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湘桂之耻 蒋公有恨谁无耻

独家网   荀子曰   2015-09-01 16:28  

值此抗战70周年,全世界人民为得来不易的和平与胜利欢欣鼓舞,为那70年前的巨大人祸哀难之时,网易小编迫不及待的推出了一篇雄文。

豫湘桂大溃败是耻辱吗?百万苏军能否抵抗?

也许是因为宣传比较少,导致部分人对豫湘桂会战,这场抗战最大规模战役有所误解……

以下云云。

网易小编的拳拳爱“国”之心实在令人肃然起敬,然而无论他将当时的战况描述的如何惨烈,豫湘桂之败又有何种客观原因,这中间有多少灌水有多少胡诌。耻辱不耻辱,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

谁能说了算,作为中国战区的指挥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亲身指挥这次战役的蒋委员长蒋公的话,要比远离战场远离当时的其他人都要有资格。

自从这次中原会战与长沙会战失败以来,我们国家的地位,军队的荣誉,尤其是我们一般高级军官的荣誉?可以说扫地以尽。——外国人已经不把我们军队当作一个军队,不把我们军人当作一个军人!这种精神上的耻辱,较之于日寇侵占我们的国土,以武力来打击我们,凌辱我们,还要难受!我们自己招致了这种耻辱,如果再不激发良心,雪耻图强,使我们中国的军队,能与世界各国并驾齐驱,那就无异我们出卖了自己的国家一样!……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出席黄山整军预备会议讲——蒋中正

u=1438737142,3872110315&fm=21&gp=0

据徐永昌记述,蒋介石当时“声色俱厉,数数击案如山响”,其心情之愤激可见。毕竟作为中国战区总司令,败就是败了,而且在1944年,全世界正在高歌猛进全面胜利。反法西斯大业将成的时候面临如此的惨败。国际对于中国的看法如何,未来在和平世界秩序中自己这个大国领袖的地位如何,都不可预料。

胜败乃兵家常事,能让蒋公拍案而起的可不简简单单的是战败,能让蒋公觉得耻辱的也不仅仅是战败。

”讲到这一次中原会战的情形是怎么样呢?有一些美国和苏联的军官和我们军队一同退下来的,据他们所见,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种情形,简直和帝俄时代的白俄军队一样,这样的军队当然只有失败!“

u=1058081158,682400629&fm=15&gp=0

能让蒋公斩钉截铁的说出只有失败的军队,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让蒋委员长如此痛心疾首呢。

”我们军队里面所有的车辆马匹,不载武器,不载弹药,而专载走私的货物。到了危急的时候,货物不是被民众抢掉,就是来不及运走,抛弃道旁,然后把车辆来运家眷,到后来人马疲乏了,终于不及退出,就被民众杀死!部队里面军风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这样的军队,还存在于今日的中国,叫我们怎样作人?“

u=3859960256,2120242968&fm=21&gp=0

蒋公已经耻辱的不想做人了。而国民政府的军队何以沦落至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乃至被民众围攻呢。

“现在一般中下级军需人员的弊病,真是太深了!本来照规定小麦一石折合包榖一百五十斤,而现在扣减为一百三十五斤,实际所发到部队的不过一百斤。而我们向民众征收的则一石小麦要折合两百斤大秤的包榖。一切的粮食,我们取之于民众的时候,都是用的大斗,而且是净实的米麦,而发给士兵的都是小斗,其中还要渗杂沙土。又部队军粮,都要到距离几百里以外的指定的地点自去领取,而军需署并没有规定领粮的经费。于是派去领粮的官兵不得不出卖一部份军粮,作为来往的盘费。

军粮既可以公开出卖,无形之中,就引起这些被派领粮官兵偷盗军粮的动机,而军纪因以破坏。最违犯纪律的,就是军需人员或特务长带了领粮的士兵到达领粮的地点之后,自己就离开部队,置职务于不顾,任令领粮的士兵长久等候,夏天淋雨,冬天受冻,因此他们就不得不强占民房,强取民物,或以变卖军粮所得的款项,嫖赌吃喝,任意挥霍,有些甚至卷款潜逃;其回到部队的,亦往往身染花柳病,不堪服役。

总之,前线部队常常缺少粮食,而后方粮秣不能输送到前方,要由前方第一线派了官兵到后方来领取,这实在是最不合理的办法,此不只减少战斗力量,而且更影响战事进行非鲜。这都是由于军需和兵站人员不负责、不尽职、懒惰腐败的表现。至于部队里面的军饷,也没有按月发清,有的欠一二个月未发,有的欠三四个月未发,亦有拖欠至半年之久未发下的。

此次从河南随军退却下来的外国军官,问我们一般士兵;许多都说他们的薪饷还只领到去年九月为止,九月以后的到现在还没有发放清楚。实际上政府对于军费,从来没有欠过一个月,每月都是如期如数的拨发,但我们下面部队的情形竟是如此,试问,这叫什么军需独立?你们军需人员作的什么事?”

