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民主”,中东难民永远不懂

紫网在线   林爱玥   2015-09-21 16:24  

“民主”的世界,难民永远不懂

林爱玥

W020150909688012542164

随着叙利亚国内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大量的叙利亚平民被迫逃离家园沦为难民。近日,叙利亚一个三岁的小难民阿兰·科迪伏尸海滩的照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成为难民危机爆发以来的“最揪心画面”。事实上,阿兰·科迪溺亡的悲剧不过是中东难民潮悲剧的一个缩影。

除了阿兰·科迪伏尸海滩的照片让人痛心不已外,还有一段马其顿的警察拿着警棍肆意殴打难民,而难民却只能默默忍受的视频也引发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叙利亚虽然风雨飘摇,但并没有亡国,叙利亚的难民们却已经提前“享受”到了亡国奴的待遇。或许叙利亚并不完美,人权状况也确实有待改善,但当叙利亚的难民在被陌生国度的警察的警棍打在头上的那一刻,他们一定会深刻的认识到: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堂的话,那他们的天堂只能在叙利亚。

当然,叙利亚的难民潮并非今天才开始,联合国7月9日表示,自从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已经有超过400万叙利亚人逃亡国外,此外,叙利亚国内还有760万人流离失所。叙利亚的邻国土耳其、黎巴嫩等国早已接收了上百万的叙利亚难民,而难民潮之所以今天才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是因为叙利亚的难民涌向了欧洲,是因为欧洲人终于意识到叙利亚的战乱竟然扰乱到了他们的生活。这也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能岿然独存!

叙利亚动乱的原因是复杂的,而根源则是美国推行的全球霸权主义。美国作为二战后对外用武,发动侵略战争最多的国家,给无数的国家带去了深重的灾难,然而美国非但没有反省,却还振振有词的说是为了给被侵略的国家送去“民主”。时至今日,依然有人对这样的说法深信不疑,依然将美国视为民主自由的“灯塔”,完全无视这“灯塔”的根基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

所以,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挥舞着人权大棒对叙利亚内政指手画脚的那一天开始,阿兰·科迪们的死就已经注定。但阿兰·科迪们的悲剧在一些人看来,不过是“民主的阵痛”。对于这些“普世价值”的信徒来说,宁可幸福的死在“民主”的怀抱,也不能屈辱的活在“独裁”的压迫之下。但很遗憾,对于这种说法,阿兰·科迪们一定不会认可,那些同情阿兰·科迪们的遭遇,良心尚存的人们也一定不会认可。

阿萨德据说很“独裁”,但他却并没有指使任何人对叙利亚人民实施监听,更没有指使任何人对游行示威的人拳打脚踢,相反,在政治上,他释放政治犯,放松言论控制,打击贪腐行为,并禁止神话领导人;在经济上,他推行九个五年计划,进行经济改革,提出了“改革、发展和现代化”一揽子计划,吸引外资,改善民生。阿萨德的改革被誉为“大马士革之春”。与沙特等国的君主比起来,阿萨德足以称得上是“民主”的典范。

但很遗憾,“民主”还是“独裁”的定义权掌握在美国人手里。沙特即便真的独裁,也并不妨碍沙特成为美国的“亲密盟友”,用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话来说就是:“即便他是个婊子养的,那也是我们的婊子养的。”而阿萨德就算“民主”,可因为没有接受美国的“招安”,只能沦为“独裁”的“暴君”。特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石油资源,都使得叙利亚必须接受美国的“招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叙利亚不接受美国“胡萝卜”的下场就是必须要承受美国的“大棒”。“大棒”所指,哀鸿遍野。

美国毫无疑问是真正的“难民制造者”。2003年,正是美国连同其他一些国家绕过联合国以莫须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名义非法入侵伊拉克,造成伊拉克平民大量死伤的同时释放了IS恶魔,在美国达到了打垮萨达姆政权,控制伊拉克亲美傀儡政权的目的后,轻轻的走了,挥一挥衣袖,留下了无数满目疮痍的的断壁颓垣和悲痛欲绝的孤儿寡母。同样的故事2011年在利比亚再次上演。

阿萨德所做的,正是避免让叙利亚重蹈伊拉克和利比亚的覆辙,但奈何,他早已被美国等西方国家绑架到了“民主”的祭坛上,他已经被彻底妖魔化成了“独裁”的魔鬼,他的“开明”成全了对手的趁虚而入,在轰轰烈烈的“倒阿”运动中,他连同他所领导的政权的合法性已经荡然无存。

如今,那些叙利亚的“普世价值”的信徒,“倒阿”运动的急先锋终于“享受”到了他们的“胜利果实”:逃亡。那些在逃亡途中受尽屈辱甚至惨死的叙利亚难民在跪倒在地的那一刻或许终于明白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一恒古不变的真理。他们清醒了,但他们清醒得太晚了,因为,他们的家园已经残破不堪,他们的国家正在西方强权的威逼下奄奄一息。金窝银窝,不如草窝,但他们的草窝已经被他们亲手葬送,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忏悔,真的已经太晚了!

“民主”遥不可及,难民却与日俱增。美国连同美国曾经暗中扶植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联手制造了叙利亚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西方 民主 西方民主 中东难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