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难民图谱:欧盟自作自受,别喊冤

观察者网   朱新伟   2015-08-25 16:20  

比希腊债务危机更艰难——这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欧洲难民危机发出的感叹。

上个月,她刚把一位来自巴勒斯坦的难民女孩儿弄哭了。德国一贯不愿意大规模接受难民,默克尔对那位可怜的小女孩儿说,如果她欢迎他们,“那我们就根本应付不过来了。”小女孩儿当场就落下眼泪。

默克尔:你们都不能进来

这倒不是“默大妈”一时铁石心肠,欧洲人在接收难民的立场上一贯自私。去年德国共接收6995名难民,同时,拒绝了3.7万名难民的申请。新华社援引消息称,德国今年发生了200余起针对难民庇护所的纵火攻击案。而在欧盟东线的匈牙利,政府已经开始沿着边境线筑起一道“长城”,用铁丝网拦住蜂拥而至的难民。上个月,进入匈牙利的难民数量是3.5万人。

据德国之声本周报道,德国内政部预测,2015年全年总共将有约65万难民进入德国。此前,德国联邦移民局估计今年的难民入境数量为45万。(原先的最高纪录出现在前南斯拉夫内战期间,1992年一共有44万难民涌入德国。)

联合国难民署本月公布统计数据,今年跨越地中海进入欧洲大陆的难民总数已达到26万多人,其中希腊约16万,意大利10.4万,西班牙约2000人,马耳他约100人。在进入希腊的难民中,叙利亚人最多,占82%。对于已经开始变卖家产的希腊政府来说,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来安顿数量庞大的难民。

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20日宣布,在南北边境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并部署军队帮助当地警察维持治安。非法移民在马其顿境内可自由流动三天,之后必须离境。据统计,过去两月已有约4万4千名非法移民经过马其顿中转——要知道,这个巴尔干半岛上的小国一共才210万人口。

相比金钱与眼泪,更骇人的是死亡。

地中海是难民进入欧盟8条线路(见上图)中最频繁的一条。本月15日,一艘从利比亚出发、试图偷渡到意大利的难民船在地中海发生事故,船上319人获救、40余人遇难。

手足无措的老人、小孩挤满渔船,有时甚至只是小艇,为了“波涛汹涌的地中海,听凭命运的安排。

今年,至少已有1867名难民死于地中海。

意大利海警从地中海捞出淹死的偷渡者,以及马其顿警察向潮水般涌来的民众投掷催泪弹,这是西方媒体报道的难民危机典型形象。

一群难民准备乘小艇从土耳其偷渡至希腊,每人缴纳给蛇头1500美元

马其顿本周使用催泪弹驱赶难民潮

来自西方内部的外来难民

也许有人会说,欧盟在道义上本来就没有义务帮助“外来”的难民。来看一下最近两年向欧盟申请的难民来源构成,第一位是叙利亚,2014年超过12万人涌向欧盟,以美国为首,欧盟紧随其后的西方军事力量至今还在资助反对派,强行维持叙利亚内战,非颠覆阿萨德政权不可。第二位是阿富汗,又一个美军和欧盟合作的战场。第三位是科索沃地区,一个由美国和法德意等欧洲国家一手扶植起来的年轻“国家”。科索沃通过公投离开的塞尔维亚排第五位。第六位是巴基斯坦,又一个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国”。第七位是伊拉克,美国大兵和欧盟盟军的老战场。

前十位中的另外三个,厄立特里亚、尼日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算是传统的穷国。唯一一个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俄罗斯,不过,2014年投奔欧盟的俄罗斯难民已经比前一年缩减一半,而在今年的媒体报道中,亦鲜有人提及俄罗斯。

今年上半年激进的欧洲难民数据中,叙利亚依旧是占了大头,其原因当然是僵持不下的叙利亚内战。

面对上述数据,说欧洲难民危机是“西方干涉他国事务”的恶果,真是一点儿都不冤。

再看近年来向欧盟申请的难民总数曲线。2004~2009年,总数一直徘徊在20万~30万人之间。自2010年起,人数逐年攀升,一直到2014年超过了60万人。今年的情况更不乐观,德国、希腊等国上半年统计出来的数字都创了新高。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末也是“阿拉伯之春”爆发的时节。西方媒体热潮的“新中东”不仅从未实现,相反,北非与中东许多国家的困境却进一步加深了。如今,难民潮反过来困扰欧洲世界,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试图从希腊进入马其顿的难民

欧盟叫得凶,但不是最苦的

从阿富汗到阿尔巴尼亚,欧盟对于泛中东地区和西巴尔干地区的国家治理并没有兴趣。因此,欧盟的难民潮从根源上便难以解决。

但我们的视线不应该拘泥于所谓的“欧洲难民危机”。

首先,现在叫苦的是欧盟,而不是全“欧洲”。欧洲最穷的阿尔巴尼亚,恰恰也是欧盟想要严防死守的难民来源地。由于统一的申根政策,难民一旦在某个欧盟成员国获得合法身份,就可以在大部分成员国之间无需签证自由流动。

其次,“难民危机”不是欧盟独有的。接受叙利亚难民最多的远不是德国、法国,而是叙利亚的邻国黎巴嫩和土耳其。

黎巴嫩接收了120万叙利亚难民,而黎巴嫩本国一共才450万人口。来做个对比:总人口达黎巴嫩100倍以上的欧盟,经过上个月的成员国部长级商讨,才勉强同意在未来两年共同安置3.2万滞留希腊和意大利的外国难民。难怪英国左派报纸《卫报》说,欧盟根本没有什么难民危机,黎巴嫩才有难民危机。

叙利亚的北方邻国,7400万人口的土耳其,自2011年以来接收了近200万名叙利亚难民,相当于2.7%的本国人口。欧盟成员国呢?德国去年接收相当于本国人口0.05%的难民,法国0.022%,英国0.016%……

但是,我们很少听过西方舆论关注黎巴嫩的难民危机、土耳其的难民危机,即使有,那也是零星的,不成正比的叙述。

当触及实际利益的时候,欧盟“超越民族国家”的幻象便立刻消散。现在,英国舆论要求德国承担“欧洲老大”的责任,接纳更多移民,敦促意大利和希腊扎紧篱笆别把难民放进来;德国则要求保守的英国人担起更多责任,虽然英国连欧盟内部的东欧劳工移民都很忌讳。今年6月的欧盟会议无果而终,大家都不愿意实行配额制,各成员国接纳难民的数量始终没有强制性规定。

互相推托,谁都不愿接手。怎么办?常年在旧金山做房产生意的以色列房富豪贾森·巴奇(Jason Buzi)献出一策,给所有难民单独建一个国家,“在那里平等地工作、上学、生活”。

讽刺的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在讽刺什么。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欧洲不作为 欧盟 难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