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专家曝光“一带一路”痛点

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2015-06-29 09:57  

引子

“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固然令人欣喜,但其中存在的“痛点”更值得我们关注。目前,“一带一路”的“痛点”就是未来工作的要点和突破口。

“痛点”一:战略环境有待优化

1、赵磊(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第一,国内痛点是:1、操作层面,基层普遍寄希望于中央怎么说,基层创新不足,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缺乏有效互动;2、主体层面,国内主体资源未能成功整合,政府、企业、专家学者与智库、媒体等四大主体资源未能有效对接,各说各话,没能形成合力;3、认知层面,有人认为“一带一路”就是要获取能源资源以及输出过剩产能,有人认为“一带一路”就是要挑战美国霸权,有人认为“一带一路”就是要恢复新版的朝贡体系,还有人坚定地认为“一带一路”是国际关系史上最大的烂尾工程,导致国内民众以及国际社会不清楚“一带一路”到底是什么,如此的“认知纠结”,很难保证顺畅地开展工作。

第二,国际痛点是:1、在国际社会看来,“一带一路”目前的原则性倡议多,可操作的内容少。2、未能庖丁解牛地了解每一个丝路国家:往往把22个阿拉伯国家看作一个整体、把五个中亚国家看作一个整体、把十个东盟国家看作一个整体、把54个非洲国家看作一个整体……,据此制定整齐划一的“打包政策”。但“一带一路”要真正具有生命力,就不能想当然地、简单片面地同丝路国家打交道,要真正去了解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群体对中国的期望、对我们的需求。战略的避讳是笼统和肤浅。3、中、美、俄、欧、印等大国对于“一带一路”的合作共识严重不足。

2、于今(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常务副会长、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家智库总编,上海大学智库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痛点是:各种对“一带一路”的疑虑、误读,归根于战略思维的缺乏。因此,应当以战略思维加强对“一带一路”的研究,注意三个问题:首先,不能用肤浅的、近视的眼光来看待和评价“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要着眼于解决长远发展中有可能产生的矛盾和问题。其次,不能用封闭的、保守的态度来开展“一带一路”的宣传工作,一方面要加强自我宣传的力度,另一方面又要加强海外传播的力度。再次,不能用碎片化的、零散的方法来研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要用系统的、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一带一路”。

3、于洪君(全国政协委员):

目前,我们的外交队伍建设、财力物力投入、体制机制更新、资源配置协调、思想观念转换相对于形势任务,的确有些滞后。

4、钟琦(中交集团中国港湾办公室主任助理、致公北京市委海外联络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央企业青联委员、北京市东城区青联委员):

理念契合、价值认同是成功合作的基础,常说的“入乡随俗”,是一个主动融入的姿态,是一种对其他国家价值和文化的尊重。在“一带一路”的推行过程中,必须面对文化差异带来的各种问题,能够站在沿线国家不同的历史、文化、宗教等特性因素上来分析问题,正视差异,找到双方重合的共鸣区间,谋求价值的协同,才能在各自保持原有的个性基础上,建立起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

在全球化发展趋势中,“一带一路”需要具有国际视野。在跨文化的交流合作中,强调“产品和服务”要面向全球市场,满足不同市场“消费者”的不同需求。“一带一路”的全球化思考,可以说是一种哲学层面的思考,要根据国别情况,适应其价值取向,制定不同的合作模式。唯有如此,才能获得沿路国家的认同和支持。

同时,在“一带一路”推行过程中,我们要有足够的自信,自信地传承和光大“对外开放、互通有无、平等交换、睦邻友好、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理念。有足够的自信就有足够的个性,“一带一路”才能实现沿线国家之间的合作共赢和文化互鉴。

5、杨善华(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招商联合办公室负责人,北京市丰台区投资促进局党组副书记):

痛点之一(启动方面):由政府部门主导,各地方群起而上的局面很容易导致外在防御心理放大,囿于内部环境和体制影响,热闹于划地盘抢先机,终究很难脱离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的派生。痛点之二(内容方面):商品文化技术的互动、自然资源国际信任的交流,并不能协同满足互惠互利乃至互赢的经济发展目标和成员国的价值认同。

6、雷希颖(读家传媒董事,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个人理事,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与网络安全研究院执行院长):

“一带一路”的最大痛点在于,战略布局在战术视角下被推进执行。一带一路本是一个战略性的布局,需要在国内外进行长时间的铺垫和积累,但目前国内参与者大多基于战术视角,从小利层面思考,并表现出了急于求成、好大喜功、功于逐利的倾向,这都可能会造成不顾现实、急功冒进、因小失大,以及国内思维和方式国际化的消极后果,对“一带一路”的长期性、稳定性和安全性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

