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记者一线记录:我在天津的58小时

人民网   洪希伯   2015-08-19 11:11  

撤离天津已是第三天,但之前在那的58个小时却犹如电影画面一样印在脑海……

一只死去的小鸟静静地躺在爆炸现场,身后的集装箱正燃着浓浓黑烟。

1.

8月13日一醒来,朋友圈已是满屏天津港爆炸的消息。职业直觉告诉我,原定工作计划很可能会因此改变。果然,刚到报社大门口就接到了杨哥的电话,“到单位了吗?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去天津。”

一路飞驰,路况出力,刚过10点,我们就抵达了天津,按以往习惯,每次出差我都会告知父母,这次也不例外。不过,我只短短地发了句,“我一会去天津,有个活儿”。母亲很快回复“好,知道了”。看到短信的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家人可能还不知道天津发生了什么,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眼见天津港越来越近,前方浓烟也越发清晰,刺鼻的气味变得很浓烈。看着路边支离破碎的厂房,飞驰而过的消防车,我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那种接近现场的亢奋和突发经验累积的冷静交织在了一起。爆炸已过去11个小时,天津港的情况仍不明朗,不确定性太多。但不管怎样,作为前方唯一的摄影记者,还原第一现场十分重要。

杨哥使出浑身解数,我们还是止步于离爆炸核心区1公里左右的前方指挥部。但这个看似很近的位置,对我的镜头而言,却还是远了些。

2.

为了节约时间,争取更多的采访机会,我们选择转战泰达医院。

抵达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院外志愿者的默默无私的奉献,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温暖着身边每一个人。

与此同时,在ICU门外,医务工作者正在井然有序地忙碌,尽全力抢救着每一个伤员。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造成了消防队员下背和盆骨挫伤,身上的多个部位均不同程度地被炸伤。

“当时就想把火灭掉,没想那么多,现场还有很多群众。” 正在接受治疗的消防队员朴实地说道。

3.

抱着一定要进入第一现场的念头,15点30分,我们重新回到前方指挥部,经过不断协调和沟通,终于被准许跟随消防进入爆炸现场。

16点,我们乘坐的中巴车“真正”驶入了天津港。中巴车沿着港内的跃进路没开多远就被各类飞溅的残渣碎片挡住了前路。下车,步行,伴随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我们离爆炸现场越来越近了……

PS:请横屏观看

虽然来之前接收了大量关于这次爆炸的讯息,当真正走入第一现场时却忍不住被眼前场面震撼,这是战地吗?不禁恍惚。

横七竖八的车辆残骸、被炸飞或变形的集装箱、被掏空只剩框架的楼房,在各色烟雾和刺鼻气味的映衬下,显得是尤为惨烈,好莱坞灾难片比起眼前的真实,实在不值一提。

现场到处都是受损的车辆以及散落的消防设备。

深入“腹地”不久,身上就铺满了随风飘散的粉尘。我想,如果没有口罩可能根本坚持不了10分钟。

被炸得只剩外壳的跃进路派出所,它距离爆炸点只有200多米。

现场依然有多处明火,白烟滚滚夹杂着刺激性气味。

消防员刚结束爆炸现场的勘查,准备离开。

烤焦的树在浓烟的笼罩下,弥漫着游戏生化危机般的诡异氛围。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没有被准许接近爆炸黑洞。

16点45分,撤出爆炸现场。那时才得知,在我们进场前一小时,现场刚发生过一次爆炸。

4.

深夜23点,再次来到泰达医院,依然有数百名志愿者不愿离去,他们静静地守候,希望可以及时献上绵薄之力。

新的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被送来。

5.

14日13点30分,再一次“溜进”爆炸现场,目的只有一个,拍13日未能拍到的汽车坟墓”。摄影记者的“作”体现无遗。在路上,从一旁被烧得不成形的集装箱货车中传出来一段音乐,音乐声在空旷寂静的环境中听着格外真切。会不会是手机铃声?我循声而去,久寻未果……

“坟墓”,最终还是被找到,数百辆被烧毁的新车正静静地躺着。

在那,除了熏黑的车架,什么都不剩了。

烧塌了的停车场,汽车宛如漏斗般的坠落。

6.

整个下午,我站在滨海高速高架桥上,俯视爆炸现场,并再次目睹了2起小规模的爆炸。

其中一起距离我们不足1公里。先是闪烁出一团明亮的火光,随后白烟(图一)、黑烟(图二)相继腾空而起。

消防队员用泡沫压制现场的明火。

全副武装的消防队员穿梭于废墟之间,变形、倒塌的集装箱犹如“箱山”一般。

傍晚时分,身穿防化服的战士开始清理现场。

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将集装箱碎片弹射至500米外的高架桥上,直直地插入了灯柱中。杀伤力之强悍,让人不寒而栗。

几处明火在渐渐落下的夜幕中格外显眼。

火光映红了天际。

7.

他们都是英雄,英雄没有“编外”!

15日上午,部分失联消防员家属在美华大酒店等待亲人消息。

家属悲伤至极。

8.

15日午后,“核心区3公里内紧急撤离”、“氨气泄漏”各类如今已被辟谣的消息在网上流传,我们决定再次奔赴现场一探究竟。刚到,又是一次爆炸,因为之前的警戒线已撤,一路通行无阻。

由于风向的改变,前方指挥部正在进行转移。

部分已被烧毁的新车再次发生了自燃,滚滚黑烟遮天蔽日。

找点、拍摄、发稿,30分钟后,当我们撤离时,现场只剩下核生化救援队……

9.

在爆炸现场边缘的轻轨终点公交广场,被炸损的时钟指针仍停留在爆炸时的11点35分,如同时间静止,警示后人,愿那些如同猛兽一般的悲剧不再发生。

曾经在爆炸现场出现过的彩虹,愿那些在轰鸣与火光中消逝的生命得到安息。

今天,爆炸第七天,天津下起了雨,这雨也下在我的心里。有人说,特别难过的时候,任何文字无法表达心情,如今的我真切体会到了这种感受,不知如何去安慰那些事故中受到伤害的人。

我只能对自己说,诚实地用镜头去记录事实。

(人民网要闻部)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天津爆炸 记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天津爆炸 记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