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的新银行有几块金砖?

经略网刊   杨曼玲   2015-08-06 15:20  

虽然“金砖之父”、前高盛资产管理部主席吉姆·奥尼尔2013年就说过,从经济发展状况来看,中国是目前唯一名副其实的“金砖国家”,但“金砖国家”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主导的联系和协调机制仍然在继续前行。最近金砖银行的成立,更是将金砖国家的合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中国更是从中获益颇丰。  

2014年7月15日,金砖五国(中国、巴西、印度、南非、俄罗斯)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并签署了《成立新开发银行的协议》;2015年7月7日,金砖五国立法机构均批准该协议,协议及所附的金砖银行章程正式生效,金砖银行正式成立;2015年7月21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在上海正式开业,预计于2015年底或2016年初启动运营。新发展银行与6月29日签署的亚投行(AIIB)一起,必会成为多边开发银行体系浓墨重彩的一笔。

1

新开发银行的亮点便在于一个“新”字。财政部长楼继伟评价新开发银行是对“现行国际金融体系有益补充,也将进行治理模式探索创新”。金砖五国拥有全球42.6%的人口,1/3的土地,20%的GDP,世界经济增长的近一半归功于于五国,其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而据世界银行(WB)数据显示,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每年面临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达1万亿至1.5万亿。NDB的出现是世界经济发展需求和新兴国家承担国际责任共同作用的结果。新开发银行的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促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领域。总体来说,新发展银行拥有新的使命,新的方式和新的手段,是对原有世界金融秩序的补充乃至革新。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表示期望与新发展银行等其他多边机构紧密合作,分享经验,共同资助基础设施项目,并认为这样的合作会推动实现于2030年前消除贫困,共同繁荣,消除不平等。20世纪40年代成立的世界银行(WB)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是由美国等大国为主导,为满足战后经济发展、维护美元绝对地位而建立起来的组织,前者提供中长期信贷来促进成员国经济复苏,后者负责向成员国提供短期资金借贷,目的是为保障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在70年代就已经解体,但美元依然是重要的国际货币。这两家有着70余年历史的老牌金融机构,尽管其使命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低息贷款、无息贷款和赠款,但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持续的免费午餐。这两个机构都是根据各国对银行或是基金的贡献份额来分配投票权的,目前为止,中国在IMF的投票权比例只有3.81%,印度与俄罗斯分别为2.34%与2.39%,而巴西只有1.72%。美国作为第一大股东牢牢掌控者其运营规则,除非它主动稀释投票份额,否则新兴经济体不可能在这些金融机构与美国有抗衡之力。改变IMF的投票份额被称为是美国国会的事情,美国对配额变化都有绝对的一票否决权,美国在IMF完全限制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进一步参与,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WB和IMF在向发展中国家贷款时附加条件的做法一直为经济学家所诟病,如要求贷款国家实施紧缩的财政政策,而这通常不符合处于经济危机阶段国家的国情。

2

在经历了2008年以来的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困难使其在国际发展援助领域的地位大大下降。即便如此,对于非西方世界要求改革国际体系的呼声,西方世界的态度总体给与的都是消极回应。陈志敏、苏长和在《2014复旦全球治理报告:增量改进—全球治理体系的改进和升级》中指出,在经济权力更加均衡化的今天,用抵制和拖延的手法阻止这些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革将严重损害其合法性和有效性。当发展中国家难以对于现有组织进行有序改造而只能消极适应时,它们势必要在现有体制之外来建立具有替代性潜力的平行组织。“要改革现有的全球治理体系,中国应该采取增量改进的总体战略”。这种增量改进的方式,不仅在未损害现有国际体系有效运行的基础上修补和完善了其中不合理的部分,而且提升了国际体系的治理能力。中国和其他新兴大国通过增量为全球治理带入新增的治理资源,如为欠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提供发展援助和发展经验等。中国正在为全球和地区治理贡献更为有效的治理规范和价值。

与WB和IMF“唯美独尊”的政策不同,在新发展银行,所有成员国无论GDP产值多少,都具有相同的地位、同等的话语权,虽然中国出资最多,但五个国家有同等的投票权。NDB银行首任行长卡马特表示,NDB会利用成员国的资本市场,用本币来为金砖银行进行筹资,减少硬通货方面的成本。在刚刚过去的这一轮金融危机中,美国金融政策变动导致国际金融市场资金的波动,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币值稳定造成很大影响。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都经历了货币巨幅贬值,导致通货膨胀。用本币筹资一方面可以避免这些汇率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促进区域债权市场,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合作。行长卡马特在接受印度《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NDB第一批贷款将于2016年4月正式发放,而且第一批贷款将使用中国货币——人民币。金砖银行及金砖机制将拓展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功能,这推进了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对美元体系的挑战。

新发展银行以金砖国家的基础建设为投资对象,区别于世行的商业性质,是为金砖国家发展设立的政策性投资银行;金砖五国还设立了金砖应急储备基金,目的是防范金融危机,编织金砖国家的金融安全网,宗旨在于救助而非盈利和控制。储备基金为1000亿美元,其中,中国提供410亿美元,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分别提供180亿美元,南非提供其余的50亿美元。由美国主导的IMF具有排他性,且条件多,干预性强,是西方干预他国内政的一个工具。新发展银行提供国家发展长期的援助资金,应急储备基金应付短期的金融风险,是相互配合的关系。

3

NDB与AII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样,都将更加重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推动解决其基础设施方面面临着资金不足和债务问题,为亚洲和全球经济发展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由于构成成员和投资方向上的差异,加上全球巨大的基础设施融资需求,AIIB与NDB也是互补合作的关系,共同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全球经济复苏。这些多边发展银行标志着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已经从融入美国主导的旧体制转向创建新的世界体制。中国与其他兄弟国家通过合作,具备了独立制度创建的能力。但金砖国家银行并不宣称要挑战世行或世界货币基金组织,而是致力于完善现有世界金融体系,因为经济危机后世界经济的持续疲软,表明原有的经济秩序已无法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足够的养分了。NDB在基础设施投资和开发合作中的方式与一路一带若能成功对接,政策与金融手段结合,推动推动金砖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将推进世界经济的复苏进程。

正式运营之后,新发展银行还会需要解决更多的具体问题,比如公开政策的制定,投资项目的选择,环境和社会安全问题等等。人口、资源、市场是金砖大国发展的优势,但各国面临的结构调整也是任重而道远。高收益往往与高风险相伴而生,在高速发展的需求之下金砖国家新发展银行需要承受更大的压力。虽然新秩序的建立是大势所趋,但西方唱衰论与阴谋论也不绝于耳,效益与成果将成为世界人民评判它的标准。时代催生了NDB,赋予了金砖国家历史使命,我们相信金砖银行将凭借高效、专业、透明、绿色的信念,成长为一个更为强大的国际性新型多边开发银行,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推动全球经济摆脱停滞的阴霾——尽管“金砖国家”中有成员出现“成色不足”的问题,似乎有损于“金砖”的本义,但一个真正堆满金砖的银行,将重新为之上色。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新开发银行 金砖国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