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思想政治教育科班生眼中的“共产主义”

独家网   雷希颖   2015-10-23 17:20  

近段时间以来,“共产主义”这四个字让舆论江湖“阴风”四起:有人说“被共产主义口号骗了几十年”,有人说“中国现行的道路早就偏离了马克思的初衷”,还有人说“人家资本主义那么好,没事弄什么共产主义啊”......反正各类杂音不少就对了。

图片1

作为一名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的学生,说句实话,笔者倒是挺理解这类杂音的,毕竟在读书时笔者自己也想着法子拒绝什么“共产主义”,什么“共产主义接班人”,以及其背后的庞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啥?拜托,学校先是压着人读这个导论、那个概述,后又逼着人读马克思的这个提纲、那个宣言......考虑过学生的感受吗?考虑过读者的智商水准吗?考虑过年轻人的睡眠质量吗?真的看不懂好吗!更可恶的,还要考试!还要考试!还要考试!

回想起那一夜夜伴着《德意志意识形态》、《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共产党宣言》、《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评》等等的场景,此刻的我仍忍不住潸然泪下......原因?臣妾当时真的记不住!记不住!记不住啊!现在全忘了!全忘了!全忘了好吗!

图片2

可以这么说,我完全是带着对“马克思主义”的愤恨而选择转专业的,那时候就一个感觉,只要能告别“马克思”就对了。所以,研究生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中东问题研究......是的!中!东!问!题!研!究!就是除了伊斯兰摩擦,就是部族争斗,就是区域博弈,就是石油利益的那疙瘩!不过就这样也比学“马克思”强啊,至少看得懂,没事还能看看热闹。

可......在学习中东问题的过程中,我突然有了些许的感悟:过去硬塞给我的那些理论和方法,似乎时常可以派上用场了。例如在反思过去的问题上,在思考伊斯兰教为何于7世纪初在中东兴起的问题时,我更倾向于认为伊斯兰的产生及迅速壮大并非“真主”在那一刻的显灵,而是历史演变到当时,以及那时的大环境和默罕默德本人在那样的环境中的经历和积累促成的--结合辩证法来看,这不就是历史与个人关系的相互促进,相辅相成吗?而这背后最根本的推动力便是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为什么这么说呢?

2

那时的阿拉伯半岛正处于原始氏族部落日渐瓦解和阶级社会即将形成的巨大变革的前夜,可当时半岛多神信仰、偶像崇拜、四分五裂、内战不止、政治经济发展极度不平衡、传统商道改变和外来入侵形势严峻的大背景,严重阻碍了这一进程,并进一步加剧了阿拉伯半岛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危机和矛盾。这种状态已经严重限制了阿拉伯半岛的发展,极大的限制了当时生产力水平的继续提升。如果想要改变这种局面,促成阿拉伯半岛的变革,就必须打破之前这一系列消极的局面,而开始一系列行动的前提就是需要一面能够促成团结和统一的旗帜。伊斯兰由此应运而生。

可为什么是伊斯兰?这就要反观默罕默德的成长经历和背景了。默罕默德12岁时开始随伯父及商旅游历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地中海东部,亲历了阿拉伯半岛及叙利亚区域的社会现实,看到了各地的宗教情况,对“一神教”犹太教和基督教也有了初步的了解。25岁后,,因为与麦加富孀的结合,让他过上了富裕安稳的生活,同时也使他有了静心思考如何推动阿拉伯世界走出困境问题的条件。正是因为看到了阿拉伯半岛的现实,了解各地宗教情况,接触了“一神教”,默罕默德才能在具备条件后,开始施展自己的抱负。而作为本土化的“一神教”--伊斯兰,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他最好的选择。

至于公元610年为何“安拉”在他居身山洞潜修时传命于他,这只是传教条件成熟后的一个随机却必然的结果。再看看《古兰经》的内容,从麦加章和麦地那章可以清晰的看到,前期古兰经专注于思想和信仰的内容,而后期则进入了社会制度和法律规章的完善。这个转变的背后,其实是因为默罕默德领导下的“革命活动”进入了不同的时期,所面临的新的实践情况,以及所积累的认识发生改变等原因促成的。以上所有内容,以唯物主义认识论为基础来进行思考不仅能够说得通的,而且还可以助人思考得比较透彻,不会陷入唯心主义的混沌和不可知中。物质与意识的关系,及相互作用清晰地贯穿在伊斯兰兴起和发展的过程中。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思维方式曾助笔者比较清晰地理解了中东过去的问题的话,在涉及现在的问题上,它一样给了我不少的启发。例如,在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当国内外媒体一边倒的渲染民主制度将给阿拉伯世界带来“春天”,对阿拉伯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我反复在ABC、SBS和云南卫视的时政评论节目,以及国内外的纸媒上表达了我的担忧,2012年发表在中央党校《新远见》杂志上的《美国大中东民主化进程的困境》更是系统的阐述了我对中东未来困境以及它可能给周边和世界带来消极影响的思考。

推动我进行思考的原因很简单,还是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民主制度在中东的推广是非常“西式主观”的行为,它并不符合中东区域,尤其是阿拉伯世界的“客观现实”,主观意识能够推动客观事物的发展不假,但必须尊重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此外,世界上的事物是相联的,不可孤立的去看待它,中东一乱,必然要给周边和世界带来无止的灾难,现在的叙利亚难民只是其中的一个结果。回归到关键问题,中东的乱象是否是民主能够解决的呢?从表面上看,独裁制度给中东带来了不少问题,似乎只要推翻它,就能够改变问题。可事物的现象与本质之间的矛盾决定了,只有透过现象看本质,抓住事物现象背后规律性的东西,才能够真正认识客观事物的本来面目。

独裁制度貌似经常在中东催生一些极端案例,可它之所以会在中东产生,并且能够维持住中东大局势的稳定,其实是有极其复杂的背后原因的--这里就不赘述了,有兴趣的可以翻看前面提到的文章。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才敢在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系统的论证了“民主”必败且必将带来灾难的观点。如今,我曾经的判断一一实现,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给我的指引又一次的取得了“胜利”。

一次又一次的实践让我发现,原来无比枯燥和令人厌烦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似乎并没有那么的讨厌了。在遇到一些难解问题时,我竟然还会自己重新翻看马克思主义相关著作,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领悟科学实践观的鲜活内涵,从《资本论》里寻找解答金融危机的基本灵感,从《共产党宣言》中探寻人类未来发展的大概脉络。

20140629221043-390818008

当然,作为一百多年前的作品,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完全是依托当时的环境和背景,对当时及当时可预见的问题所作出的解释。所以,作为现代人的我们,不可能奢望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当下的所有问题都能进行回应,这本身也不符合马克思所坚持的实践观和发展观--理论本身是有“鲜活生命”的,需要不断结合具体背景和情况进行自我丰富和升华。如果一切都拘泥于旧时的教条,那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实践恐怕就会陷入类似于某些宗教那样的原教旨主义的疯狂中了。

当前我们提倡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并非毫不思考的将原有的一切教条拿来,而是提倡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社会及最新发展的情况,不断发展和完善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而在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引领下,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解决问题为目的,以推动国家发展为目标,以是实现共产主义为理想,最终成就中国梦,成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共产主义 马克思主义 共产主义理想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