7、蒋正翔(光明日报社网评中心理论编辑室副主编):

一带一路最大的痛点是过于政绩化、工程化、功利化,从而走样走形,错失战略机遇期。表现在好大喜功,为了落实规划和诺言不计效益不讲实际;理解简单化,只求倾销不能走心;大干快上一窝蜂,过于强调模式自信,实际工作中将我们文化和意识形态当做普世价值。

8、胡金有(北京建设大学校长):

规则是最大的痛点,包括国与国,人与人,企业与市场,等等。实力均衡时,和谐即妥协是规则;实力悬殊时,高效率推行或争取是规则。

“痛点”二:对外传播存在缺陷

1、梁海明(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一带一路”倡议最大的痛点之一,应该是外宣机构暂未能把“一带一路”的内涵、理念成功地对外传播开去,外国不仅仍对该倡议了解不深,部分沿线国家甚至误会颇深,尤其是受到文化冲突、现实利益冲突等因素影响,部分国际舆论对“一带一路”倡议作出了不少负面评价,甚至存在抹黑的情况。比如有部分人现仍口口声声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或是针对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挑战。

有俄罗斯、印度等地学者担忧“一带一路”将挑战现有区域乃至全球经济体制,排挤其他国家的利益,部分东南亚发展中国家则担忧“经济控制”或是中国意图掠夺当地资源等。本人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未来要在海外传播中准确让各国了解其内涵、用意,感受到倡议所带来的各项机遇和利好,并尽力消除各国对构想的误解,从而为“一带一路”顺利落实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应当充分考虑跨境传播的特殊性,减少由内向外、由上至下式的灌输性传播模式,更多考虑运用丰富的手段和工具,避免重蹈过往对外宣传工作中走过的误区。

此外,现在的外宣,主要是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海外传播,对非沿线国家的传播不足,容易形成以是否沿线为门坎的“我们”与“他们”之别,此类舆论上强化差别,随时会导致新的对立阵营出现,很拉仇恨是一个较大的痛点。唐僧走出去取经,因没有做好海外传播,导致处处受挫。当时唐朝海外传播的工作基本没法做,唐僧只懂照本宣科,没有多方位宣传,搞得唐僧三个这么著名的徒弟,路途中的国家、妖怪都不大知道,要是知道了孙大圣在队伍里面,他们抓唐僧前就要再掂量掂量,可能就会减少西天取经的很多折腾。除了海外传播外,国别研究也很重要,如果事先知道一些国家不欢迎和尚,一些国家是女儿国,就可以避开这些国家。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差不多,需要借鉴当中的经验教训。妖怪都知道吃唐僧肉长生不老,也都知道唐僧来了,但都不大知道唐僧有保镖,这说明作为西方老大佛祖的弟子,西方的媒体懂得帮唐僧宣传和包装,唐僧赞成一朵花。唐朝的媒体没有那个意识。从唐僧出生到出家,唐朝媒体把他包装得和社会有深仇大恨似的。走的是那种“我很穷,我很苦,所以我光荣”的宣传口径老路,对外没有很好地进行“双向沟通”,更多自说自话,导致无法进行沟通交流,误解和质疑就出现了。与此同时,外宣也需要把握一个度,以及要有其他的保障和推进,有个系统工程。要不,即使把唐僧的保镖孙悟空宣传地非常强大,妖怪一抓到唐僧,会立马把他吃掉,就不再呼唤朋友一同过来同享唐僧肉了。因此,外宣工作也和外交工作那样,可能需要有重大改革才行,可以参考港式文化、台式文化如何对外传播的经验。

2、龚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沿线国家及域内外大国围绕“一带一路”的舆论环境既有积极和期待的一面,也有消极和疑虑的一面,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误读和理解偏差。自我对“一带一路”的正确表达是外界正确理解的前提。为了及时纠正误解、增信释疑,为倡议的推进和落实创造积极的国际舆论氛围,国内相关政府部门、政策及学术研究界、企业界、媒体界在对外介绍时,有必要围绕“一带一路”的几个基本问题达成共识,明确什么应“多讲”、什么应“少讲”,主动树立起“一带一路”对外传播的话语主导权。

笔者总结了“六个多讲,六个少讲”:1、多讲“倡议”和“合作”,少讲“战略”和“地缘政治”。2、多讲“共商、共建、共享”和“对接”,少讲“中国主导”。3、多讲“开放包容”,少讲“中国中心”。4、多讲“经济合作”,少讲“中国版马歇尔计划”。5、多讲“惠及所在国民生”,少讲“中国海外利益”。6、多讲“中国是秩序维护者”,少讲“美国衰落”和“排挤美国”。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一带一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