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学者著书还原西藏真相:达赖正毒害中小学生

环球时报   青木   2015-06-26 09:19  

其著作《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历史、背景和前景》

卢森堡学者艾廷格

其著作《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
家、社会和意识形态》

其著作《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 家、社会和意识形态》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德国ZAMBON出版社去年10月和今年3月分别出版了卢森堡籍学者阿尔贝特·艾廷格撰写的《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家、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历史、背景和前景》两部研究性著作,揭示了旧西藏的落后、十四世达赖的真实面目、“藏独”势力的所作所为,并点破了西方有关西藏的种种谎言。两本著作在欧洲多国产生反响。艾廷格6月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我的书籍通过各种信息旨在向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西藏。那些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想法都是白日梦。”

写这两本书是因为我是教师

环球时报:您是学历史专业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新旧西藏对比”和“国际社会围绕西藏的斗争”这两个学术问题的?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两本书?

艾廷格:这两本书都不是我在大学历史研究的学术环境下撰写的。在德国特里尔大学,我的研究领域还有德国文学史。之后,我回到卢森堡进行中学和大学的教学工作。几年前,我发现德国一本关于西藏的书,可以说该书彻头彻尾地在为达赖喇嘛宣传。对此我非常愤慨,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正试图毒害我们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并妖魔化中国。

我撰写这两本书更深的动机,是因为我的教师职业。我一直认为,一个教师最重要的任务是教育青少年独立的、批判性的思维及寻求事实真相。这包含有关的不合理的信念和教义,以及对所谓智者和圣人持怀疑态度。

环球时报:您去过西藏吗?您对现在的西藏有哪些认识?

艾廷格:我到过中国多次,最近一次是去年。但中国的最西部,很遗憾只到过成都。我对中国的认识,当然不只来自这些旅行。旧西藏,人们无法再次体验。而作为一名不会说藏语和汉语的旅游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难度。所以,我宁愿自觉地深入学习和研究各种西藏的论著和报道。首先,研究一些曾在旧西藏长期生活的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探究当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这些人包括日本僧人川口氏、俄罗斯佛教徒齐比科夫,美国人麦戈文、英国人沃德尔或法国人大卫-尼尔。其次,对于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的现状,我主要通过真正熟识的中国专家获得。同时,一些到过西藏的朋友也给我很多积极信息,如中国政府新建了许多乡村学校,用大棚种植蔬菜等。

环球时报:在研究文献和历史图片时,您有什么发现?

艾廷格:实际上,关于现代西藏和西藏的历史,西方有大量研究文献,不过对于受众来说,大多数属于未知领域。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把这些以前只限于学术文献的重要成果传达给读者。比如,日本僧人川口氏的著作《旅藏三年记》等。历史图片更能展示旧时西藏的社会现实。我从德国联邦档案馆找到1000多张当时西藏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德国探险家1938年和1939年在西藏拍摄的。许多照片刚好过了版权期限。关于今日西藏的照片,主要来自西方游客。一些图片则来自中国的期刊《中国西藏》。在许多图片中都呈现了藏文,说明西藏在藏文的推动上并没有受到限制。

  “西藏神话”与虚假的浪漫

环球时报:德国、卢森堡等主流图书销售渠道,都可以订购这两本书,几乎所有购买者都给予“五颗星”的最高评价。在亚马逊网站,有读者评论说,“这是一本富有启发的书:告诉你不知道的西藏!”“毁灭了一个神话”等。两部著作发表后,您听到学术圈有哪些议论?

艾廷格:我的书的确获得读者一致、积极的评价。同样,我有关西藏的学术演讲,在莱比锡书展等活动中也受到欢迎。许多学者告诉我,我的西藏主题研究非常必要。因为在欧洲,一些被认可的所谓“西藏研究者”不少是“西藏流亡政府”和对达赖几乎不加批判的支持者。这些“专业人士”故意忽视西藏政治、社会和法治的进步。事实上,这些进步一直不是他们感兴趣的,即使他们知道也很少发表真实的看法。2002年,两名法国“藏学家”出版一本书,来对抗中国出的《西藏百题问答》,但他们的研究来源多是出自神话和达赖的圈子。

令人高兴的是,西方也有例外。他们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大学外围的西藏研究者。比如,有比利时的亚洲学研究者撰写的有关藏传佛教史,以及德国学者科林·高尔德纳有关达赖喇嘛的书。此外,不少汉学家对中国问题也有独特见解。

环球时报:这两本书图文并茂,读者通过图片对比,就能看到新旧西藏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这些学术著作也告诉西方读者,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中国把西藏治理得很好。您的书,让更多欧洲人看穿了“藏独”分子的哪些谎言?

