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欠印度的只有新国际秩序能给

经略网刊 郭宪功   2015-08-02 11:13  

【文丨 郭宪功】近来,从肯尼亚的茅茅党起义幸存者到前加勒比海殖民地的奴隶后裔,越来越多的殖民主义受害者开始向当时的宗主国要求道歉与赔偿。为此,今年5月底,牛津辩论社(Oxford Union)举办了一场“赔偿辩论”(Reparations Debate),旨在对英国殖民主义进行评价,并讨论当今英国政治家该如何作为。受邀的辩论双方有英国的政客和历史学家、美国的历史学家、牙买加的律师、加纳的经济学家以及印度议员。辩论的焦点在于英国是否欠其前殖民地一个赔偿,至于辩论的正反方,从辩论者的国籍即可看出。

640.webp

牛津大学

这场原本比较普通的大学辩论活动因两件事情而引发了广泛关注。第一件是在举办辩论时,牛津辩论社出售一种名为“殖民地归来(colonial comeback)”的鸡尾酒,并在张贴的海报上印了一幅缚有锁链之黑人双手的图片,此事导致对该社团种族主义的指责,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愤怒。第二件是由辩论中的正方——印度国大党议员沙西•塔鲁尔(Shashi Tharoor)引起的。塔鲁尔在牛津辩论社演讲的视频流出后迅速传播,在YouTube上被浏览量超过150万次,并被印度媒体广泛报道。在演讲中,塔鲁尔声称“200年来,英国靠劫掠印度而崛起,我们的财富被用于镇压我们自己”,并且要求英国对其殖民印度的行为作出赔偿。他指出,到19世纪末,印度成为英国商品的最大市场,还为英国人提供了就业机会和工资,而印度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例则由27%下降到4%。他还表示,让英国道歉远比得到占GDP几个百分点的援助更为艰难。7月23日,印度总理莫迪在一项议会活动的开幕致辞中赞扬了塔鲁尔的演讲,称其演讲“凝结了印度爱国者对此议题的看法,并向我们展示了在正确地点讲述正确事情,此等有效的论证是何等雄辩。”莫迪并未说明是否支持向英国索赔的观点,但很明显,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640.webp (1)

牛津辩论社鸡尾酒海报

这两件事无疑颇具象征意义。牛津辩论社作为颇有帝国情结的组织,其对辩论参与者的选择与活动筹划本身就显示和象征了英国精英对于殖民时代的态度就是以之为荣、死不悔改。帝国虽已不再,但其荣耀长存于帝国臣民之心,且随时伺机归来。至于塔鲁尔的演讲内容,恐怕早在组织者意料之中。出乎意料的是,这篇演讲竟然在网络上火了。之所以能火,当然要归功于印度之大及其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否则,牙买加和加纳的辩论参与者也说了类似的话,怎么就没能火呢?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西方主流媒体对此十分冷淡,以BBC为例,它只是对此事做出了相当简短的介绍并刊登了同场辩论中反方一位历史学家John MacKenzi的演讲内容以为回应(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india-33647422)。其他方面的报道和评论不多,即便有所报道和评论,也大多是解释为什么英国不欠印度赔偿(http://thediplomat.com/2015/07/sorry-the-united-kingdom-does-not-owe-india-reparations/)。某种程度上讲,塔鲁尔演讲内容的流行可被视作印度人(尤其是年青一代)的自嗨。哪怕有了印度总理莫迪的背书,这一演讲的主旨也不太可能成为印度与英国交涉的实际议题。

640.webp (2)

演讲视频截图

而莫迪之所以对塔鲁尔的演讲表示赞扬,一则是为了迎合民意,一则可视为向反对党示好。众所周知,国大党去年在印度议会选举中失利,沦为在野党。到了今年,作为反对党的国大党死咬住“拉利特门(Lalitgate)”事件和维亚帕姆舞弊案(Vyapam scam)即2013年中央邦专业考试委员会(Madhya PradeshProfessional Examination Board)舞弊案,要求人民党的三位高官辞职下台,并造成议会僵局。此外,莫迪不久就要访问英国,通过这种途径适度敲打英国,不失为一种超低烈度的外交手段。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英国 印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