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杨栋梁在台上的最后七天

侠客岛   洪希伯   2015-08-19 10:00  

杨栋梁

【解局】杨栋梁在台上的最后7天

7

头七。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死难者与牺牲者的头七。

在那个被火光和浓烟笼罩的深夜里,他们也许已经休息,也许还守在岗位,还也许被突然的警报惊起,匆忙赶往已然火起的现场。危险就这么不动声色地逼近那片土地,或者,他们就这么义无反顾地走向危险。但,也许没有人料到这次的危险,是一场逃无可逃的爆炸。而爆炸留出的安全距离,也远远越过了人们在生活日用中所感知的那片货仓与堆场。

他们是否熟人或者路人,并不重要。甚至他们在本来的生活中,是一个好人抑或者是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在重大事故中无辜死难,无辜牺牲。他们也是在这场事故中,用永逝的生命为国家的生产安全敲响了警钟的人。

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在逝者头七的祭日里,身兼中央委员身份的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位天津老领导的猝然落马,对天津官场无疑是个极大的震慑。

6

杨栋梁的8月12日,是从深夜开始的。

国家安监总局的官网信息显示,爆炸事故当晚,杨栋梁连夜赶到了天津。作为主管国家安全生产的最高阶官员,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更何况,出事的地方是近在咫尺的天津,是杨栋梁工作了18年的天津。

1994年,已在石油系统打拼了22年的杨栋梁,调任天津市联合化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两年后开始担任天津市经委副主任。2001年成为天津副市长,一干11年,并在2007年升任天津市委常委。直到2012年,十八大前,上调安监总局。

5

13日,更高层级的领导身负各自使命赶到了天津。

凌晨,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来到现场察看情况。深夜,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赴津探望伤者并慰问死者家属。

一早一晚,杨栋梁都在场。回过头来看,“在场”成为杨栋梁在接受组织调查之前的某种主要状态。外界无从知道,他在天津这几天,具体担当了些什么工作。

这不像当年,杨栋梁在天津分管安全生产工作时,出现具体事故,他必须挺身去担当。比如2006年8月7日,在津南区咸水沽镇鑫达工业园,天津市宜坤精细化工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硝化车间爆炸事故致10人死亡。事故发生后,作为分管副市长,杨栋梁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危险化学品企业专项整治“百日攻坚战”,确保实现四个100%。

“必须做到100%,99.9%也不行!”这是杨当年的原话。9年之后看,多少像笑话。

4

14日,郭声琨再次深入现场,指导事故处置工作。

杨栋梁依然参加。

越来越多的媒体目光聚焦到了天津、天津港、瑞海国际,以及背后本应说清、结果没说清的权属关系。参加新闻发布的人员一直在变,很多情况他们似乎也不掌握。“只峰是谁?”这类问题本应不难回答,但新闻发布者们似乎面对每个问题都缺乏足够的自信。

毕竟,这是突发事件,面对的都是具体问题,的确错综复杂。不像在一个较长时间段的宏观层面上,谈过去的情况,谈当前的进度,谈未来的举措。比如杨栋梁今年3月份在两会上的表现,全程脱稿,可谓从容。甚至,他还可以在记者会开始之前,向与会的记者们介绍遇到火灾等事故时,应该如何全身而退。

岛叔不知道,在全国两会的大场面上波澜不惊的杨栋梁,如果把他放到天津港事故新闻发布会的发布席上,他会不会也有那么从容的表现。

3

正是在3月那次记者会上,杨栋梁用大量数据和形象化的表述,展示了他对安全这个领域的熟知程度,最起码,也是展示了其优秀的记忆能力。

“现在每天在公路上出行的是1亿人,全国2.6亿辆机动车,3亿名驾驶员,这是全国的数字,出行1个亿,每天都在公路上跑。另外,火车每天开动3000对客车,乘坐火车的有1000万人。再有,航空,每天航班1万次,在天上飞的每天是100万人。还有地铁,我们国家现在是全世界地铁规模最大的国家,3000多公里,每天乘坐地铁的人是4千万。还有每天在工地上作业的、劳动的是4000万人,我们有100多万个工地,这都是高危的。除了煤矿580万人以外,还有将近7万家非煤矿山300多万人,加在一起是800多万人在地下巷道里劳动。我们有12万公里的油气管线埋在地下,随时都有泄漏出现事故的可能。”

