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病实验、人马猴血互换 东方奥斯维辛再添罪证

央视新闻   2015-08-08 15:41  

 据日媒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计在8月14日以内阁决议的方式,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安倍谈话”。

  6日,安倍私人咨询机构“21世纪构想恳谈会”提交了“安倍谈话”建言报告,其中写入了“侵略”和“殖民统治”,提到了“反省”,但没有触及是否“道歉”。报告中同时注释说,由于“侵略”一词在国际法中没有定论,所以有委员提出异议。

  从报告书内容及安倍此前的表态,可推断其在谈话中发表倒退言论可能性极大。“安倍谈话”预计将写入“反省”,但拒绝“道歉”。“侵略”和“殖民统治”,安倍也很有可能不直接提及。

△视频:日本731部队的前世今生


  不道歉,何来反省诚意?无视历史,必被真相“打脸”!

  在整个侵华战争期间,日军罪行累累。冻伤实验、人马猴血互换、性病实验、细菌注入实验、投掷细菌弹……近期侵华日军731部队旧址考古发掘1000多件新的罪证,再次印证日军暴行。“8·15”日本投降日前夕,央视多路记者前往日本、哈尔滨、宁波等地,翻阅大量珍贵史料,寻找731部队原成员,寻访细菌战受害者,真实还原这段悲痛的历史,揭开部分一直被掩盖的真相。

  臭名昭著!人类史上最大的病毒温床——731总部

  哈尔滨市中心往南20公里,一座被高压电网和壕沟、高墙环绕的军事禁区,连友军的飞机进入禁区上空都会被击落。在这里服役过的日军相约“背负着秘密走进坟墓”,这六平方公里的土地介于人间与地狱之间......

_L}VS06PZEPPN%QST`IQRMW

731总部被日军称作“奢侈”的建筑,楼宇森然,彻夜灯火通明,其主要特征是超强的清洁性。然而,被誉为“高级宾馆式”的供排水系统及照顾到每一处细节的杀菌设置都掩盖不住一个奇怪的现象——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恶臭。它来自一种叫“琼胶”的细菌培养基,这里诞生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病毒温床,同德国纳粹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并称为世界两大灭绝人寰的杀人魔窟......

  在这里,人名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三位数的编号,受害者都已成为实验材料,被称作“马路大”。“马路大”在日语中意为“圆木”,是731部队对接受人体实验者的污辱性称呼。等待受害者的是19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研究作业班”......

  “细菌植入”、“活体解剖”、“极限测试”、“人马猴血互换”等惨绝人寰的实验,在这里进行。实验区域分为男部、女部,女部有学生、教师、抗日志士家属,主要用来做性病实验。被凌辱的女“马路大”生下婴儿,为了保住孩子,自己经历所有残忍的实验,但孩子还是难逃实验材料的命运——婴儿冻伤测试......

  731部队遗址爆破穴点被发现 毁灭罪证第一手证据现身

  就在“8·15”日本投降日前夕,黑龙江文物部门完成了对731部队总部核心区域的发掘工作,包括俗称“四方楼”的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遗址,其中细菌实验室是731部队进行细菌研究、生产、储藏及活体实验的主要场所。

  研究人员从遗址的排水管线中发现了大量玻璃器皿残片,在对遗址的发掘中,还发现了烧杯、导管、注射器及近百个装有液体的瓶子,瓶子上都写着“毒”字。

  在本次发掘工作中,研究人员还找到了日军炸毁“四方楼”的爆破穴点和焚烧罪证的灰坑。据资料记载,为销毁罪证,1945年8月日军临撤退前,曾匆忙就近销毁实验设备,并将细菌实验室炸毁。专家认为,爆破穴点和焚烧灰坑的发现,是日本侵略者毁灭犯罪证据的直接证据,是不可多得和无可争辩的第一手例证。

  多项材料指向“731”为国家犯罪行为

 通过这次深入接触“731”的报道,翻阅大量资料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不仅仅是恶魔部队,更是一支国家高级机密部队,一支具有非常鲜明的特殊性、神秘性的部队。

  特殊性一:军费“挥金如土”。天皇亲自三次下达敕令,一年1000万的军费,而且旁人不得过问。在当时日本东京,一栋三层带花园的房子才需要2000日元。

  特殊性二:一次性下拨两百辆福特汽车做为部队补给。

2

△日军方给加茂部队(731部队前身)下拨汽车的文件

  这支部队除了得到日本军方优待之外,对外、甚至对内都保持着它的神秘性。

  神秘性一:731部队内部人员之间都不得相互讨论工作。

  神秘性二:所有火车经过平房区站时,都必须拉下窗帘,不得对外偷窥。

3.webp

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料挖掘证明,731绝不是单纯的一支部队行为,而是一种背后有强大支撑的国家犯罪行为。

  731部队成员证言还原“马路大”悲惨遭遇

  由于所有移送731部队处置的受害者全部被虐杀,无一生还,因此当年的加害者们的证言,对于研究731部队的罪行显得格外重要。

  909号,唯一留下编号和记载的“马路大”

  被关押在特设监狱中的人,就像实验室里饲养的小白鼠。平均每2天就有3人被拉出去做实验,从此一去不回。在这种情况下,一批“马路大”不到2个月就全部被杀害。但却有一个“马路大”在这里整整活了两年,他就是所有“马路大”中唯一留下编号和记载的第909号,一些资料、包括证人口述显示:“909号年龄三十多岁,身高1.75米,是一位通晓日、英、俄三国语言的中国人。据他本人说,在被带进731部队之前,他一直在苏满边境当警官。”

  撰写还原731部队书籍《恶魔的饱食》的日本知名作家森村诚一在书中转述了前731部队成员对909号的评价:“无论被关在怎样绝望的环境之中绝不灰心丧气。支撑909号的,不仅是人,而是一种不屈的信念。但是,他作为‘马路大’的命运结束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1942年秋天,909号被用于赤痢菌的人体实验,在服用活菌液体三天之后,909号剧烈腹痛腹泻,后来腹部被切开,身体还冒着热气。将909号活活杀死的军医认为自己仁至义尽,在他看来,如果909号经受住实验活了下来,那么还得经受冻伤实验和毒瓦斯实验,遭受二遍、三遍苦。

  加害者:“马路大”绝不可能活着走出“731”

  1997年10月份开始,关于“特别移送”的档案陆续被解密,越来越多人知道了自己亲人的真实下落。档案材料的解密,也触动了一些当年参加特别移送行动的日本老兵。原关东军大连宪兵队曹长三尾丰在去世前讲述了当年参与特别移送的全过程,“1943年10月,我从大连赶到天津,抓捕了共产国际的情报员王耀轩。”

  三尾丰曾回忆说,“在哈尔滨火车站设有很少有人出入的出口,出站后装上漆黑的没有窗子的卡车,‘马路大’用于人体解剖实验材料被送到731部队并被强行用于人体实验的史实,这是人所共知的,‘马路大’也是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731’的。”

4.webp

2001年,王耀轩的儿子王亦兵作为细菌战受害者遗属赴东京起诉,得到这个消息的三尾丰特地赶来出庭作证,并多次向王亦兵当面谢罪。但是更多的受害者以及他们的亲人却没有等到任何的道歉,甚至没有任何回应。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性病实验 731部队 日本侵华战争 抗战胜利70周年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