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来稿】北音清越:忘记意味着背叛

独家网   雷希颖   2015-09-06 10:45  

忘记意味着背叛

我爷爷叫刘志良,今年九十四岁,即墨市大信镇李家疃村人。1943年正月十三,二十二岁的我爷爷跟着南泉时于庄的侯延保参军了,爷爷是一名连长警卫员,当年在三都河西门训练的,一天两顿饭。后来加入了山东省保安独立第一旅,隶属于国民党五十四军,师长张宝云,旅长隋永胥(即墨城东南边团庙庄),三团长管明斋(南泉管家屋子),二营长宋履九(挪城南贺家屯),六连长侯延保(南泉时于庄后迁至东北,我爷爷就是他的警卫员) 。

我爷爷参加的战役是三都和血战。这场战役是胶东抗日规模最大也是最惨烈的战役,三都河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是当时伸向青岛日军的一把尖刀,日寇早想拔除。于是小鬼子从潍县莱阳高密调兵攻打,进而使得三都河的压力越来越大。农历八月初八,鬼子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当时在三都河的300多名学生刚吃完早饭,日本鬼子的飞机就进行了疯狂的轰炸。

当时一团驻扎在刁庄(位于三都河西面),二团在东三都河,三团一营在南桥西头,二营在zhong gu 埠,三营在埠后。灵山北了是日本鬼子,那里有一条没有水了的干河。从高密来的日本鬼子就埋伏在这儿,三团吃了一个大亏,一营基本都亏在这里,一营长当场阵亡,二营长左膀子挂了彩然后就被俘抓到了高密,连长下令往北冲,但这时日本鬼子的骑兵连已经贯穿了我军队伍,我爷爷拿起枪消灭了敌人的五个骑兵,看见有空隙接着往北冲,冲到了花园西头河西沿,但鬼子的攻势太猛了,不得已又顺花园西头再冲回来,又从花园正西黄泥湾往西冲,冲到一个高坡,连长想在高坡的沟里打鬼子,我爷爷说不行。这样鬼子能看见,侯延保犹豫了一下,于是我爷爷拽了一下他的皮带,指指西面的一个有利地形。正在这时,鬼子的一个炮弹把在高坡上的的四个人都给炸死了,于是连长下令立马到我爷爷说的那个有利地形那。果然不一会鬼子就开始发起冲锋。当我爷爷他们终于冲出来的时候,一共只剩下五六十个人,但鬼子也死了不少。这时敌人的轰炸机也过来了,先把城东南角给炸了,又把花园这里也炸了,就是在这时我爷爷挂了彩,子弹打断了爷爷的左腿。打飞了一块骨头,之后伤口化脓,不时有骨头渣子冒出,现在还有一块儿大疤。

当时是下午四点左右,爷爷倒下的地方是一条山道,野草不高但能隐蔽,爷爷远远看着日本鬼子从干河子过去了花园。黄泥湾一个庄户人叫焦长春,他救了我爷爷,他把我爷爷背回了他村,担架队抬着我爷爷往西走的时候,遇见了八路的大部队,首长问我爷爷吃没吃饭,我爷爷说从早晨到现在一顿饭没吃,首长下令给我爷爷下碗面条。我爷爷跟首长说,“鬼子都跟东上花园打三都河去了,恁顺后面打他的后脊子,夺了他们的机枪看他们怎么打。” 然后我爷爷就被转移到了程戈庄,这里全都是伤员,其中有一个丰台的叫刘正山他也是警卫员,伤的很重,肠子都被打出来了,他一直不闭眼,说想见见他娘,团长立刻派人把他娘接过来,但还是晚了。我爷爷腿的情况也不好,伤得挺重的,团长让人把我太爷爷叫来,因为第二天鬼子就要来扫荡了,这些伤员都要转移,于是我太爷爷连夜用小推车把我爷爷从程戈庄推回了李家疃。

现在爷爷仍能回忆起当年作战时使用的步枪他用的是7.9式步枪,但爷爷管它叫“捷克”,连长侯延保抢了鬼子的一把歪把子机枪,管明斋团长使的枪叫盒子炮,小鬼子使的叫王八盒子。当年我爷爷枪法也很准,与神枪连长王早,六连连长侯延保,三团团长管明斋一块比过枪法。七级八里庄的王青居,大范个庄的宋正路,当年和爷爷一样都是警卫员,至今爷爷都还记得他们,到现在应该都得九十多岁了。每当讲起比枪法这件事的时候,爷爷总是脸上带笑的,但眼里却有泪光闪起,我知道这是爷爷在缅怀他当初的光辉岁月,回忆那些与他一同作战的兄弟战友。我总是问爷爷最喜欢他们谁的枪,那把枪最好,谁枪法最准,谁杀鬼子最多,爷爷你都杀了多少鬼子。。。在我心目中,爷爷是最厉害的,爷爷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小时候我只要说长大了要当兵,去杀日本鬼子,爷爷就会很开心。

时光流逝岁月匆匆,爷爷的战斗历史于我已经成为“历史”,成为“故事”。爷爷内心的痛与情我已慢慢能领悟到。作为后辈长在国旗下的一代,我们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勿忘国耻,强我中华!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抗战 抗战胜利 抗战胜利70周年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