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飞往深圳航班被纵火视频曝光(4)

雷希颖   2015-07-29 08:51  

解说:

7月25日晚,ZH9648航班原定于21点10分起飞,23点25分抵达广州,而事实上因为飞机晚点,23点10分才起飞,李强坐在经济舱的第二排,他回忆凌晨1点08分,广播里通知飞机就要下划降落,此时一名男子突然身边经过,跑向头等舱。

李强:

乘务员说飞机开始要降低高度了,就有一个男的从经济舱小跑到头等舱,他是速度挺快冲进去,空姐就叫先生,就叫了一声先生,整个过程也就十多秒那个火就着起来了。

解说:

飞机仍在空中飞行,还没等空乘人员上前阻止,这名男子已经将头等舱的布帘点着了。

李强:

飞机上的工作人员把火扑灭了,扑灭了之后,我们就开始扔箱子,把箱子扔到走廊中间,拿着灭火器防止他冲过来。

解说:

空乘人员和乘客都围了上去,双方对峙了几分钟之后,男子不但没有放下打火机,反而拿出一把20多厘米的长刀,一边挥舞刀具,一边朝经济舱的乘客走来。

李强:

他直接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有一把刀了,应该是军工刀类型的感觉,因为他的刀不是很亮,就属于那种有点暗色、黑色那种的。歹徒冲出来之后就拿刀划伤了一个乘客,他拿刀出来,(站在)第三排第四排这个位置。

伤者家属 朱女士:

我好像听他说很厉害,要缝针。肉都翻出来了。他这么说。

解说:

飞机广播中一直在播报紧急迫降,就在离飞机降落还不到5分钟的时候,男子再一次冲进了头等舱,点燃了报纸。

李强:

开始拍飞机上的门,然后就开始点火,最后点着了,火越烧越大,可能五秒钟左右(头等舱)帘子就烧起来了,因为帘子上应该是泼了油,我闻到的是煤油味,整个帘子一下子烧起来了,浓烟、黑烟,因为机舱空间很小,火一着起来的时候整个机舱里面全部黑烟弥漫,我们当时呼吸都很困难,鼻孔里面全部都是黑色的。

解说: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这名纵火的男子两次点燃可燃物,并且情绪也一直很激动。

李强:

那时候歹徒边冲边说不想活,要死的那种。他在点火的时候经过我们旁边,他说(飞机)后面都搞不了,还可以跑到(飞机)前面找麻烦。

解说:

飞机在白云机场安全着陆后,机上95名旅客及9名机组人员被紧急疏散离开机舱。就在当天民航中南公安局证实,嫌疑男子在机上企图纵火未遂,目前已被警方控制。但至于他是用什么工具纵火,纵火目的是什么,仍待进一步调查。

广州白云机场工作人员:

台州过来的,所以都在猜测他是台州人。

解说:

如今,调查仍在继续,但公众仍在讨论,飞机之上又是动刀,又是纵火,他的刀、打火机、可燃液体又是如何带上飞机的。

主持人:

事发两天了,现在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目前还没有定论。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刚才我们说到飞机上刀具、打火机、可燃液体这三样东西到底是怎么样跟着这样一个犯罪嫌疑人上的飞机,没坐过飞机的人都知道这三样东西是绝对不能上飞机的。但问题是为什么它们就上去了呢?接下去我们来连线一位专家,中国民航大学黄全副教授。黄教授,首先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在飞机上做出纵火并且威胁伤人这种行为,到底属于多么严重的一件事?

黄全 中国民航大学副教授:

这个案件毫无疑问他无论将来是放火罪还是破坏交通工具罪都是重罪,他是触犯了刑罚,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犯罪。

主持人:

我们也查了刑罚相应的条款,是第123条说,“在飞行中的航空器上的人员使用暴力,危及飞行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严重后果的是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根据这样一个法条,您分析他应当属于哪种,造成严重后果还是没有造成?

