国的持枪人口要多于其他国家。印度的枪支总数是美国的六分之一,居世界第二。美国还是人均持枪数最多的国家,每100个公民中就有89人持枪,这一数据几乎是经合组织(OECD)其他成员国的两倍。在该组织成员国中,瑞士居第三位,每100位公民携带45.7支枪。也门居第二,每100位公民携带54.8支手枪,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比率了。而法国、德国、奥地利比率相近,大约都是30%,英国和威尔士仅为6.2%。

9.真实情况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家庭拥有枪支

图译:美国持枪家庭统计年表。

过去数十年里,美国持枪家庭的数量呈下降趋势。

难以计数的枪支在美国流通,加上他们的大众文化,你会认为男女老少几乎人手一把枪。但数据不会说谎,多数美国人实际上并没有枪,就连持枪的家庭也在减少。

1977年,美国50%的家庭拥有枪支,此后比率逐步降低,最后稳定在31%。尽管百分比在下降,但每年流动的枪支总数是在急剧上涨的。

在1986年,家庭持枪比率仅略低于50%。每年枪支出产量在三百万左右,一直到2000年中期,出产数量仍保持稳定,之后数量却开始骤升,到2012年已经达到1200万支的出产量。尽管如此,这并不说明现在携带枪支的人是群一手捧着《圣经》一手抓着美国步枪协会的手册,并且手不离枪的狂热分子。

8. 枪支拥有者都相当理智

2015年8月,网络上发起了一份提倡限制儿童接触自动化武器的请愿书。看起来,它与过去几年中数以亿计、千篇一律的请愿书无甚差别。但实际上,其中的不同在于,签署请愿书的家庭成员们都是亲枪保守派分子。

还记得那个用乌兹冲锋枪学习射击时,意外击中了她教练的九岁女孩吗?(译者注:该事件系指2014年8月25日,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名9岁小女孩与教练使用一把乌兹自动冲锋枪,在室外射击场练习的时候,因强大的后座力使得冲锋枪突然向上反弹,意外击中射击教练的头部,导致其不治身亡。)该教练的家人也在呼吁这一新禁令的诞生,而这绝非是一场反主流的运动。限制孩子们吸烟、饮酒、发生性行为和驾驶汽车的政策都是常识性的举措,家长们也想将限制儿童接触自动手枪纳入其中。这个建议相当合理,它突出了一个常被忽视的事实。那就是,大多数的持枪者都是十分理智的。

大多数的枪支持有者并没有“枪在人在,枪亡人亡”(译注:此句原文是“pry it from my cold, dead fingers”,系采自台词“you'll take me blunderbuss when you pry it from my cold dead hands”,中文直译为“只有等我死了,你才能从我冰冷僵直的手中掰走我的枪”。此处因作定语,故采意译,以概大意。)的陈腐观念,他们是支持枪支管控的。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甚至比普罗大众更欢迎新的限制措施。有超过85%的枪主支持在所有枪支种类的销售过程中,都应调查购买者的身份背景,而在非持枪人群里,这一支持率只达到了83%。绝大多数的人也支持手枪销售的五天等待期(译注:1993年,国会通过了《布雷迪防止手枪暴力法》,规定,授权的枪支进口商、制造商和销售商在向没有持枪执照的个人出售手枪前须有5天的等待期和背景审查。)和禁止向精神障碍者销售手枪的规定(译注:2007年,“赵承熙案” 促使国会在12月19日通过法案,进一步明确界定了哪些心理健康疾病必须向州和联邦核查系统提供报告,以获得枪支交易的资格。)。

7. 美国步枪协会控制中心言论

2015年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演说,感叹“美国步枪协会(NRA)”扼住国会咽喉的强大腕力。这听起来可能过于戏剧化,但其实与事实相去不远。枪支游说集团在国会中倾入了大量的资金,其数额足以令人惊叹不已。

2000年至2003年间,美国步枪协会、军火行业以及极端好战组织——美国持枪者协会(Gun Owners of America,GOA)在白宫、参议会和总统选举上投入了超过8100万美元。金额远远超过其他反枪支组织的投入,反衬得其他组织成为了笑料。2014年第一季度,主张枪支管制的团体仅设法在华盛顿花费了25万美元进行游说。相比之下,在同一时期,单单是美国步枪协会就花费了80万美金游说金。

这一大量开支却是卓有成效的。2013年,在令人惊惧的“桑迪胡克枪击屠杀案”的推动下,关于“扩大枪支购买者身份背景核查”的问题在参议院被提出。但是,有46名议员投票否决了这一提案。人们后来发现,其中的43名参议员已预先得到了枪支游说集团的经济支持,当中的38人更是获得了每人15000美金的援助。事实上,在政治斗争中,美国步枪协会已确然花费了数百万美元,以支持或挫败某些特定的参政者。

除了金钱以外,枪支游说集团也擅长于操纵政治运动。如果一个参议员是亲枪主义的,那么在选举期限内,美国步枪协会就会铺天盖地地针对他的竞争对手刊发攻击性传单。另一方面,一名反枪主义的参选者就会受到极大的骚扰,使他们的生活相当痛苦,并且使选情趋于胶着。

6.美国是唯一一个枪杀事件发生后还放宽枪支管理法的国家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提及亚瑟港(Port Arthur)、阿拉莫纳(Aramoana)、埃尔福特(Erfurt)和亨格福德(Hungerford)等地的名字仍会让他们想起令人寒心的暴力流血事件。而分别发生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和英国的枪杀惨剧也促成了新枪支管理法案的出台。这种情况在发达国家非常普遍。而在美国,这就成为了一个例外,美国是唯一一个以放宽枪支管理法来应对枪杀案件的发达国家。

而亨格福德枪杀案和亚瑟港枪杀案的发生却让英国和澳大利亚成为了严令禁止拥有枪支的两大国家。于1991年同期发生的德克萨斯州餐馆枪杀事件却取得了相反的效果。这桩发生在德克萨斯的惨剧是由一个本地人造成的,他驾驶货车撞进了一家餐厅,从车中出来后枪杀了22人。而德克萨斯州政府非但没有限制枪支的使用,还推出隐匿持枪法(concealed carry)作为回应。在桑迪胡克(Sandy Hook)惨案发生不久后,27个州通过了关于“允许公民在教堂和学校中携带枪支,可对醉汉开枪自卫”的93条法案。

对于此类事件,这种回应方式是如此与众不同。2011年于特岛(Utoya)枪击案发生后,人们认为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的行为并非是一场简单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而是一场恐怖袭击。尽管挪威当即确实没有加强对枪支管理法的管制,但其反恐法案却得到了适时的加强。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发现在桑迪胡克惨案发生后的18个月之内,校园枪击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翻了不止一倍,从17人上升到41人。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美国 枪支 枪支管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