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没什么能防住拐卖妇女,除了共产主义

少年中国评论   2015-08-03 09:49  

一、新世纪的《十日谈》

被拐妇女成了河北最美女教师,这件事情已经在社交网络刷屏,具体背景就不再赘述了。把无可辩驳的违法案例包装成正能量样板的政府、以此为原型的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在网络舆论中成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典型,类似题材的影视作品,如电视剧《阿霞》也被拉出来陪绑。但比起这些主要信息,还有一条细节更让人无言以对:

村里的老党员跟郜艳敏说:“如果我们村的人都像你一样,村里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所以,一定要介绍她入党。2005年,郜艳敏写了入党申请书,现在已经是中共预备党员。“但是,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批准我正式入党?”郜艳敏担忧地说。河南女子打工被卖到深山 成山村女教师开音乐课_网易新闻中心

http://news.163.com/06/1216/03/32EF3EN000011SM9_2.html

这不禁让人想起《十日谈》的经典段落:

照我看,天主应该惩罚这班人,一个都不饶。要是我的观察还准确,那么那儿的修士没有一个谈得上什么圣洁、虔敬、德行,谈得上为人表率。那班人只知道奸淫、贪欲、吃喝,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坏到了不能再坏的地步。这些罪恶是那样配合他们的口味,我只觉得罗马不是一个‘神圣的京城’而是一个容纳一切罪恶的大溶炉:照我看,你那位高高在上的‘牧羊者’,以至一切其他的‘牧羊者’,本该做天主教的支柱和基础,却正日日夜夜,用尽心血、千方百计,要叫天主教早些垮台,直到有一天从这世上消灭为止。

可是不管他们怎样拼命想把天主教****,它可还是屹然不动,倒反而日益发扬光大,这使我认为一定有圣灵在给它做支柱、做基石,这么说,你们的宗教确是比其他的宗教更其正大神圣。所以虽然前一阵日子,任凭你怎样劝导我,我总是漠不动心,不愿意接受你们的信仰;现在——我向你坦白说了吧,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做一个天主教徒了。我们一起到礼拜堂去吧,到了那里,就请你们按照你们圣教的仪式,给我行洗礼吧。”

《十日谈》讲的是看到对方的罪恶而忍不住想要加入,现实中的故事却更荒谬,忍受施暴者的罪恶,却积极申请加入施暴者的组织。

是的,村里的党支部就是共犯。

拐卖妇女不同于盗窃财物,财物不会在乎谁是自己的主人,妇女却有头脑,有脚,能说话,甚至认字,她们能逃跑也能给家人写信。如果不是整个村子都帮助买家看管妇女,如果不是基层干部漠视被拐卖妇女的权益,许多妇女根本不会被禁锢在山村里,接受在此终老的命运。

二、妇女买卖供需两旺的原因

男权社会的财产、社会地位、家庭关系主要在男性家族的男性继承人之间传承。女性的第一身份是丈夫的“家属”,第二身份才是自己的职务或声望。在这个规则下,女性可以通过婚姻改变自己的身份,男性则很难。就算男方通过入赘方式获得一部分财产支配权,也必须付出“倒插门”被人看不起的代价。

承德1家8口被入赘女婿灭门案最新消息:嫌犯杀人后留下4封遗书

http://www.shuyang.tv/news/china/2015-02-17/153856.html

漂亮聪慧的女性因此出现了向上流动的趋势,导致底层婚龄青年男多女少,男性必须付出高昂的聘礼才能换取女方家长的同意。最终必然会出现部分底层男青年找不到配偶的情况,他们只能把准备好的聘礼交给人贩子,直接买一个妻子回家。

县域的工业化在一定程度上还加剧了这个问题。60年代之前的中国,真正的富裕阶层都很少,也缺乏工业化社会的中间阶层,所以,无论底层女性的相貌和性格多么优秀,通过婚姻改变命运的上升通道都很窄。旧社会可以进城做妾、做妓女、当通房丫头,新中国禁止了一夫多妻和妓女制,更是减少了这个“上升”途径。

60年代中期,头两个五年计划的工业盈余开始溢出,县城开始逐渐从一个纯粹的农村中心集镇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城市。县办工业招了募数以千计的工人,供养另外一批有固定工作的教师、公共服务人员,每个县都出现了以万计的“中间阶层”——大多数是男性。明媒正娶地走进这些“中间阶层”的家门,显然比过去进城当小妾更体面,也更容易。“嫁个城里人”立刻成了每个农村女性都可以期盼的梦想,甚至直接说出口也不会被人耻笑。底层女性向上流动的速度骤然加快,底层的男女比例迅速失调。买卖人口这种旧时代的习惯本来就未曾远离农村社会,现在重新浮出了水面。

这个问题持续到80-90年代依然严重,而且随着中间阶层的扩大,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80年代中期之后,人口流动性增强,城市社会出现了大量的失控角落,人贩子作案机会越来越多,能够把足够多的妇女卖到远离家乡的地方,提供足够的“供给”。同时人民公社和民兵制度解体,警力严重不足,大多数农村只要不出人命案,就可以完全脱离法制进行“自治”,买个媳妇根本不算事儿,这又提供了足够的“需求”。供需两旺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1994年被贩卖的郜燕敏不幸遇上了人口贩卖的最后一波高潮,被卖到河北曲阳这个并不算太落后的半山区。

对于基层崩溃、警力不足的弱势独裁政府来说,拐卖妇女已经不是法不责众的问题,而是维稳的必要条件,需要积极支持。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经济基础 道德 工业社会 封闭农村 拐卖妇女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