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轻言动武”是说给谁听的?

占豪   2015-10-18 06:00  

本文转自占豪的微信公众号

今天收到一堆留言、私信什么的,语言不太好听,说的是我方在北京第六届香山论坛上围绕“亚太安全合作:现实与愿景”的讲话中有这样一句表述让网友很不爽:“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我们也绝不轻言诉诸武力”。很多战友问,这个占豪怎么看,那么个人就谈谈个人的看法。

对于很多战友、网友的那种爱国心情,占豪非常能够理解,年轻时谁没愤青过?个人到现在也一样有那份热血和热情。但是,对于有一些人来说,个人则不太认同,因为他们是为攻击而攻击,目的不是为了凝聚人心而是促使人心变散沙,中国乱才是他们的想法。在他们眼里,无论做什么他们都认为是错的,更不会放过这样的容易引发公众迷惑的机会,奉上的一定是难听话。因此,在分析之前,个人觉得还是请战友们得先理性和冷静下来,然后再去抽丝剥茧、理顺问题。

在谈之前,我们可以先看一下现实。

中国与日本有领土领海纠纷,诉诸武力了吗?中国在南海与周边多个国家有领土领海纠纷,诉诸武力了吗?中国与印度有领土纠纷,诉诸武力了吗?台海两岸至今未能一统,诉诸武力了吗?在这个世界上,有领土纠纷的国家很多,处于发展状态的诉诸武力的极少。为什么?因为,很多事都历史形成的,又因为现实因素的存在,已经证明武力并不能解决问题或武力解决成本太高不划算。除了霸权国家外,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武力都一定是最后的解决手段。事实上,真正解决问题往往存在时间、时机问题。所以,在这个世界上绝不是一涉及领土问题就必然会诉诸于武力。

我们得承认上述现实,然后再去理性分析和看待,才能真的把语境、战略意图、目的及轻重缓急给拎清楚,最后才能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怎样做是错误的。否则,上来就一脑门子火星,能理清楚才怪。而且,如果决策者都如此情绪化决策,这个国家能好才怪。世界上能有作为的国家,决策精英一定是具有一定的战略素养,诸如乌克兰那样缺少政治家的国家,很容易陷入分裂或战乱。

前些天和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将军聊,他分享了他近期的关于什么是国家核心利益的文章,内容如下::

一、国家的领土主权是核心利益,但不等于具体的某一块领土就是核心利益,局部加总不是任何情况下都等于整体。

二、领土主权不容侵犯和分裂,但不等于一遭侵犯和分裂,都必须马上回击或解决,这里有是否是最佳时机问题。

三、国家核心利益必须是任何时候也不能被挑战,一旦被侵害就将危及国家生存的关键所在。

以以上三条衡量,什么是核心利益,什么是重大利益,什么是一般利益,应一目了然。

台湾与大陆分裂60余年,并不能阻碍中国成为世界第二;钓鱼岛、黄岩岛之争,同样也阻碍不了。这说明这些因素,虽然关乎中国的重大国家利益,但都不是影响中国崛起、民族复兴的关键因素。

而如果没有中共这个主心骨(不管她自己承认或别人批评她犯过多少错误,她在今天中国崛起进程中的不可替代性,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中国就会重回一盘散沙的局面,民族复兴的进程必然中断。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提出中国的核心利益只有两条,一是中共在领导国家兴起进程中的核心地位不容动摇,二是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不能被任何因素所干扰和打断,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因素,都只能是重大国家利益或一般国家利益,充其量是可能影响核心利益的重大利益。比如说,台湾宣布独立,就可能危及国家的生存,这时这一重大利益就将影响国家核心利益,迫使我们必须做出即时反应,并着手解决。但在此前,台湾问题只能是与国家核心利益并行的重大利益因素。

对以上认识,我之所以要冒险提出,无非就是要让决策者不要与普通人一样,分不清国家核心利益与一般利益的区别,犯“王不可怒而兴师”的错误。因小失大,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之类的国家级错误,古今中外,不乏其例。

对于上面乔良将军的看法,在现阶段个人很认同(放在其它发展阶段或其它国家可能就不同,这一分析是针对当前现实而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也想做一点补充,即:若因历史原因已现实存在的领土领海纠纷、国家未能一统等在现状,在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可以被列入重大利益,但不是核心利益。对于新的领土主权遭到侵略或分裂,那一定是核心利益,必须立刻予以还击。因为,历史形成的是已在争夺过后形成的平衡,这一状态暂时不会影响发展,也不会影响国家稳定;新的则是没有争夺下的变化,是新的趋势,若不斗争争夺,政权合法性将会受到挑战,被分裂或被侵略的趋势就可能由此开始。因此,诸如台独、港独、藏独、疆独,一旦有实施内容危及到了国家领土完整这样的核心利益,就必须予以严厉打击,绝不能姑息。当然,在南海如果有国家试图侵略中国现在驻守的岛屿,那就必须予以武力还击,否则伤害的必然是国家核心利益。在此补充解释的基础上,占豪非常认可乔良将军关于中国两条核心利益的判断。

其实,更彻底点说,对中国来说,当前核心利益归总到一起就一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现阶段的现实当中,是这条核心之核心利益的支柱利益,我们都可以认为是国家核心利益;反之,不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核心利益支柱的利益都不是国家核心利益。理解了这一点,才知道当前中国战略的主次,否则遇到事情不分主次拎不清,那么判断就必然会受到情绪干扰,就很容易发生战略判断的偏差。

对于个人来说,发泄一下也就完了,但对于国家来说,决策必须基于国家人民的最大利益,必须基于高度理性,决不能个人感情用事,这是国家决策的基本底线原则。历史上,因为国家核心决策者怒而兴师的,最终无不带来溃败的结果。历史上最耳熟能详的例子就是刘备,因关羽被杀怒而兴师东吴,结果大家都知道,刘备不但溃败,自己也丢了性命。若非后来诸葛孔明定下以攻为守的国家战略,多次北伐,恐怕蜀国早已不存。但哪怕如此,无论诸葛孔明再努力,由于刘备的那次战略失误,蜀国永无可能再问鼎中原。也正是基于此,刘备才赶紧称帝以确立地位,避免蜀国更早地分崩离析。当然,对于其恢复汉室这一战略来说,因其败已再无机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国南海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