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来稿】刘知远:铮铮傲骨梅老爷子

独家网   洪希伯   2015-08-19 13:24  

梅老爷子

刘知远

1931年9月18日,沈阳城北,梅家大宅。初秋的天气刚过去,离中秋还有几日,残存的夏日余温未散尽,也未到“秋高气爽”的时候。天气不热,但是闷得慌,天上总有浓浓的卷云,不像乌云般压抑,却总是看不见太阳。

此时的梅家人正在搬家,听说是在梅老夫人的老家南京置办了新的宅子,准备去那儿躲躲。近日来,关东的日本人已越来越不安分,指不定哪日就打到沈阳城来,那可不得了。但是这一切,梅老爷子都是不知道的,自从他患上耳背的毛病,便将上下家业交给儿子打点,自己整天在家中捣弄后院的那几株梅树。梅老爷子爱梅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年年树开花的时候,老爷子就算冒着严寒,也老爱站在院子里看,一看就是大半天,偶尔还会拿来笔墨纸砚,就着眼前的梅树画一张傲雪寒梅图。

梅大少爷准备搬家时,本是打算先告诉老爷子的,结果被梅老夫人给拦下了,她说:“老爷子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里肯走?当心他发起脾气来,家都搬不成。你把一切安排妥当最后叫他走就是了,到时候木已成舟,也由不得他了。”梅大少爷只好听了母亲的话,自己把一切安排下去。

好在家中的贵重物件并不多,大半天下来就收拾干净了,一队马车在前院里排好,就等着明天出发了。晚饭时候,梅老爷子看出众人脸色不对,突然急了,问:“怎么了,日本人打来了么?”梅老夫人慌张不安地答道:“没呢,倒只怕是快了。出不了几天这沈阳城怕是……哎……”又不住地叹气。

“啊?!大点声,什么?!”梅老爷子一下站了起来,“打来了?”说着就要拍桌子。

梅老夫人慌忙摇头,又大声道:“还没呢,你别激动,着急上火的,真是,真要来了你也拦它不住啊。”

想这回梅老爷子是听清楚了,又慢慢坐下来了,斥责了一句:“如何不急?国家危亡,怎可安坐?我拦它不住,这几十万东北军总要把它拦住。”梅老夫人本来想回两句,但到嘴边还是忍下了。饭桌上默然了一会儿,老夫人又突然放下了筷子,慢慢开口:

“老爷子,要不……我们去南京避避?”

“啊?说了要你大声点儿!”老爷子有点火。

“我说我们去南京避避!……”老夫人又大声说了一遍。

“哦,你要回娘家看看?行,去吧,我让老三送你。”

“不是,我们一起去!搬过去避避!……”老夫人这次把声音放得更大了。

“什么?”老爷子的脸色一下就换了,“搬家?为什么要搬?在这沈阳城住得好好的,中国的地界,还怕了他日本人不成?”说着站起身要走。

“指不定那天日本人就打来了呢……”梅大少爷回了这么一句。

“这东北好歹有几十万军队,还容不得他日本人放肆,真要打,也要拼个你死我活,输赢还不定呢!”老爷子愤愤地摔了手杖,离席去了,嘴里叨叨着,“这沈阳城就是中国的,我一中国人堂堂正正住这儿怎么的?好好的搬什么家……”

梅老夫人和大儿子对视一眼,都只有摇头。

“我就说过,老爷子他不会搬的……”

“可是,妈,这明天可怎么办啊?爸他要是不走怎么成?”

“放心吧,夜里叫人把老爷子的东西都收拾好,到时我们都走了,他能不走?”

“哎……”饭桌上又就此默然。

入夜了,积压了多日的云也终于释放出了它的压抑,洒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虽不像夏天的倾盆大雨,但老爷子若是在雨中立久了,自然也是不好的。于是老夫人看见他在梅树前立了快一刻钟了,也不免担心起来,走到近旁劝他进屋。

“老爷子,雨可不小了,进屋去吧……”她用了一种拖得长长的语调,声音也尽量大,好让老爷子听见。

“啊?哦,不急,我再待会儿。”老爷子只是敷衍地应答着。

梅老夫人只得叫人拿了大衣,给老爷子披上,又开口道:“过几日就是中秋了,江南的桂花也要开了吧……”

“啊?没听清!”

“南京的桂花快开了!……”

老爷子的脸色又一下子拉下来,扯下大衣离开了,只抛下一句:“桂花有什么好,香得瘆人。”

老夫人又是叹口气,望了望还只有叶片的梅树,也走开了。

这一日梅家上下都睡得很早。

梅家大宅里的人是被19日凌晨的枪炮声给惊醒的。

不大一会儿,空气里的硝烟味儿已近弥散开了,北大营那头浓烟滚滚的,梅家大宅里乱作一团,一时间众人手忙脚乱的。外面的街上也一团混乱,全是往城南涌去的人群,连呼带喊……

好在早早收拾好了,慌乱了一阵,大家只叫上了人一齐要走了,谁想老爷子清早起来发现自己的东西被收走,发了一会儿脾气,这会儿听见了炮声,在堂上骂了一阵子,又去后院看他的梅树去了。

老夫人去叫老爷子,拉着要他走,却被老爷子甩开了。

“你们先带着大伙儿走吧,留辆车等我,过会儿我就来。”

“可是老爷,这……”

“走!”老爷子呵斥了一声。梅老夫人无奈,只有让众人先走了。

梅家人刚刚走出几条街,就来了一帮日本兵把沈阳城北边给封锁了,梅家大宅正在封锁线内半条街的地方。梅老夫人哭着喊着要回去,被儿子拦下了,只向着梅宅的方向一直喊着。

当一队搜查的日本兵一户户搜查过来闯进梅家院子的时候,梅老爷子刚刚画完傲雪寒梅图的最后一笔。日本军官只看到一个手拿一卷画的老头在大堂上,看见了进来的日本兵,转身望了望后院的梅树,气结了一会儿,忽地长喝:“国耻啊国耻!!……”就一头撞向了梁柱子,溅出的血染红了手中的画。

军官展开了鲜红的画纸,那是一幅雪后初霁,寒梅怒放的图画,角上又一首题诗,军官认识的中文字不多,只看出最后一句是:“薄雪何足便折腰,弯来复直雪霁时。”

手下的日本兵问他老头死前说的什么,他告诉日本兵,那是“国耻”,按日本的说法是“國辱“的意思,说完他放下画纸,走过去替老头合上了眼睛。

军官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朝着老爷子鞠了一躬。

从来年起,寒梅花开的时候,老头的坟头上总是放着大把大把的梅花,在厚厚的白雪上,显得那么耀眼,那么灿烂。

【完】

一寸河山一寸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献给所有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与尊严战斗过,抗争过的英雄们! 

——刘知远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抗战胜利70周年 九一八事变 抗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