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借国际仲裁将中国赶出南海是痴人说梦

独家网张幂   2015-07-15 11:50  

有水印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

菲律宾为了霸占中国南海岛礁也是够拼的,不仅疯狂购买武器扩充战力,与域外大国频繁进行军演,甚至邀请其进驻菲律宾,这次又将对抗中国的战场搬到了联合国,妄图借助国际海洋法庭的仲裁让中国退出南海。

为了7月7日-7月13日的在海牙举行的国际海洋法庭听证会菲律宾下了血本,组成了跨部豪华团队。据菲律宾第二大电视台GMA新闻披露,本次菲方赴海牙的律师团队相当高端,两名领队人物分别是总检察长西尔贝和外交事务秘书罗塞留,而团队中操办具体事务的多名律师主要来自美国,由保罗·雷切尔领衔。雷切尔是哈佛大学法律学博士,擅长国际领土争端,先后代理过针对美国、俄罗斯、英国和印度政府的多起仲裁案件。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代表尼加拉瓜政府向国际法院起诉美国,针对美国提出国际法院就该案对自己无管辖权的立场,雷切尔成功说服法院做出对美国不利的裁决。7月7日,菲律宾派包括议长、防长、外长在内的高级官员代表团赴海牙参加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听证会,阐述菲方立场。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菲律宾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奥在听证会前表示,“如果仲裁法院裁定具有管辖权,那我们几乎是稳赢了。”卡皮奥说,只要菲国取得有利裁决,下一步将是说服全世界向北京施压,“让中国退出南海”。他还宣称,如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适用于南海,也就不适用于其他海洋,这样一来,印度将可占有印度洋,墨西哥可以拿下墨西哥湾,海洋回到炮舰时代。 

菲律宾政府7日宣称,在当前环境下将不会与中国就长期存在的南海争端举行双边会谈。该国正执意将所谓的“南海主权争端案”诉诸海牙国际仲裁法院。

菲律宾的底气从何而来?

现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为日本人,柳井俊二,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1963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条约局局长、综合外交政策局局长、外务审议官、外务事务次官、日本驻美国大使等职,2005年6月获任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10月获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2014年再次当选国际海洋法庭长。

菲律宾外交部2013年3月25日宣称,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上周已经任命波兰籍法官帕夫拉克代表中国出席法庭关于南海争端的仲裁。同时,前国际海洋庭长沃尔夫鲁姆被任命为仲裁法庭成员。柳井俊二将提名仲裁团剩余的3个席位。一旦国际仲裁法庭组成五方仲裁团,法庭最终将作出仲裁结果。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旦国际仲裁法庭组成五方仲裁团,法庭将开始听取双方的论据,并根据国际法判断哪一方的主张更合理。 

菲律宾外交部2015年3月17日称,菲律宾已经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仲裁法庭提交了3000多页补充材料,力图让国际仲裁法庭受理其对南海部分岛屿的主权声索。一年前,菲律宾外交部已经向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提交了4000页的申诉材料。菲律宾最近提交的这份12卷共3000多页的补充材料便是应国际仲裁法庭要求而上呈的。菲律宾外交部长罗萨里奥表示,针对仲裁法庭提出的26个问题,菲律宾都一一以地图和图表等文件做出书面答复。

国际政治问题专家熊玠认为,菲律宾如此有恃无恐,是背后有美国撑腰。2013年1月,在美国的公开支持下,菲律宾违背中国的意愿和自己在双边和多边协定中做出的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解决南海争议的承诺,向联合国海洋法庭单方面提起针对中国的强制仲裁程序。

菲律宾靠国际仲裁霸占南海注定是黄粱梦

1.国际海洋法庭对南海问题没有管辖权

中国政府认为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超出《公约》的调整范围,不涉及《公约》的解释或适用;以谈判方式解决有关争端是中菲两国通过双边文件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所达成的协议,菲律宾单方面将中菲有关争端提交强制仲裁

违反国际法;即使菲律宾提出的仲裁事项涉及有关《公约》解释或适用的问题,也构成中菲两国海域划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已根据《公约》的规定于2006年作出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事项的争端排除适用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因此,仲裁庭对菲律宾提

起的仲裁明显没有管辖权。基于上述,并鉴于各国有权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

2.“仲裁结果”无强制执行力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者薛晨说,海洋仲裁庭是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设立的永久性仲裁机构,其对海洋争端是否有仲裁权本身也有仲裁权,首场听证会的开办便意味着其认定自身具有南海争端的“仲裁权”。然而,这一“仲裁结果”本身并没有强制执行力,中方已经多次表明了不参与的态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3节第298条规定,如果当事方之间的争端涉及到大陆或岛屿主权,可以不接受强制仲裁。缔约国有权在任何时候做出书面说明,表明不接受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强制仲裁。也就说,中国如果回应,其实是有权终止的此次仲裁的。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代表、国家海洋局战略研究所原副所长陈德恭。他说,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中,针对“国际海洋法法庭对发生在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争端的解决是否有强制管辖权”这一问题是作为一个选择性的议定书,由各国自愿签署的。而当时中国并未签署这部分文件,所以中国虽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但是在这些问题上,国际海洋法庭其实对中国并没有强制管辖权。

3.仲裁听证会无果而终

7月13日,由菲律宾单方面发起的“南海仲裁案”闹剧的听证会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收场。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4日发表文章称,7日开始的这场听证会无果而终,菲律宾寄望于今年年末理清海牙仲裁法庭对“南海仲裁案”的“管辖权问题”。此前大肆造势,扬言“要让中国退出南海”的菲方在海牙不惜重金导演的这场闹剧,不仅面临菲国内民众的强烈反感,而且在国际上也须面对无权审理的尴尬,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菲律宾目的在羞辱中国

菲律宾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奥表示,尽管无法强迫北京接受裁定,但一个有利裁决将让马尼拉在世界舆论面前“羞辱中国”。他称,比如菲律宾每年可以向联合国大会发起一项决议宣布中国是“领土掠夺者”。

无论仲裁结果如何,南海问题依然在那里,菲律宾即使胜利了也是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中国与菲律宾的南海争议还将继续下去。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菲律宾 国际海洋法庭 国际仲裁 南海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