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忠:出身台湾怎么了?我就是认同中国

凤凰网   荀子曰   2015-09-03 18:50  

嘉宾简介:王炳忠,1987年出生,祖籍台湾省台南县,硕士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外交所,现任新党青年委员会委员,新中华儿女学会理事长。

我出身世居台南的本省家庭从小认同中国

凤凰历史:你为什么从小就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呢?

王炳忠:很多人说我出身于外省人家庭,其实我家是世居台南的本省人。我祖先当年跟着郑成功的军队到台南来屯垦,就是第一代准备“反攻大陆”的人,那时候是反清复明。后来反清复明没成功,就在台湾落地生根,久了之后变成台湾人,然后很多台湾人却笑人家是外省人。

我从小认同中国,很大原因是我特别喜欢中国的历史文化。那时候台湾的三个电视台在礼拜天都会播“国剧”选粹,我从幼稚园起就喜欢看。“国剧”,也就是“京剧”,儿童节时我还登台演过。我还喜欢看历史剧,我看的第一部八点档连续剧是台视的《唐太宗李世民》,我从小就很自然地觉得唐太宗是我国人啊,他不是外国人。

爸妈发现我喜欢看历史和语文类的东西,就到图书馆去借书。我妈妈是很普通的劳动阶层,她到图书馆就懂得按册数来借书,于是我就看《陈姐姐讲中国历史》,从第一册夸父追日、盘古开天、女娲补天造人一直读到清朝灭亡、中华民国建立,所以在我的世界观是从中国神话里来的。我听朋友介绍说央视春晚有首歌叫《中华好儿孙》,里面唱“女娲把天补,夸父走千里”,我很自然地觉得这就是我的根。

到国中以后,当时政党轮替,开始听到“台独”、“中华民国不存在”等说法。当时李敖代表新党选总统,在电视上主持一个节目,我跟我爸看这个电视节目,还会辩论,这是我的政治启蒙。我像触电一样的突然明白了台湾政治最核心的“统独蓝绿”,我认识到“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就是因应国家统一前的需要而产生,所以才有大陆地区跟台湾地区,终极目标是国家统一。意识形态各有不同,可要讲是非总要回归到法律本身。要支持“台独”,你也要面对台湾还没独立的现状;要是想统一,也要面对两岸分治的现状。当时我在作业本上写:很多人讲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我说不,宪法就说不,台湾只是中华民国的地区,大陆是另外的地区,台湾并没有主权独立,然后老师就给我画线打了个大问号。

凤凰历史:老师不认同这句话?

王炳忠:老师不认同。我当时在台北的万华区读书,万华就是艋舺,是台北最本土的地方,也是清朝末年台北最繁华的一带。那正是2000年到2003年,是台湾“文革”的发轫期,在台北,像万华这样草根的地方,“文革”号角吹得最快。

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问:“同学们,‘中华民国’跟‘台湾共和国’哪个国号比较好听?‘台湾共和国’好听的话我们可以举手‘公投’来改国号。”2000年总统大选投票前,国文老师在上课时突然说:“各位同学觉得如果阿扁当选‘总统’,台海会发生战争吗?炳忠你好像很喜欢政治,你来评论评论。”当时我12岁,国中一年级,我就说,“阿扁如果敢宣布台湾独立一定会爆发战争,但是他不敢,他没有这个胆。”老师的回答也很有趣,他说:“我们现在有李登辉‘总统’给大家最新的教科书,叫做《认识台湾》,过去国民党都没有教,现在李登辉教了,大家认识了台湾就知道台湾很重要,美国日本一定会保护我们,所以大家不要怕,台湾人一定可以当家作主。”这还是一位教孔曰孟云的老师,讲的却是这一套。

当时在学校就感受到“文革”的发轫,公民老师教学生“公投”改国号,国文老师告诉学生美日会撑腰,还有老师说阿扁当选总统,我们就可以“公投”使台语变成国语,当时这种气氛就弥漫在校园中。

公开说自己是中国人被骂“滚回去”

凤凰历史:在台湾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公开喊出自己是中国人,会得到周围人什么样的反应?   

王炳忠:我是一向都很明确讲,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是在台湾的中国人。很多人就讲,那你就滚回中国去。讲得更难听的就是所谓“中国猪”这种词。这个词其实不是从这两年才出现的,我在政治上很早熟,2000年读国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关心台湾的政治,那时我在很多网络论坛上去发文,我发现怎么那么多人动不动就一句“中国猪滚回去”。

所以这样的一种仇中情绪一直不断地在台湾社会酝酿,它的最高峰是2004年。2004年陈水扁搞“一边一国”,搞“公投制宪”,为了要冲高他的总统选情,那个时候还搞了一个“228手牵手”。过去我们讲台湾有省籍情结,我们口头上说“我们台湾人”对应的是“他们外省人”,可是到了陈水扁时代,他把本省、外省进一步上升,变成台湾VS中国,变成台湾跟中国是对立的。

我们这一代刚好是在陈水扁时代长大的,整个中学时代就是陈水扁统治时期,所以像我这样20、30岁的人,他们现在觉得中国那就是敌人啊。就算有一些朋友对大陆的同胞也蛮关心,也愿意跟大陆同胞交流,但他们觉得我们是在关心外国人,我们是在跟外国的朋友做交流。比起仇中的人来讲,他们已经算友善的,可是他还是“去中”,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国民党推行的大中国教育无法打动台湾本省人

凤凰历史:你身边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年轻人,你感觉数量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

王炳忠:当然我们很客观的说是越来越少。大陆的很多官方报告或者是新闻报道,会提到从2008年以来,两岸和平交流、三通直航好像越来越密切,可是在我的观察来看,却没有增进台湾人对中国的认同,反而很多人说越交流越感觉到彼此不一样,所谓异己关系的感觉是越来越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一个情况,从我粗浅认知来看,最重要的还是教科书跟媒体的作用。因为多数人害怕做少数,所以即便他的家庭环境或者他内心当中也有着中国人的认同,可是长期在“仇中”的主流政治氛围宰治之下,他也不敢说出来。

如果讲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历史造成的了。很多人觉得从1987年李登辉上任以后,台湾才开始对中国人的疏离,这个话当然讲起来也对,但是我们必须要去认知到,即使在李登辉之前,国民党在台湾推行的大中国教育当中,挂帅的是其实是反共教育。在反共挂帅的前提下,对于中国的认同可能被窄化成是一种乡愁。上一代人,尤其是外省的老兵,他们当然有很重的乡愁,但是台湾70%以上是明清两代就到台湾的本省人,所以我们光是用乡愁来强调台湾人是中国的还不够,这个基础太薄弱。

另外,国民党反共挂帅的教育,也令台湾人对于大陆有一种疏离甚至仇视。当然过去国民党的教育是把大陆政权跟大陆同胞分开的,所以理论上大陆还是我们的同胞,人民是无辜的,可是这种概念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听得懂。当反共教育透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强调的时候它就会变质,到最后就变成反共跟反华、反中分不清。

而台湾过去在日本的殖民统治下搞过“皇民化”运动,李登辉就带有日本“皇民化”的史观。他觉得台湾人去做日本人的鹰犬来发动侵略战争,不但不丢脸,反而是一种荣耀。所以有这样的“皇民化”史观的人做台湾的领导人长达12年,思想就一步一步变得混乱。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台湾 统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台湾 统派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