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 穷人根本不是靠努力就能翻身的!

橙新闻   对儿双生   2015-09-10 13:18  

今天我们将通过一个探讨香港结构性贫穷及贫富悬殊问题的真人秀节目来一窥香港尖锐的贫富差距问题。

主人公田北辰,是香港的江南四大家族董、唐、田、荣中田元灏家族的成员。田北辰的父亲田元灏曾是香港纺织界的头面人物,人称“一代裤王”, 田北辰的母亲荣志文是香港的江南四大家族荣氏家族后人。田元灏与妻子荣志文生下田北俊及田北辰两个儿子。

虎父无犬子,田家兄弟不仅驰骋商界,而且都是政坛猛将。哥哥田北俊现任香港自由党荣誉主席、立法会议员。这里分享一件趣事,田大少曾将高级超市CitySuper等同于“街市”,被香港市民讥讽“不识民间疾苦”。

现年65岁的田北辰曾留学美国,在哈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回港后他先是协助父亲管理制衣生意,后自立门户,开创以牛仔裤为卖点的奔腾品牌,1985年奔腾改名为纵横2000,G2000现坐拥全球700多间店铺。

在节目中亿万富豪田北辰将体验底层百姓的生活,做清洁工,每天只有几十元零用钱。节目开头,田北辰乐观地说:“我始终信奉自由市场,淘汰了很多弱者。只要你有斗志,弱者亦可以变强者。”讽刺的是,节目末尾他却说:“我每天努力工作只是为了吃一顿好的。”只字不提如何依靠斗志变成改变命运之类的话。

身为香港“一代裤王”的儿子,一生衣食无忧,在节目中将住在老弱贫苦的社会底层人士生活在罐头似的“贫民窟”——笼屋里。笼屋,一张张床位被铁丝网或者铁皮团团围住,犹如一个个笼子,“笼子”里边除了床具外,还有各种生活用品。

笼屋里面居住的多为老弱病残的长者,没有工作,全部依靠领政府综援(相当于低保)生活。同屋长者说,住这里谈不上什么环境,没有选择,过一天算一天。田北辰为此感叹:很惨,没意思,好像等日子过,(等死)一样,没有盼望。

不想上班迟到,田北辰唯有下楼问路,平时出入都由司机接送的他,不知道如何搭乘公共交通。6:15AM上班只有通宵巴士,车费要十三块多,而他每天只有五十港币生活费,田北辰由此感叹: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

第二天,田北辰一早便开始了清洁工作。倒垃圾、扫街对于他来说并不容易,所有工具和垃圾全要全靠劳力运送,原本要在八点半之前清理完十几个垃圾桶,但是过了大半个钟头,他才清理完了两个。

田北辰说自己平时上街常常被人索要签名,但是今天他这一身的打扮,三尺之内都没有人靠进。让他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人让小孩在垃圾桶里解大便。

终于熬到了中午,可以吃午餐了,但是手里只有这么少钱,可以吃什么呢?走进便利店,觉得每一样都很美味,但是因为没钱,大部分都买不起。田北辰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试过,在便利店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工作,熬了整整9小时,田北辰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但是原来和他一起上班的同事,还要赶去其他地方做夜班清洁,因为一份薪水在香港不够生活。田北辰认为香港社会整个经济结构,让没学历、低技能的人士过着非人生活。他觉得自己现在住的笼屋贵得离谱,钱不够用,提出想看看其他更加便宜的板间房。中介告诉他,现在的床位全部都要六百港币。

中介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搬回来住了,因为外面租金上涨负担不起。板间房没有热水供应,洗澡需要自己烧水。连洗手间上面也隔出了一个床位。

厕所上面隔出一间来睡人,靠梯子爬上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香港 内地 穷人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内地 穷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