艾廷格: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谈起。“藏独”分子有关西藏的谎言涉及旧西藏和新西藏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背景、生活状况、宗教、个别历史事件等。可以说“西藏流亡政府”从一开始就借着那些在西方已经存在的“西藏神话”,使它们变成自己的。

这些谎言来自达赖喇嘛或他的核心圈子,比如以下这些谎言:旧西藏的藏族人民比较幸福和和平地生活;他们既不需要军队,也不需要警察;中国在1951年以武力吞并西藏;为和平解放签署的“十七条协议”是伪造的,西藏代表是被迫签署的;达赖喇嘛从西藏出逃是因为会被绑架或杀害;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兄弟既没有获得美国的钱,也没有得到帮助;“西藏抵抗”是和平的,没有暴力的;中国想消灭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中国要灭掉“藏民族”,目标是“种族灭绝”;“西藏流亡政府”唯一目的是“真正的自治”,等等。有些人还声称,达赖本人在20世纪50年代曾希望对西藏进行改革,但被“中国人”阻止。我在我的书中,公开了西方西藏研究学者的这些谎言。

环球时报:西方一些人对西藏问题的片面看法是如何形成的?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做法,为什么能蛊惑一些西方人?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过去缺少反思,甚至纵容一些分裂分子的暴力行动。

艾廷格: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其一是“西藏神话”很长时间在西方都是一种流行文化。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西方国家就出版有漫画《丁丁历险记——丁丁在西藏》和小说《第三只眼》等关于西藏的畅销书籍。它们与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相呼应。与此同时,好莱坞也早已跳上西藏这趟列车,拍摄了诸如《达赖的一生》、《西藏七年》、《小活佛》等电影,让人们对旧西藏形成虚假浪漫的印象。

另一个原因,即美国的“软实力”。美国政府控制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谎言网络。这张网络上还有西方媒体、许多非政府组织,包括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不过,谎言终究有被识破的时候。20多年前,加拿大藏学家谭·戈伦夫教授出版《现代西藏的诞生》,客观论述西藏的近现代史。但该著作却遭到不少美国记者的“围攻”。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西方媒体对中国这一经济崛起的大国充满恐惧。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2010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大量的媒体报道充满陈词滥调,歪曲中国的形象”。例如将中国贬为“流氓国家的支持者”“气候变化罪人”“资源饥饿国家”等。

现在,通过中国政府积极的对外宣传,以及西方的一些学者、亲身到过中国的西方人的努力,西方媒体相对来说报道中国更加全面一些。

  有人想让中国解体

环球时报:达赖喇嘛是一些西方国家对抗中国的棋子吗?

艾廷格:毫无疑问,从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就开始了。现在可以知道,西藏分裂分子早在1950年就与美国当局有接触。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手拉手。达赖的哥哥也为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自由亚洲”电台服务,鼓吹“西藏独立”。上世纪50年代,达赖喇嘛曾写文章流露出对新中国的支持,表明自己的“爱国情怀”。一些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这段时间体现了他“诚实的信念”。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这么做只是打着合作旗号,实为欺骗之术。这也让人看到达赖是政府的敌人、永恒阴谋家、机会主义者、伪君子和骗子。今天的达赖喇嘛,借助“西藏流亡政府”和接二连三的行动在西方损害中国的声誉,同时希望通过美国来削弱中国的政治经济地位。

环球时报:“围绕西藏的斗争”将如何持续?西方一些国家前两年曾猛打“藏独牌”对付中国,为什么最近这样的做法看上去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了?

艾廷格:我在书中提到,“西藏流亡政府”及其在美国的支持者,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所谓“真正自治”。在他们的圈子里,流传着所谓的“大藏区”地图,把旁边的(新疆)标为“东土耳其斯坦”,地图中有 “满洲国”,还把内蒙古标注为单独一个国家,都成了与“共产党中国”分离的领土。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意味着有人想让中国像前南斯拉夫和前苏联一样解体。当然,这些都是白日梦。西藏从中国分裂是不可想象的。只有政治冒险家、不负责任的空想家或疯子渴望这样。在一个中国的治理下,西藏正在迅速发展。西藏的未来在于中央政府大规模地支持推进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随着社会物质条件不断提高,海内外藏民的认识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对此,我有信心。

环球时报:会不会有人借达赖喇嘛7月庆祝80岁生日之机在国际上掀起新一轮的“藏独”宣传?

艾廷格:这些反中国的宣传一直没有停止过,“庆生”时甚至会变本加厉。我刚写了一封信给卢森堡最大的日报,警告达赖喇嘛的生日会被重复利用,比如,有人会再次炒作“西藏语言和文化受压迫”等谎言。

我认为,中国政府应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重视加强对外宣传。比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受西方舆论猛烈攻击,但通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他们获得了不小的成功。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西藏 达赖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西藏 达赖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