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知:美国没有侵略过加拿大。 加拿大人愤怒了!

独家网综合   2015-08-25 17:00  

陆伟民律师的微博_微博

小编今天看到了这样一条微博,真的不得不佩服这位律师的“知识储备”。这张图在以前一篇名为“世界上十大奇特边界”的文章中,旨在介绍美国、加拿大的边界线竟然从一家人的房屋中穿过而显得奇葩,可没想到,这都能让某些人拿来歌颂美国。

只是,美国真的没有侵略过加拿大?来来,小编给这名律师普及一下历史知识。

美国进攻加拿大有两次,1775年和1812年。

1775年加拿大战役

油画《蒙哥马利将军之死》,描绘美国将军理乍得·蒙哥马利在魁北克战役中阵亡。绘于1786年。

油画《蒙哥马利将军之死》,描绘美国将军理乍得·蒙哥马利在魁北克战役中阵亡。绘于1786年。

1775年年,北美十三州殖民地为抵抗《强制法案》,其中十二个州(乔治亚州未有出席)在1773年9月召开第一次大陆会议,支持麻萨诸塞湾省反抗法案,开启殖民地合众为一的滥觞。不过,反叛者在英属北美殖民地,并未占尽上风。效忠派在北美各个殖民地仍然势力庞大,其中以新斯科舍最为显著。此外,大部分殖民者更未有正式表态,似乎仍然保持中立。

为增加影响力,反叛者便向其他殖民者争取支持。 1774年10月,大陆议会向魁北克省发布了第一封《敬告加拿大人民书》,邀请魁北克乡镇议会选出代表,前来参加大陆议会,共襄应对英国苛政之法。大陆议会的成员相信,魁北克省的人民非常同情南方州分,并且愿意提供协助。不过魁北克省居民的反应并不热烈,也没有派出代表南下。 

1775年4月,列星顿和康科德战役意外爆发,反叛者与英国逐步陷入战争。一个月后,麻萨诸塞湾自治政府为保安全,委派班奈狄克·阿诺德及绿山兄弟的伊顿·阿伦,各自带兵攻占提康德罗加堡,干扰了英国南北之间的通讯路线。此时第二次大陆会议仍希望说服魁北克省人民加入抗争,而又发布第二封《敬告加拿大人民书》,但魁北克省居民的反应仍然冷淡。

1775年5月,议会开始倾向以武力入侵魁北克省。首先,大陆议会及麻萨诸塞的信差,曾经多次路过英军要塞,发现英国守兵薄弱。 第二,波士顿之围陷入僵持状态,议会开始担心英军从加拿大南下夹击。第三,五大湖及黎塞留河区域,素为北美重要的粮食出产区域,对革命军有重要经济价值。故此议会不但决定保留提康德罗加堡,并开始筹备进攻加拿大。 

至于英国方面,魁北克省总督盖伊·卡尔顿自失去提康德罗加堡后,已着手筹备防守。当时魁北克省只有约700名正规军,而且分散各地。故此,卡尔顿一方面向民间招募民兵,另一方面又向易洛魁联盟招手,同时又征召七年战争时期的苏格兰高地步兵重新入伍。不过,魁北克省的居民同样没有积极入伍;易洛魁联盟尽力保持中立,只有数个部族有派战士协助侦察;重新编组的苏格兰步兵,也未能即时投身战斗。 

1775年6月,大陆议会根据班奈狄克·阿诺德的建议,制订了入侵魁北克省的方案,却任命菲力·斯凯勒少将带领大陆军出征。斯凯勒的部队由西面的提康德罗加堡出发,取道尚普兰湖、黎塞留河及蒙特利尔,然后沿圣劳伦斯河南下,攻打魁北克省首府魁北克市。

与此同时,没有获派出征的阿诺德,亲自前往剑桥,向总司令华盛顿提交第二份进攻方案。阿诺德提议由东面的肯尼贝克河出发,向北翻越阿帕拉契山脉的分水岭,然后顺流而下,直接抵达魁北克市对岸。适逢当时波士顿战场在邦克山战役后陷入僵局,阿诺德成功编组一批踊跃欲战的民兵,以另一路线出发。

大陆军的两路军队,都在9月开始出发。由于斯凯勒因病不能前行,西路军队改由理查德·蒙哥马利指挥。这支超过1,500人的部队,在9月17日开始包围圣让恩堡。虽然伊顿·阿伦在长岬之战因鲁莽而被俘,但圣让恩堡围城战在11月3日仍以英军投降结束。大陆军不但俘虏了大批英国正规军,更几乎俘虏卡尔顿总督。蒙特利尔也在11月13日被大陆军攻占。至于东路军队则由阿诺德带领远征魁北克,历尽艰辛之下,最终有600人在11月9日成功抵达魁北克市对岸。两路军队行进期间,都获得部分当地居民支持,西路军队更成功招募民兵,并编组了第1加拿大步兵军团。

