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沃利之囚:印度残酷迫害华人纪实

2015-10-18 04:50  

作者:陈晨,印度观察者,现旅居印度。

“1962年10月20日,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到学校才知道停课了。这课一停就是两个星期。一天,我们一家人围坐着喝茶时,警察敲开了门……”尽管已经过去了50多年,詠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当然,警察并没有带来复课的通知,而是要求詠晴的父亲“到局里走一趟”。詠晴没有想到,家里的厄运从此开始。警察抓走父亲没多久,又将13岁的詠晴连同祖母、弟弟一同抓了起来。“他们先将我们关在大吉岭监狱,后来又塞上了开往拉贾斯坦的火车。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奶奶,我的家就这样碎掉了……”说到这儿,詠晴的眼睛湿润了。而一手打碎了詠晴的幸福家庭、酿造这一人间悲剧的正是印度政府,华人身份成了詠晴家人的原罪。

自1962年初开始,中印关系持续紧张,边界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刚于1961年从葡萄牙人手中武力强行夺取果阿的尼赫鲁踌躇满志,对华态度极为强硬。他干脆拒绝了中国的谈判呼吁,坚持要求中国在边界上无条件让步。他鼓动印军在中印边界地区推进的尽可能远,将中国人赶出去。他或许以为中国陷入同时对抗美苏的困境,无力西顾,他或许幻想中国会像葡萄牙一样吞下印度丢来的苦果,他或许真的相信了“1名印度士兵抵4名中国士兵”的传言,他或许只是想赌一把中国不出兵。中印战争爆发前夕,印军在东段已经越过了麦克马洪线,向西藏的腹地进军,气焰极为嚣张。尼赫鲁没有料到,一忍再忍、忍无可忍的中国反击了,更让他意外的是,印军遭遇了独立以来最为屈辱的惨败。这场战争终结了尼赫鲁政治生命的黄金时期,摧残了他本已衰老的身躯,戳破了印度的大国幻觉,至今仍是印度人心头难以摆脱的梦魇。

战争中吃了苦头的印度人并没有“三省吾身”。当然,它这时已经吓破了胆,完全没有了找中国军队复仇的勇气,只会抽刀砍向更弱者,将怨气、怒气、恶气一股脑地撒在了印度华人身上。印度独立前,华人已在印度东部地区繁衍生息了150余年,他们凭借着精湛的手艺、卓越的商业才能和吃苦耐劳的劲头,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也树立了良好的口碑。而这一切都在瞬间化为乌有。战争结束后,印度以极为罕见的高效率,于当年12月迅速抛出了《印度国防法》,其中规定:印度政府可以拘押任何具有敌方血统的人,无须任何理由即可没收资敌嫌疑人的财产。心急火燎的印度人还没等到这把尚方宝剑就已经全面行动起来。他们上街殴打华人,捣毁华人的商铺,将这个民族最为丑陋的一面发挥地淋漓尽致。一位名叫明的华人时年9岁,她回忆说,“同学们都朝我扔石块和烂菜,让我滚回中国。”在印度政府所煽动起的这股排华浪潮中,印度华人恍若大海中的孤舟,没有任何的庇护,在惊涛骇浪中只能随波逐流,任由印度人宰割。

印度政府一面大肆驱逐华侨,同时还关闭了华人学校、商铺,取缔华人团体和报刊,禁止华人在政府机构任职。谭中系印度著名汉语教育家,上个世纪50年代自中国赴印工作。他的父亲谭云山早年受泰戈尔之邀赴印,主持加尔各答国际大学中国学院。“我当时在印度国防部所属的语言学校教汉语,我的弟弟在中国海军院校教体育。战争爆发后,瓦杰帕伊就质疑说,‘谭云山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印度军队,一个在中国军队’,结果我就丢了工作。”谭中说。不过,谭中还算运气好,躲过了牢狱之灾。3000多名来自加尔各答、大吉岭、噶伦堡和西隆等地的华人则远没这么幸运,他们因为莫须有的罪名稀里糊涂地沦为了阶下囚。他们原本都是老老实实谋生活的小人物,战争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也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今天的拉贾斯坦邦因其浓郁的印度风情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可是,在不少印度华人眼中,拉贾斯坦邦却代表着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代沃利是拉贾斯坦邦一座小城,距离沙漠不到100公里。它兴起于19世纪中期,曾是英军的军营,后演化为一座城。二战期间,英国人曾将捕获的日军俘虏关押于代沃利的监狱。造化弄人,17年后,代沃利的监狱又迎来了另一波东亚面孔:3000多名遭到印度逮捕拘押的华人。代沃利的夏天是难熬的,40多度高温的炙烤使不少华人中暑死在了狱中;代沃利的条件是艰苦的,刚开始的饭菜要么半生不熟,要么腐烂发霉,后来虽然实行了配给制,口粮也是难以果腹;代沃利的日子是漫长的,“我白天喜欢坐在铁丝网旁,那儿可以看到外面的花花草草,有时还能听到美妙的歌声。漫漫长夜,不知何时黎明才能到来。”一名老华人回忆道。

即便真的盼来了黎明,等待华人的仍然是地狱般的生活。印度政府自1964年开始陆续释放代沃利集中营中的华人,一直拖到1967年才放完最后一批。历经磨难、满怀忐忑的华人重新站在家门口的一刹那才发现,他们已经一无所有。在他们入狱期间,他们的房产、土地、商铺不是被印度政府没收拍卖了,就是为当地的印度人所霸占,他们已无立足之地,一切都只能零开始。不过,从头再来也没那么容易。走出了集中营并不意味着华人获得了完全的自由,印度政府又别出心裁地画地为牢,指定华人的居住区域,实际上等于将华人圈禁了起来。梁是一名阿萨姆华人,虽然没有经历过1962年的艰苦岁月,但是长期关注这段历史。“加尔各答华人不少是手工艺人,可他们若想到居住区域外干活就得向政府申请许可,根本没办法自由活动,实际上等于失业了。”梁说。印度政府又规定,华人还必须定期向附近的警察局报到,这一做法在部分地区一直延续到了90年代中期。

印度的残酷迫害直接导致了华人社区的凋零,大批华人开始移居美加等地。中印战争爆发前,加尔各答的华人曾一度高达2万人,现在只剩下约2000人。留守下来的不少人仍然是心有余悸。一名仍在加尔各答生活的老华人告诉笔者,“1962年战争爆发时我才10岁,当时晚上睡觉都穿得整整齐齐,钱都放在身上,随时准备被抓。”老华人的家人目前都在北美生活,他一个人在加尔各答做点小生意苦撑着,“我现在再也不敢相信印度政府了,赚到钱后立即就汇到国外。” 有的人不敢相信印度政府,还有人仍幻想印度政府能公开向华人道歉。詠晴就是为此而来。今年10月,她与多名当年劫后余生的华人一起又从北美回到了印度,向印度政府递交陈情书,希望印度政府能还他们一个公道。

让印度低下自以为高贵的头颅向华人道歉,其实比登天还难。它生吞锡金时,何曾向锡金人民道过歉?它突然切断尼泊尔、不丹的油气供应时,又何曾向尼泊尔人、不丹人道歉?它的军队在东北那加部落地区烧杀淫掠时,更没有向被凌辱的那加人道过歉。时光来复去,印度仍是旧时模样。好在往事并不如烟,对于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印度可以无视,可以抵赖,却无法抹杀,它已成为烙在印度身上的污点。

来源:中国好青年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印度 华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