58c08e67f1c94b7d85166f35f8c4bffb

不只是军需人员,也不只是中下级

”………第二,现在我们军队的腐败,战斗力的薄弱,决不能怪一般下级官兵,也不能完全归咎一般部队长,大部份的责任,要由今天在座的中央各位高级主官来担负。因为我们现行的办法,有些几乎是纵容一般部队公开舞弊,使一般部队不能不吃空额,不能不贪污,不能不腐败!举例来说:现在我们军政机关的人员就有一个极不妥当的观念,以为只有拿部队的缺额来维持官兵生活,唯有靠余粮来周转一切费用!差不多大家都视此为当然,而不知其害之大,亦不想其它补救的办法!须知这两个弊病如果不彻底改正,那真是饮鸩止渴,我们军队永远不能健全!“

20120808103002116

军政机关的弊端不单单指吃空饷一项。

”第三,现在外面一般人对于我们军事机关的批评很多,这当然不能尽信,但实际上弊端也就不少。例如我们军政部向纱厂收买的纱布,都是最好的纱布,然而我们发给士兵服装的质料都经不起一二个月的服用就坏了!此中弊端何在,我们主官不能不认真追究。又如,现在外面传说:一个补充团或其它特种兵团的团长到重庆来领武器或其它军需品,每次要化费两三万,多则五六万来运动我们主管机关的主官或其内部负责人员,否则,就不能顺利领到。这种情形纵非普遍,但我们机关里面如果有这样一个人,一件事,我们全部军事机关的名誉,就都要为之败坏!这一次中原会战,我们军队被民众袭击缴械的或许祗有少数不良的部队,然而只要有这样军纪败坏的一个部队就可以使我们整个军队的荣誉,全部丧失!……“

u=2866311647,2358371744&fm=21&gp=0

问题仅仅是军事机关吗?

”前几天我看到红十字会负责人送来的一个在贵州实地看到的报告,报告新兵输送的情形,真使我们无面目作人,真觉得我们对不起民众,对不起部下!据报告人亲眼看到的沿途新兵都是形同饿莩,瘦弱不堪,而且到处都是病兵,奄奄待毙,有的病兵走不动了,就被官长枪毙在路旁,估计起来,从福建征来的一千新兵,到贵州收不到一百人;这种情形,兵役署长知道不知道?现在军政部在贵州沿途都设有合作站,你们所派的站长干的什么事?这个责任究竟应归那一个机关来担负?可知我们现在一般机构真是有名无实,内部一天一天的空虚,一天一天的腐败,长此下去,我们国家只有灭亡。…………….“

当然了,蒋公觉得“或许祗有少数不良的部队”,“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但“我们机关里面如果有这样一个人,一件事,我们全部军事机关的名誉,就都要为之败坏!”蒋公说了,这样的情况只要发生,哪怕只有小部分,也是国军的耻辱。

而网易小编轻轻巧巧的一句就让国军全都变成了这样,都穿着草鞋,制服到死都不会有新衣服发下来,一天供应两顿不管吃饱的糙米饭,没有任何副食,没有肥皂热水,身上长满虱子,也没有新内裤和新袜子。下雨打伞,睡觉躺野外,生病没药,打仗没钢盔,没香烟,没大炮,没坦克,没卡车,也没飞机,更加没有伏特加和可口可乐。几个人分一支旧步枪,打完枪还要自己去捡弹壳带回去复装,行军全部靠走路,伙食全靠自己背,在湿滑阴雨的南方山地,长期闹疟疾,拉肚子,却连手纸都没有。一个士兵的月薪不够吃一碗阳春面。

如果国军真是这样,那么蒋公因此出离愤怒,没法做人,简直就是在正常不过的。

当然他们还要问,如果历史可以假想,是100万美军或者苏军在这种境况下,他们在面对数十万日本野战军团时,会表现的更好吗?

好与不好自不用提,只怕这样一来,美国和苏联“国家的地位,军队的荣誉,”尤其是“一般高级军官的荣誉”,肯定是“扫地以尽”。而别国人不把美军或者苏军当作一个军队,不把美军和苏军军人当作一个军人,也就是自然而言的事情。到这样的份上,大林子或者罗斯福怕是也要”声色俱厉,数数击案“的。

但是似乎有人就没有去问问,谁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谁造成了以上的情景。在描述悲惨的境况之外,似乎他们不觉得让军队在这种境况下作战是犯罪,是耻辱。如果把这些话说给蒋公,恐怕还知道礼义廉耻的蒋公只会一声“娘希匹”,拉去交给戴雨农处理。打败了是耻辱,让军队在这种境况下作战自然是更大的耻辱。

如果这都不觉得耻辱,还有什么能让他们觉得耻辱呢?

u=189771824,74152599&fm=21&gp=0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豫湘桂战役 抗战胜利70周年 蒋介石 网易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