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电脑的文联主席暴露了流氓本质

长江网   2015-07-15 10:56  

7月4日上午10时许,湖南省耒阳市耒阳社区网站来了几名不速之客,一名男子在办公室大声吆喝,要求网站负责人在五分钟之内出现,否则将砸毁办公室电脑。(7月14日 中国网)

“湖南一文联主席网上晒诗遭差评 怒砸网站办公室”,看到这样的标题人们最初的感觉是:堂堂一个文联主席想必有几把刷子,要不怎敢在网上晒诗,网友们却给了差评,实在是有辱斯文。

可是,当人们看完全文后,特别是最后的那几篇号称“诗”的东西,人们才知道错怪了网友,真正有辱斯文的原本是文联主席,人们不禁想说一句:“熊主席,你是猴子派下来逗比的吗?”

诗词是中华文学的瑰宝,精炼的文字、押韵的语法,带给人们美的享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看似简单的诗句,除了需要用韵之外,还受到格律的限制,所以并不简单,没有一定的文学造诣是写不出来的。

再来看看熊主席的“诗”,即不压韵也不符合格律的要求,称作打油诗都勉为其难,网友们给出差评也是情理之中。但是,熊主席却理直气壮地打上门来,真叫人哭笑不得。

“没有三把神沙,不敢倒反西歧”,没有那么高深的文学功底就别学人炫耀,连砸字都写不来的文联主席,你肚子里到底有几滴墨水?

为了自己的名誉据理力争无可厚非,但前提是“据理”,熊主席,您的理据何在?没有理您拿什么力争,没有“干货”证明自己的文采,便抄起家伙威胁,殊不知,您的“任性”恰恰暴露了自己“文盲加流氓”的本质。长点心吧!有时间多看书,别再出来逗比啦。(长江网 徐剑彪)

文联主席写诗遭差评砸网站 当地成立调查组

今天,记者从耒阳市相关部门获悉,因砸坏网站电脑而被媒体广泛报道的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已正式被停职。

7月14日,有媒体以《湖南一文联主席网上晒诗遭差评怒砸网站办公室》为题报道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个人与民间网站耒阳社区的纠纷事件,后迅速被境内各大网站转载并引发热议。得知情况后,耒阳市委常委于7月14日晚召开紧急会议,鉴于熊艾春的个人行为严重悖离公职人员行为准则,社会影响十分恶劣,会议研究决定,对熊艾春作出停职的处理决定。与此同时,成立由相关部门组成的专门调查组进行调查处理。

记者了解到,在砸电脑事件发生后,其家人联系熊近期的一些行为,怀疑其精神状况异常,7月7日陪同其到湖南湘雅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和病症诊断。据熊艾春爱人罗美菊说,经医院诊断,熊系初患精神躁狂症。目前,医院已对其采取封闭式治疗等措施。

耒阳社区网站无官方背景

“我们就是觉得他毫无互联网知识,他以为网友发的对他的诗词的评论就是网站表达的声音,他砸了网站的电脑这个事情也就解决了。这是一种官本位的心态。”昨日,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谷先生在接受新闻晨报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在过去,只要网友在耒阳社区网站上发表的言论不违反国家法律,不色情、不暴力,没有恶意人身攻击这些,我们都是允许网民讨论的,这也是我们创办BBS的宗旨。网友对你诗词有个人看法,完全是他们的自由。”

谷先生称,在此事发生前,作为网站管理员,他们并不清楚网名为“耒阳小竹子”的网友就是熊艾春本人。在耒阳社区网站的电脑被砸后,本来他们也不想把此事告诉外界,但后来是网友告知媒体,此事才被披露的,“当时,我们想的是,这个事情,我们惹不起,至少躲得起。”

谷先生介绍,耒阳社区网站办了14年,全部由民间资金创办,没有官方资金,以确保其独立性,目前该社区网站拥有大约36万名用户。“其实我们就是一个BBS,用户基本以耒阳当地人为主,网友们经常在我们的网站谈论一些民生的事情,另外就是反映问题,我们还曾发起公益活动,资助过141名学生……但是我们的网站创办十几年,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这次这样的恶性肢体冲突事件。”

在电脑被砸后,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谷先生赶到现场,并拨打了报警电话,耒阳市公安局灶市派出所民警将双方带回讯问。当天,谷先生与熊艾春均出现在派出所。但谷先生称,自从当天从派出所出来后,双方再无联系,“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就是报警那次”。

“县级文联主席多是外行”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警示:“必须彻底把官员、权力从协会里请出去。”他表示,“官员在一些文艺协会任职,对于一些协会来说是种需要,好处就是官员通过手中的权力给协会开方便之门,多拨点经费,甚至给协会找个好的办公地点。把权力请出去,文艺协会才能做到真正的专业性,只有这样,才能像我以前说的,文艺工作者要面对艺术,背对市场。”

湖南省临湘市原副市长、自传体小说《官路》作者姜宗福对熊艾春砸网站电脑事件并不感到诧异,只是感觉到有“很大的悲哀”。昨晚间,姜宗福在看了熊艾春所写的诗歌以后,对新闻晨报记者表示,“熊艾春的诗歌体现了现在的中国县级文联主席水平的一种文学水平,很典型。作为一个主管当地文化的领导,对于自己母语的掌握能力蜕化到这种程度,是挺可悲的!”

姜宗福还说,熊艾春这次是把自己的诗歌发到网上去,而很多县文联主席“爱好文学”的方式是自费出书,“有些连书号都没有,就是印个小册子,五六元的成本,卖到二三十元,基本都是凭关系在卖。”

在姜宗福看来,发生在县级市耒阳市的熊艾春事件,折射的一种包含中国县级市在内的中国基层县的一种很典型的文化生态,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县级文化生态标本事件”。

“这个事情很普遍,我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有三个原因造成的:第一,这个事件折射了中国的基层县里主管文化的领导对于文化事业的漠视。在中国很多的基层县,一般当了文联主席的官员多是外行,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是由宣传部副部长兼任的,这跟很多地方的作协主席由官员兼任的情况差不多普遍。因为一个县的宣传部副部长一般是副科级,而文联主席是正科级,所以这些县宣传部的副部长们也都愿意兼任文联主席,等于他们的级别还提高了一级。而且文联一般还有经费,主管演出、群众活动等等,他们也乐意兼任;第二,这些县级文联主席们虽然文化水平都不高,但很奇怪的是,他们中间很多人都喜欢附庸风雅,好像他们会读两句诗,就是文化人。此时周围再有一些人对他们进行无原则的吹捧,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很有文学素养;第三,在中国的很多基层县,领导干部对互联网知识的匮乏到了令人惊愕的程度,他们不看书、不读报、不上网,却主管着这个县的文化工作。”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文联主席 砸电脑 熊主席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