黄全:

他已经是造成严重后果,而且这个案子法条上面来讲,他还可能是构成了放火罪和破坏交通工具罪。

主持人:

这是针对歹徒和他的这种做法。返过头来我们分析,所有人都在琢磨这个问题,这三样东西是怎么上的飞机,您分析,您猜测有可能是哪些环节出现了纰漏?

黄全:

这个问题现在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我们只能是猜测。猜测的可能性有在安检环节中出现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安检环节中,可能是安检人员的疏忽大意,当然,故意的话那是另外一回事。

第二个情况可能是安检仪器漏检,而安检人员又没有发现,因为仪器它是有再先进的仪器都有局限性和滞后性,所以需要安检人员需要有非常丰富的经验能够发现这些问题。特别是歹徒可能是采用了比较隐匿的方式通过了安检。

主持人:

就是我们现在的猜测有可能是在安检的人或者物那出现了一些问题。

黄全:

对。

主持人:

那么好了,如果我们就把目光锁定在人身上的话,因为物也是由人在操控的,在人身上有可能出现什么问题?比如说在机场做安检的这些人员,进入的门槛高不高,什么人可以去做安检,这是不是一个需要经过大量的培训,或者有更高的要求?

黄全:

是的。我们现在安检从边防转为公安再转为机场要求行业准入要有一定的门槛,但是我们说了人操作的仪器都是有滞后性,就像医生看片子,有的人看的片子正常的病看得出来,疑难杂症需要有经验丰富的人来看。所以安检人员这一块很可能是年轻人,有可能是经验不太丰富造成的。

主持人:

比如说安检人员的经验和他所处的这个机场有没有关系?比如说台州机场它就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机场,比如说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它可能每天面对的这种情况就很多,它跟机场的大小和安检人员的这种经验有没有关系?

黄全:

有关系。经验它需要长期的积累的过程。另外一个需要的是人员在这个行业当中的一个稳定程度来决定的。

主持人:

那您觉得现在的机场安检人员的稳定度是怎么样的?

黄全:

现在安检这个群体,在民航机场这一块它属于地位比较低下的一个,所以进去之后流动性比较大。而这个需要经验积累的行业,流动性比较大的时候还经验都没有积累完毕的时候又换了新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出现有一些弊端问题。特别是小机场,本身经验积累就比较少。

主持人:

好。谢谢您黄教授。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在分析,仅仅是从目前我们掌握到的这些新闻报道的信息在分析。那么事发的是台州机场,台州机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我们去看一下。

解说:

目前,台州机场安防级别已加强一级,并增加安保人员,同时备勤人员也已加倍。资料显示,台州路桥机场原名黄岩路桥机场,是华东地区十分重要的军用机场,现为台州市的军民合用机场,经改扩建后机场飞行区等级达到4C级技术标准,可满足波音737、空客320等机型起降。虽然已经具备保障年旅客吞吐量60万人次,高峰小时旅客300人的能力。不过,作为支线机场,整个候机楼出发大厅有两个安检口,四个值机柜台。

深航纵火事件发生后,台州机场的安检能力不断遭受质疑,进而引发公众对中小机场的安防忧虑。目前,我国国内民航旅客登机安检级别大致分为四个等级。一级安检是我们经常遇到的,包括检查护照、金属物品等一系列常规检查。二级安检一般在奥运会、世博会等大型活动期间开展,增加了开包环节。四级安检是最高级别的安检,百分之百的开包率、脱鞋、解腰带,是每位旅客都必须经历的检查。即使最常规的一级安检,打火机、汽油、刀具也是禁止带上飞机的。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中有着严格的规定。

李晓津:

刀具应该在金属监测仪里应该能够被检测出来,汽油(等)应该在X光机的时候就应该能够检查出来。如果按正常流程走的话,安检员一旦发现X光机上显示有液体或者有液态的东西,通常会要求乘客把东西拿出来进行详细检查,一般来讲现在我们实行的是要不然你就托运,要不然你就放弃,不让带上飞机。

解说:

