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讲话够格称为日本“首相谈话”?

独家网综合   2015-08-14 14:18  

1437524439_XFm7fy

意气风发的安倍

安倍又要谈话了,多年来日本政府发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首相谈话”与 “官房长官谈话”,在日本的复杂体制下,作为一国统帅的首相及首相官邸大管家内阁官房长官,均担当了官方发言人的职责,在公众场合和国际舞台发表言论的机会很多,到底什么样的谈话才算得上“首相谈话”和“官房长官谈话”呢?与“官房长官谈话”相比,“首相谈话”又有什么不同呢?首相谈话一般都是谈什么呢?

第一,要能与二战拉上关系

迄今为止,日本官方承认的“首相谈话”有199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50周年纪念日),时任首相村山富市的“村山谈话”;200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60周年纪念日),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小泉谈话”以及2012年8月11日(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纪念日),时任首相菅直人发表的“菅谈话”。

从历次“首相谈话”发表的时间来看,不难看出均是和二战相关的历史性时刻。所以安倍提出在201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0周年纪念日之际,发表“首相谈话”倒也顺理成章。

第二,需要有缓和紧张关系的外交功效

纵观日本政府历次推出“首相谈话”的外交背景,不难发现,“首相谈话”不仅仅是金玉其外的空洞辞令,确实起到了缓冲日本与周边国家(主要是与其存在二战遗留问题的中韩两国)紧张关系的外交功效。

以1995年的“村山谈话”为例,1994年10月于日本广岛举行的亚运会上,日方无视《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方的多次交涉,允许台湾“行政院副院长”徐立德参加亚运会开幕式,日本媒体随之抛出了“民意决定论”等说辞强词夺理;1994年底,日本自民党213位议员成立“正确传授历史国会联盟”,多次美化侵略战争、混淆视听。中日关系一度急剧恶化,在此背景之下,村山富市的首相谈话对当时激进右翼的外交破坏起到了相当的缓冲。

从以往三届的“首相谈话”内容来看,主要表达对和平的渴望,对日本战后迅速发展的肯定,以及对二战时的侵略行为作一定的反省,并强调“不战承诺”。“首相谈话”实际上并不涉及具体的历史遗留问题的细节与解决,更多是口号式的象征。

但至少有一点值得肯定,自“村山谈话”之后,无论是自民党的“小泉谈话”、不久的将来马上就要发表的“安倍谈话”还是民主党的“菅直人谈话”都强调了要沿袭“村山谈话”的“不战承诺”精神,——这对于右翼先导的日本政坛已是口径上的“让步”。

查阅日媒报道资料发现,当年菅直人提议以“首相谈话”的形式对日本殖民统治朝鲜半岛的这段历史表示歉意时,曾有一些外交事务官员反对,认为如果单独针对朝鲜半岛殖民历史发表“首相谈话”,对于其他遭受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不太公平,反而引起不必要的外交事端;甚至还一度斟酌究竟是采用需要内阁决议通过的“首相谈话”方式,还是由时任首相的菅直人以个人身份发表“首相的某一次讲话”的形式更为妥当。

众所周知,日常的首相讲话无需经过内阁决议,这也更加能说明需要经过内阁同意方能发表的“首相谈话”,其权威性和公信力在一定程度上不啻于具有国际约束力的外交公约。这也从侧面佐证了为什么日本首相多年以来轮番更迭,可是发表“首相谈话”却寥若晨星的根源。

第三,安倍的“谈话”有何期待?

这次的安倍谈话全世界都在关注提不提”道歉“的事情,包括日本媒体在内都极其纠结。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呼吁,在日本战败投降70周年发表“安倍谈话”时,应该“从心底里尊重”前任首相村山富市发表的“村山谈话”,“从心底里理解”“村山谈话”中的4大关键词,即殖民统治、侵略、反省和道歉。菅直人等五位日本前首相对于安倍的强行推行安保法案都表示反对,也要求安倍正视历史问题。

作为日本政坛的鹰派首领、为数不多的在任期内参拜靖国神社的首相之一,安倍对于日本二战的历史问题一直是暧昧的,对媒体的回应都是“应当由历史家来评说”。以推进安保法案为自身政绩的安倍,会不会在“安倍谈话”中刻意忽略侵略的历史?如何在二战70周年纪念日斟酌措辞以平衡中韩等受害国与国内保守派的情绪?恐怕都是不乐观的。以如今的中日关系,以安倍的一向施政手法,如果真的打破了日本首相讲话的惯例,抛出什么恶化日本与周边关系的言论,这将成为日本外交上刻骨铭心,甚至日本“历史上刻骨铭心”的大事件。

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首相谈话 二战历史 反思 外交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