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寡民俄罗斯,人丁兴旺穆斯林

经略网   田夫   2015-10-10 12:31  

当西欧因为日益增加的穆斯林人口和蜂拥而至的中东难民而占据全球媒体头条的时候,东边的俄罗斯则暂时退居幕后。但事实上,俄罗斯在人口结构问题上面临的压力,丝毫不比西欧轻松。

先来看一则新闻。当地时间9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为重建的莫斯科大清真寺举行揭幕典礼,出席典礼的还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以及欧洲国家大使、传统教派代表等。莫斯科大清真寺位于莫斯科市中心附近,面积1.9万平方米,可容纳1万人,始建于1904年,2011年将老寺拆毁,在原址重建,耗资1.7亿美元,是欧洲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开放后第二天就赶上伊斯兰教的古尔邦节,14万穆斯林群众聚集在莫斯科大清真寺及其附近街道,庆祝古尔邦节。虽然修缮后的莫斯科大清真寺的容量扩大了足足20倍,但依然一位难求,超过10万穆斯林不得不在清真寺外的街道上完成了节日礼拜活动。

而莫斯科的情景只是俄罗斯全部穆斯林人口的一个缩影。事实上,无论是绝对数量,还是占总人口的比例,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都要大大超过备受关注的德法等西欧国家。根据皮尤今年年初的一篇文章,2010年,西欧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德国和法国,分别有480万和47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比重分别为5.8%和7.5%。相比之下,另一份题为《绘制全球穆斯林人口地图》的皮尤报告显示,2009年,俄罗斯有1648万穆斯林人口,占总人口的11.7%,绝对数量和占总人口比例都大大超过西欧国家。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主体民族人口与穆斯林人口之间存在严重的“此消彼长”现象。

据统计,1991年俄联邦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7%,穆斯林聚居的北高加索各联邦主体的人口增长率普遍高于平均值;其中,穆斯林占90%以上的达吉斯坦共和国的自然增长率甚至达到了19%,而俄罗斯族人占90%以上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都为负增长。2000年俄联邦人口自然增长率为-6.6%,穆斯林占90%以上的印古什和达吉斯坦共和国分别为12.9%和10.2%;穆斯林超过半数的卡巴尔达-巴尔卡尔共和国为0.5%;穆斯林接近半数的卡拉恰耶夫-切尔克斯共和国为-0.7%;穆斯林占近1/3的联邦主体为负增长,但比俄联邦平均自然增长率下降的幅度要小得多;而俄罗斯族人居于绝对优势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的人口下降幅度分别-6.3%和-7.3%,接近或超过俄联邦平均下降值。

从中能看出很明显的趋势:俄罗斯族人口数量越多、占比例越高的地方,人口增长率越低,呈非常明显的负相关关系;穆斯林人口数量越多、占比例越高的地方,人口增长率越高,呈非常明显的正相关关系。穆斯林不仅人口增长率高,而且普遍比较年轻,几乎就是“人口活力”的代名词。

更具体来说,从1992年到2007年,俄罗斯出生人口为2230万人,比苏联解体之前的16年减少了40%;但同一时期,死亡人口居然高达3470万人,比前16年增加了40%。一对比,从1992年2007年的16年里,死亡人口比出生人口多出1240万,平均每年净减少77.5万人。这个数字与一些俄罗斯人口学家的估计和俄罗斯官方的数字很接近。例如,一位俄罗斯人口学家认为,俄罗斯族人每年减少70多万;据此,近20年来,俄罗斯族人减少了约1400万人,而且这个势头仍在继续。俄罗斯国情网刊登的普京于2000年发表的国情咨文也说:“我们俄罗斯的人口一年比一年少。一连几年平均每年人口减少75万人”。有人比喻,俄罗斯人口缩减的幅度相当于“每几天就打一次车臣战争”。