注意紧接下来的这段话——

“再有,我们有2.5亿吨的危险化学品,南北穿行、东西拉运。”

其实,就在今年3月23日,国务院安委办组织召开60个危险化学品重点县县委书记集体谈心对话活动时,杨栋梁就出席并强调,县委书记要把危化品安全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为实现“零死亡”的目标而奋斗。事故所在地的滨海新区,正在上述60之列。

他和我们现在都已经知道了,爆炸现场存放的危化品有3000吨左右,其中就包括氰化钠大约700吨。

而与此同时,瑞海公司事发时存储危险品的资质都存在疑问。但杨栋梁应该清楚,由他签署施行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关于“依法取得港口经营许可证的港口经营人在港区内从事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的”、“不需要取得经营许可证”的这种规定,是不是为一些想要介入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的企业打开了方便之门。

这些仓储中的危化品,并没有“南北穿行、东西拉运”。它就在那里,就在距离居民区、办公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而且以一种没人知道的方式。

2

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天津,看望慰问消防队员、救援官兵和伤员及受灾群众,并就下一步救援救治、善后处置和安全生产工作作出部署。新华社所发图片中,杨栋梁当时依然在场。

16日和17日的两个晚上,郭声琨在天津主持召开国务院工作组和天津抢险救援指挥部联席会议,这两次会议杨栋梁均出席。

在救援救治不断投入力量的同时,关于追责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了。习近平3日内两作重要指示,强调切实做到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李克强则在救援指挥部开会强调,国务院立即成立事故调查组,要彻查事故原因,依法严格追责、严厉问责、严肃查处,对涉及玩忽职守、失职渎职、违法违规的,要一究到底,坚决处理,绝不姑息。

但谁也没想到,8月17日,安监总局网站却挂出了一份交通部文件,2012年12月11日交通运输部发的《港口危险货物安全管理规定》。这个“规定”全文没有一处跟安监系统有关的字样,从危险货物的安全评价审批到监管,全部都是“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推责?

然而,责任又岂能轻易撇得过去?根据国务院2011年发布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其第十二条,将涉危险品的建设项目的安全审查责任划给了交通部门,但是,其第六条就明确了“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督管理综合工作”。在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市安监局在天津港各港区也设有安全生产监督检查站。

责任,落实与否;监管,有无之间。

大抵如此。

1

18日,安全事故死难者的头七。

18日,也是杨栋梁安监总局局长生涯的落幕。

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宣布成立并已经全面开展调查工作,由公安部牵头,有关部门和天津市政府参加。负责依法依规彻查原因,定性问责,并对责任人提出处理意见。

这种安排颇不同以往。近几年,几次较大安全事故中,无论青岛输油管道泄漏爆炸、昆山粉尘爆炸事故,还是今年的“东方之星”客轮翻沉,出任事故调查组组长的均为代表安监部门的杨栋梁。而此次,却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出任组长,而且此前消息显示,最高检也已经派员参加。

这条不寻常的消息出来不久,更震撼的新闻旋即登场——杨栋梁接受组织调查。

这也刚好呼应了周一《人民日报》的那篇流传甚广的评论:面对这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事故,中央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决的,严查严办是确定无疑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开处理,还有什么必要对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隐瞒?又怎么可能“官官相护”?

消息由中纪委发布。中纪委的一招一式自有章法,一板一眼也自有节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提法,也显然不同于一起安全事故之后的官员追责。其间因果,有待将来更详细和权威的消息。

只不过,不管是单个“老虎”的落马,还是重大安全事故背后的管理乱象,都在这个布满忧伤的日子里,提醒着大家,路还远,需要我们走得更清醒,更坚强。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杨栋梁 天津爆炸 安全事故 管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