相关资料还显示,台州路桥机场曾被民航浙江省局确定为文明服务示范点,连年保持华东二级文明机场称号。与此同时,台州方面曾提出建造新机场规划,希望通过新机场建设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根据2011年台州晚报报道称,由于受军民合用机场的性质所致,民航发展困难,新建台州机场十分必要,台州新机场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建中,将在“十二五”期间建成,然而截止目前新机场建设尚未动工。纵火事件发生当天,中国民航局就召开空防安全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责成台州机场立即采取整改措施,消除安全隐患。并要求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对台州机场进行安全评估,以决定是否暂停其航班运行。民航局还将根据事件调查结果,对台州机场的相关负责及责任人依法依规追责。

主持人:

刚才在短片中您也有所了解了,在我们国家的民航旅客登机安检是分为四个级别的。那么级别越高,它检查的就越严格,级别越高越安全。那么相应的所涉及到的人力、物力也就越多,这是安检。那么接下去我们再看一下台州机场,台州的路桥机场具备年旅客吞吐量60万人次,一共有两个安检口,四个值机柜台,这样说这是一个绝对数字,我们来相比一下它和浙江的萧山国际机场来比一下,萧山的机场吞吐量是2500万人次,这是60万人次,首都国际机场是8600万人次,参照一下你就知道,这是一个规模多么小的级别的机场。接下去继续请教黄教授。刚才我们说了机场的大小跟安检人员的经验是有关系的,成一个正相关的关系。那么机场的大小和它安检的等级有没有关系?

黄全:

这个是没有等级关系的。无论是哪个机场,安全等级是一样的。不会因为机场小我们就检查疏忽,不可能的。

主持人:

刚才我们说了有四个安检的级别,四级是最高。由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决定采取哪级的安检措施?

黄全:

四级安检,正常情况下,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正常安检,事实情况上面一般是介于两级到三级之间,虽然我们资料显示只有在奥运会和世博会时候进行了二级安检,但事实上一般情况是高于二级在三级之间,也就是说增加了抽检的程度。

主持人:

也就是说,我们日常乘坐飞机的时候,实际上是处于二级三级之间的。也就是说这个开包检查率,包括解鞋带和解腰带,应该是在50%以上的是吧?

黄全:

对。基本上是这样的。

主持人:

您看现在有这么一个矛盾,你看赶上春运,现在是暑运,坐飞机的人都知道要等一个安检的队伍是非常漫长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每一个立刻都希望安检的时间通过率是越快越好,而且是越简单越好,让自己快走。可是事实上,如果要是从保障自己安全,保障飞机安全的角度来说,应该是越复杂越好。在这两个上怎么去平衡,怎么去取舍?

黄全:

我们一直在讲是促生产还是保安全,而且我们中国运输有一个特点,就是暑运、春运比较集中。而正常情况下,客流又并不集中,所以造成了安检各通道的配备那些人在平常的时候是够的,在暑运的时候反而是不够了。那个时候就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一块机场这一块应该是加大安检通道和加大人员的配备,这是必须要做的。

主持人:

好。谢谢您黄教授。刚才我们分析的这个姓翟的人在飞机上纵火的行为,当然这是看得见的,对飞机安全有严重的威胁行为。那么随着科技的发展,有一些行为它是在隐形的在威胁着飞行的安全。我们来关注一下。

解说:

7月25日下午一点多,在扬州台州机场,一名女安检员在处置危险品时发生意外,左手严重受伤。

知情人:

当时炸的,都冒烟了,他们说声挺大的,是挺吓人。

解说:

下午三点多,伤者被送往江苏省苏北医院接受手术。

伤者家属:

打火机什么东西,把手指炸开来了,不晓得什么原因,这个打火机爆炸这么严重,把皮都炸没了。

解说:

据家属和一位机场工作人员介绍,这位女安检员左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严重受伤。

伤者家属:

刚才(医生)讲的尽量保住这两个手指,这三个都没了这个,都炸飞掉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深圳航班 纵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深圳航班 纵火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