穆斯林人口则年年增长。1989年前苏联人口普查显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穆斯林近1200万;2002年俄罗斯人口普查公布,俄罗斯的穆斯林约有1450万。又根据前述皮尤报告(2009),2009年,俄罗斯有1648万穆斯林人口,占总人口的11.7%。笔者目前见到的最大的数据,是2013年10月《华盛顿时报》网站的一篇题为《穆斯林俄罗斯?》的文章给出的,该文认为俄罗斯目前有2100万—2300万穆斯林,占俄罗斯总人口的15%。根据以上数据,比较保守的估计是,从1989年—2009年的20年间,俄罗斯穆斯林人口增加了448万人,增长率为37.33%,平均每年增加22.4万人;而如果按2300万的最高数字计算的话,从1989年—2013年的24年间,俄罗斯穆斯林人口增加了1100万人,增长率为91.67%,平均每年增加45.83万人。

如果新增加的穆斯林人口能顺利融入俄国主流社会,主体民族人口和穆斯林人口的“此消彼长”倒也不成问题。但麻烦的是,所谓的文化融合、种族融合、宗教宽容、“民族大熔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例如,莫斯科的穆斯林多数是鞑靼人、车臣人、塔吉克人,不同种族的穆斯林之间形成某种共识性的文化形态,相互之间不用标准的俄语说话,而用带着中亚突厥语腔调的语言交流,也很少认同东正教徒为自己的同胞,俄国主流社会因此非常担忧穆斯林内部形成自己的组织或者“地下社会”。

主体民族人口与穆斯林人口“此消彼长”,又无法融合新增加的穆斯林人口,于是激起俄罗斯人强烈的“保种保教”的危机感。

人口问题是普京历年的国情咨文经常谈及的话题。除了前述2000年国情咨文之外,他在2006年度的国情咨文里,将人口减少问题称为事关国家安全的“最尖锐的问题”,认为人口数量的持续减少和人口质量的不断恶化是威胁俄罗斯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头号敌人,将会动摇国家基础。在2012年度国情咨文里,他称俄罗斯人口锐减是“灾难”。

因此,俄罗斯政府出台了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例如,2007年,俄罗斯开始实施促进生育的“母亲基金”项目,给生育第二胎以及更多孩子的家庭提供补贴,2012年的补贴额度为387640卢布(约合人民币77528元)。这个补贴并不是现金,只能用于指定的特定用途:比如买房子、子女的教育和母亲的养老金。又如,俄罗斯是全世界产假最长的国家之一,母亲可以休全额津贴产假140天(2012年最高额津贴是36563卢布,约合人民币7312.6元),产前和产后各70天;另外,140天后产妇可以继续休假到小孩子一岁半,领取原工资40%的津贴(按休假前两年平均收入来计算);最后,根据1989年已经生效的法律,产妇还可以继续休一年半的假期,直到小孩3岁,雇主必须在这段时间保留职位,不得解雇她。除了联邦层面的鼓励措施以外,不同地区还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性奖励政策。比如,根据特维尔州一项将在2013年1月1日开始生效的法律规定,第三胎父母将额外获得50,000卢布(约合人民币10,000元)的补贴。

这些政策措施产生了一定的效果。从2012年开始,俄罗斯新生儿数量连续3年达到190万,2014年新生儿数量为194.7万,创近年来新高。同时,俄人口实现连续两年自然增长,2014年增长人口3.3万。据2013年年底的官方数据,“母亲基金”项目实施后,俄罗斯出生率提高了30%。

应当说,俄罗斯遇到的生育率下降的问题,是工业化社会的普遍现象。首先,由传统农业社会进入现代工业化社会,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同时拥有越来越多的就业和进入职场的权利,于是女性一方面要花更多的时间学习和求职,另一方面也更愿意追求个人事业的成功和有品质的个人生活,而不愿意把有限的生命和精力花在单纯生育和照顾孩子上,用经济学的黑话说,那样“机会成本”太高。其次,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通常也是传统家族/熟人社会提供的各种公共服务货币化、社会化的过程。这时候,国家是否及时建立起相应的社会医疗和福利体系就变得至关重要。如果国家不及时建立起相应的医疗和福利体系,女性多生育,就要支付更多的货币去市场上购买医疗和其他服务,这反过来又迫使她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工作,挣更多的钱,于是现实的选择只能是少生育。

