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学者:中国的宗教宽容程度比其他国家高

观察者网 寒竹   2015-09-17 18:46  

9月10日到18日,笔者以香港中国力研究中心主任和上海春秋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在美国东西两岸走访部分智库及大学的东亚研究中心。由于行程安排紧密,访谈内容较多,这里按照时间顺序对其中几个主要访谈的内容择要点进行评。

兰德公司是美国最重要的综合性战略研究机构,也是全球顶尖智库之一,主要关注军事、战略安全问题。在圣莫妮卡的兰德智库总部,笔者与查尔斯·沃尔夫(Charles Wolf, Jr)博士进行了会谈。

查尔斯·沃尔夫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系,获博士学位。早年曾在美国国务院任外交官(1945-1947年,1949-1953年)。1950年代初,他任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和亚洲研究的访问教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和远东研究的助理教授。1955年,他加入兰德公司;1967-1981年,主管经济研究部;1970-1997年,他创建帕迪兰德研究生院(Pardee RAND Graduate School)并任院长。这次会谈涉及的内容比较广泛,这里择其要点谈几个问题。

20150916154101226

中美关系虽然有冲突,但双方都有着良好的合作愿景

关注中国的社会治理和稳定

作为兰德智库的资深专家,沃尔夫思考的问题并不仅限于经济,同时也高度关注政治及社会问题。关于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和失业率上升会不会引起社会的不稳定问题,沃尔夫认为,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社会稳定与政治、文化、族裔等问题相关,在一些发生政治不稳定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并不一定都有问题。中国政府如果要保持社会稳定,一定还需要关注其他方面的社会问题。

在谈到社会稳定的问题时,沃尔夫提到了最近在中国浙江,地方政府要求一些基督教教堂移除十字架的现象。根据笔者在这次旅程中的了解,不仅沃尔夫,很多美国人士也很关心中国基督教的现状。

对于沃尔夫提出的问题,笔者着重从中国社会传统和文化的角度作了回应。美国最早是由离开欧洲的清教徒移民建立的国家,到今天,基督教信仰在美国还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Img147711648

但是,宗教信仰在西方国家和中国,有不同的政治和社会涵义。在历史上,中国的宗教从未和政治联姻,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远没有基督教在西方社会的影响那么大。所以,中国政府对各地基督教教堂建筑的管理,主要是基于当地建筑的法律规范,而没有什么政治含义。正是由于宗教在中国扮演的社会角色远没有西方国家那样重要,所以中国历史上也很少产生极端的宗教原教旨主义。虽然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种宗教存在,但各种宗教之间通常都能互相宽容,甚至相互交流和影响,而没有爆发过宗教战争。

对于中国社会对宗教的宽容程度,沃尔夫倒是相当认同,甚至感到惊讶。他认为中国的宗教宽容程度比许多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更高,他特别把中国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作了对比。在政治上,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是实行了西方民主制度国家,但却缺乏宗教宽容,不同教派常常发生激烈冲突。相反,中国社会在这方面却表现得比较好,社会对不同宗教都相当宽容。

对此,我的回应是,宗教宽容与政治制度的关系并不大。中国是一个很早就世俗化的国家,宗教感情在一般民众中并不强烈。在中国及海外的华人社会,信奉基督教的人一方面是出于信仰,另一方面也同时把当地教会作为一个社会交往的平台。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很少会仅仅因为教义分歧与其它教派或其它宗教发生冲突。

除此之外,沃尔夫对经济发展带来的信息交流全球化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也颇为关注。他认为中国今天有6亿多网民,网民数量远远超过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口。如此大规模的网民群体在网络、社交媒体上获取信息、参与表达,也影响了中国的舆论和政治,这是一个新的因素。由于网络、社交媒体的发展,年轻一代在文化交流、互动上会更频繁,价值观也会趋于一致。他注意到,香港和台湾的街头抗议运动,在中国大陆网民中也在引起关注。

笔者的回应是,美国对于港台地区青年学生的街头抗议以及在中国内地产生影响的看法过于简单化,对一些具体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在香港和台湾出现的街头抗议运动,在美国的媒体上被报道很多,但在媒体的报道中,往往忽略了街头运动诉求的多面性和复杂性。抗议的学生有一部分诉求指向政府,但同时也反对寡头化的大资本,并没有一种统一的、具体的、可政策化的诉求。由于时间关系,笔者未及给沃尔夫指出一个事实,由于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学生运动带有强烈拒斥大陆的本土化色彩,他们在当地的抗议活动不仅没有引起内地的共鸣,相反,相关的活动与口号在内地年轻人中引起了普遍的反感和排斥。预计未来几年,中国内地的年轻一代与港台地区的年轻人很难会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念和政治理想联结为一个整体。

对中国经济前景谨慎乐观

由于查尔斯·沃尔夫的专长是经济学,写过大量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著作与论文。我们的谈话就从聚焦当前中国的经济开始。

近几年,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迹象,就是增长速度开始放缓。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为7.3%,而今年上半年的增速更是降为7%左右,这种情形引起了各方不同的解读。由于中国30多年来一直保持高速发展,这几年的经济减速让一些国内外学者和政界人士感到担忧,认为中国经济的前景并不明朗。

在这个问题上,沃尔夫倒是持谨慎乐观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经济三十多年的增长的确很惊人,30多年中,中国的经济增速保持了世界记录,几亿人口脱离贫困,世界各国都感受到中国经济的成就和影响。但随着中国经济总量的增大,这种高速增长有所回落是正常的,中国政府用“新常态”(The New Normal)这个概念来界定中国当前经济的状态是比较符合事实的。

沃尔夫强调,在讨论经济增长时,GDP和人均GDP仍然是关键参数,这个基本的指标不能放弃。中国从前的人均GDP低,是相对贫困的国家,在这一阶段,经济比较容易保持高速增长。随着中国人均GDP的上升,要保持从前的增长速度会更难。中国的经济增速将进入稳定增长的阶段,从年均8%回落到7%,甚至5%。但这种增速并不低,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GDP的增速只有2%左右。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兰德智库 中美关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