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感性“台独”化身理性“统派”的渐变之路

凤凰网   荀子曰   2015-09-03 18:43  

嘉宾简介:张玮珊,1991年出生于台湾省云林县,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现任中华琉球研究学会秘书长。

曾因认同中国被家人指责为“思想有问题”

凤凰历史:你感觉自己身边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呢?

张玮珊:我身边基本没有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所以我没有办法计算他们究竟变多还是变少。但就我了解的情况,这种人一定是越来越少。

凤凰历史:为什么台湾认同中国的青年越来越少?    

张玮珊:我认为是台湾“教改”的问题。我是“教改”后第二届的学生,我从小就被教育一个观念:“台湾对立于中国”。当这个概念一直被强化,我就觉得自己是台湾人,而这个台湾人是对立于中国人的,所以你当然不可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凤凰历史:在台湾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公开喊出自己是中国人,会得到周围人什么样的反应?

张玮珊:像我在脸书上讲我自己是中国人这类的话,然后大家会觉得这人是不是疯了?中国人这么糟,她怎么会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他们还会把我的脸书截图,散播到其它地方,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说自己是中国人!认为我对不起台湾。他们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这么想。

凤凰历史:他们会觉得你很奇怪?

张玮珊: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很激进的人,而且很有问题。连我的家人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他们也是直接跟我讲:我觉得你是一个思想很有问题的人。他们认为我是着了魔还是怎么样,怎么会觉得自己是中国人?

凤凰历史:有没有因为认同中国与家人发生过矛盾冲突?     

张玮珊:举最近发生的一个例子。我有一个表妹,她在我们家族的聊天群组里面,转了一篇“反课纲(微调)”高中生写的一篇心路历程的文章,主要在激励大家要出来“反课纲”。我就说,你贴这种煽动式的言论很不应该。然后她非常愤怒,她说你不高兴你可以不要看啊,你为什么批评我,那东西又不是我写的。后来我们跳到另外一个只有我们姐妹的聊天群组里,我就贴了一些“反课纲”学生们退场当天的照片给大家看。我说这些“反课纲”的人,他们退场以后去吃喝玩乐,而这一天是林冠华(编者注:林冠华,在“反课纲”事件中自杀的高中生)的“头七”。我说,“反课纲”的人这样对待跟自己志同道合的同志,然后谈及“反课纲”的背后并不单纯等等。结果她第一句话就回我说:“你是国民党的对吧?你根本就是那种希望中国统一台湾的人!”

这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例子,因为在此之前,我的所有的言论,基本上不管是朋友或者是家人,都很严厉地攻击过我。在“反服贸”那段期间,我的家人就会在我的脸书上面直接攻击我,还有人说你的言论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他说“我每天看,我觉得很难过,所以我一定要封锁你”。他特别公开留言告诉我要封锁我,因为他看到我言论,觉得很不舒服。或者甚至当着面指着我,说我这个小孩思想有问题。

凤凰历史:看到家人这样留言,心里会不会很难过?    

张玮珊:我心里面觉得有点生气,但是我会理解,因为他是一个无知的、被煽动的人。而且从我自己转变的经验来看,我知道为什么我曾经是一个“台独”分子,我能理解那样的过程。对于这种对立,面对这样的冲突,应该说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怕冲突的人,所以我不会退让,也因为能够理解所以其实不会特别感到受挫。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台湾 统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台湾 统派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