这两点在俄罗斯人口增长上都有所体现。前苏联推行工业化的进程也伴随着女性生育率的下降,这个过程早在苏联解体之前几十年就开始了。有统计显示,早在上世纪60年代,俄罗斯的生育水平就第一次下降到世代更替率平均每名女性生2.1个孩子以下;而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独生子女已经在俄罗斯家庭中占多数:1979年独生子女家庭占58%,2010年独生子女家庭上升到了65.5%。加上,苏联解体又伴随着国家医疗和福利体系的崩溃,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生育成本骤然升高,人们自然不愿意多生育。这一点在数据上的体现就是,1992年,即苏联解体之后的第一年,人口就开始负增长,而之前一直是正增长。一项统计显示,1991年,俄罗斯出生人口179.46万人,死亡人口169.07万人,净增长10.39万人,增长率为0.7%;而1992年,出生人口158.76万人,死亡人口180.74万人,净减少21.98万人,增长率骤降为-1.5%。

从这个角度看,解决俄罗斯人口结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政治整合难题的治本之策,首先应当是大力发展现代工商业,给穆斯林民众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让广大穆斯林民众有机会同俄国主体民族一样,过上主流社会的现代化工商业生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最牢固的政治整合,一定是建立在相互嵌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谁都离不开谁的经济基础和利益结构之上的。其次,国家应建立起相应的医疗和福利体系,免除人们生育的后顾之忧。

不过问题恰恰是,俄国经济自苏联解体以后严重去工业化,苏联时期经济的精华——那4万家大国企都贱卖给寡头了,这么多年又没发展起啥优势产业,一直靠出卖原材料和能源等初级产品艰难度日,主体民族都没多少就业机会,何况新增的穆斯林人口?于是,俄罗斯面对日益增加的穆斯林人口,既然无法从政治、经济上整合/融合他们,就转而鼓励主体民族多生育,保证主体民族人口占多数,从而“保种保教”,也算“不是办法的办法”。就这一点而言,再结合今天法国、德国等的处境来看,“人多力量大”,是大有道理的。

事实上,穆斯林人口以超过其他人群的速度快速增长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俄罗斯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皮尤2011年发布的报告《未来全球穆斯林人口》显示,1990—2000年,全球穆斯林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2.3%,同时期非穆斯林人口的增长率只有1.2%;2000—2010年,全球穆斯林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2.1%,同时期非穆斯林人口的增长率则为1.0%。可见,从1990年到2010年,穆斯林人口增长率始终是同一时期非穆斯林人口增长率的2倍上下。正因为如此,俄罗斯面临的穆斯林人口激增的问题是一个普遍性问题,非常值得那些本国存在庞大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及早关注并未雨绸缪。

 

【参考文献】

1.王冠宇:《俄罗斯民族宗教结构的变化诱发新的社会政治危机》,《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1年第6期。

2.Ilan Berman:《强国寡民:人口危机纠缠俄罗斯,国家未来前景黯淡》,《南方都市报》2015年7月19日GB03版。

3.Pew Research Center: Mapping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Muslim Population, http://www.pewforum.org/2009/10/07/mapping-the-global-muslim-population/.

4.Pew Research Center: The Future of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http://www.pewforum.org/2011/01/27/the-future-of-the-global-muslim-population/.

5.Daniel Pipes: Muslim Russia?, http://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3/oct/20/pipes-muslim-russia/.

6.苏梦夏(Larisa Smirnova):《俄罗斯鼓励生育政策的成效》,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7044。

7.程亦军:《俄罗斯人口危机及其发展趋势》,《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5年第2期。

8.Conrad Hackett: 5 facts about the Muslim population in Europe,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5/01/15/5-facts-about-the-muslim-population-in-europe/.

9.赵嫣:《俄连续两年实现人口自然增长》,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2/05/c_1114265859.htm。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俄罗斯 人口 穆斯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