卡尔顿返回魁北克市后,下令征召所有健壮男丁入伍,不从者将视为叛军间谍,悉数驱逐出城。与此同时,苏格兰高地步兵也赶抵魁北克市,令到全市的守兵增至约1,800人。

当英军防守力量增强之际,大陆军的实力却有所削弱。第一,民兵的志愿服役期限陆续届满,部分民兵开始自行解散;第二,大陆军的后方补给不足,难以在冬季作持久战;第三,大陆军开始爆发疫病,其中以天花的杀伤力最为强劲。当大陆军在12月开始包围魁北克市、引发魁北克战役之时,大陆军的兵力只有约1,200人左右。此外,大陆军欠缺攻城武器,又无法断绝魁北克市的补给,结果反而陷于劣势。

1775年12月31日,大陆军发动攻城战,却以失败告终。蒙哥马利在攻城时阵亡,阿诺德负伤撤退,而丹尼尔·摩根等数百人更被英军俘虏。

1776年初,大陆军继续勉强保持围城,并向后方催促援军。卡尔顿虽然在兵力上占有优势,但决定继续固守,等待从海路而来的英国援军。这段时间,双方均积极争取地方居民支持,双方的民兵更曾在圣皮埃尔之战爆发小规模冲突,但对大局影响不大。终于到1776年5月初,英国首批军舰抵达魁北克市,大陆军仓卒撤退,魁北克战役以英军胜利作结。

魁北克战役后,卡尔顿忙于重建管治秩序,同时等待更多援军,并没有加快反攻。这使阿兰·麦克林等军官认为卡尔顿过于被动,而贻误战机。 

与此同时,大陆军虽然陆续有援军从后方抵达,却开始在魁北克省丧失支持。首先,大陆军经常以大陆议会发票作为货币,向当地居民购买物资,但这些发票本身却不具价值,而且难以追讨。第二,大陆军并没有改进英国政府的管治不足,反而实行军法统治,使各地居民日益倾向支持殖民政府。第三,管治蒙特利尔的大卫·乌斯特准将,为免当地商人与印第安人勾结,不再向商人签发贸易准许证,令到蒙特利尔的毛皮商人损失惨重。

大陆议会在1776年2月,派出富兰克林、查尔斯·卡罗尔及塞缪尔·蔡斯三名专员,调查魁北克人为何未有呼应美国革命。不过专员开始签发贸易准许证后,蒙特利尔即有商人与印第安人联络,为戍守西境的英军穿针引线。 5月中旬,一支以易洛魁人为主的英国部队在蒙特利尔西郊出现,并在色达斯之战俘获大批战俘,最后仅因易洛魁人中途离队,而被迫与出城迎击的阿诺德签订交换战俘协议。

1776年6月,英军开始沿圣劳伦斯河北上反攻。受错误情报误导,卡罗尔及蔡斯两名专员认为英国援军有限,力主派兵再次进攻,结果在6月8日三河市之战遭到英军伏击。战事前后,大陆军先有约翰·汤马士准将因天花病死,再有威廉·汤普森准将被俘。英军获胜后即开始追击,迫使约翰·沙利文及阿诺德急忙撤出索雷尔及蒙特利尔,回到提康德罗加堡。蒙特利尔在18日回归英国管治。

阿诺德及沙利文撤走时,将黎塞留河及尚普兰湖北部的舰艇全数征用销毁。由于圣劳伦斯河的军舰不能直接驶进尚普兰湖,加上魁北克省与纽约州之间只有水路最为方便,故此英军并不能加以追击。

1776年7月至10月期间,英国与新近宣布独立的美国,俱在尚普兰湖加紧建造舰艇。由于英军物资较为丰盛,其舰队实力远较美军为佳。到1776年10月11日,双方舰队爆发瓦库尔岛战役。英军虽然在战斗获胜,并摧毁美军大部分的船舰,使其失去进侵魁北克省的能力,加拿大战役就此告终。不过,阿诺德及大部分美军士兵俱成功逃走。当英军迫近提康德罗加堡之时,寒冬季节又再来到。卡尔顿最终选择回到魁北克省过冬。若当时英军直接沿着尚普兰湖一举南下,美国能否顺利独立还是未知数。

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美国 加拿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