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强:“世界一流”的中国何以“取代美国”?

凤凰博客   2015-06-26 09:10  

祝振强

日前,笔者读到了这样两则内容相关、观点龃龉的有关中国“崛起”、中国“世界一流”以及中美两国关系的消息。

一则是,《调查称近七成受访中国人认为中国是世界一流大国》。这则来自参考消息网的消息称,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24日报道,中国已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实践民族伟大复兴的国家,希望发挥更大的文化和经济影响力—比如成立孔子学院和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全球角度而言,这一设想似乎很具说服力。除日本、越南、菲律宾和巴西外,其他受访国家的多数民众认为,中国将最终或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这一观点在中国尤为突出,67%的受访者表示相信,中国已成为世界一流大国,或有朝一日将是。

另一则是在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接受《洛杉矶时报》北京分社采访的报道。

王毅谈到:“我们听到的被扭曲的一个观点是,中国要和美国平起平坐。这并不正确。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双方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我们的目标是,在建国100周年,也就是2049年时,中国可以成为中等发达国家,即便到了那时,中美之间的差距也还是很大。还有一些观点认为,中国正在努力保持低调,以避免跟美国起冲突,以便有一天中国可以取代美国的地位。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初衷非常简单。那就是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在以往的大国关系中,新崛起的国家一定会跟老牌大国发生冲突”。

两相比照,我们发现了一些矛盾的、对立的、且饶有兴味、可资探讨的内容。

按照前述调查的结果,中国将最终或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观点,竟有近七成的中国人认同,并不乏天真地认为,中国已成为世界一流大国。而王毅外长清醒的判断及观点,则无异于对此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有一天中国可以取代美国的地位,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当下,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双方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即便到2049年,中国实现了成为中等发达国家的目标,中美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

品味这样截然相反的报道内容,以及喧嚣的声音行市、有市场,权威的声音却式微、不为人知,笔者实在为民间认知与官方权威指向的全然脱节,捏了一把汗。

造成官方与民间、正式的国家发展方略、国家意图与非正式的坊间热议、执论天壤悬殊、甚或南辕北辙的原因,不外乎如下几点。

其一,当下,我们的舆论导向、舆论宣传,总是在浮夸地、非实事求是地、有意无意地明示、暗示中国的“崛起”、中国的“世界一流”。久之,自然而然地在民众中、民间形成了这样大而无当、虚幻膨胀的认知。甚或说,两者是相辅相成、因果必然的。没有前者的引流在先,不会有后者的水到渠成;没有前者的穿针引线,不会有后者的天真乐观。

我们的确需要正面引导,需要积极向上,需要高奏凯歌、大唱赞歌,但是,这不能背离了实事求是的大原则,不能由此就可以遮丑遮羞,说大话、说假话。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我们还有两亿贫困人口。我们的政治文化、政治架构、社会组织及能力尚有待完善。我们的东西部差距、城乡差距巨大。我们的贫富差距巨大、两极分化极其严重。我们的全民素养、全民道德水平与知识、文化层次尚不尽如人意。

我们各方面的问题,可谓多如牛毛——环境保护、空气质量、水土资源、食品安全、能源、粮食,就业、保障、医疗、教育,金融、国企、消费、市场,老龄化、失独老人、留守儿童……凡此种种,怎么说、怎么看,我们距离“世界一流”的大国,还都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说、怎么看,我们都应感到如芒在背而非坐在火山口上唱高调。

事实证明,盲目浮夸的“世界一流”认知,是与事实不相符的。并且,与国策、与对外方针以及总体发展方略,是背道而驰的。这是不应该的,也是很危险的。

其二,我们的舆论导向、舆论宣传,有意无意地就要引导民众及社会朝向着民族主义的方向与路途大步迈进,所谓“民族自豪感”总是“油然而生”,所谓耻辱、国耻总是导向畸形的“为国争光”。对历史观念的有选择的、狭隘的认知,对现实本真的不能直视,令国人的思维、情感与行为方式,总是在民族主义的小圈子里打转转。

稍加总结,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对于历史,还是现实,无论是对于本国,还是他国,我们皆缺少客观的、统一的、能够自圆其说的理论支撑与理论标准。这造成了,我们在评说历史与现实、本国与他国时,总难脱狭隘与主观,总难有大度与客观。与其说这是一种民族失败文化的积淀与集体无意识,不如说是日复一日的灌输而形成的下意识观念的主导——我们融入世界文化、世界文明的前提,是思维、心灵、情感、观念与行为方式的改变,是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大体上的一致。“特色”不能成为标签,更不能成为别有用心的借口。

当民族主义与实事求是不在龃龉,当“民族自豪感”与作为一个人、一个公民的真实体验不再冲突,则标志着我们在朝向现代文明国家的征程中,迈进了一大步。

其三,我们的舆论导向、舆论宣传,总是喜欢为自己国家、为自己民族树立假想敌——这个假想敌一般很强大,有时又很渺小。一时一地、一事一争或为现实所需,就要设立假想敌的做法,非常不足取。

在国际事务与对外交往中,在对国际事务与对外交往的舆论宣传上,我们的心态、做派应保持平和,不能嫌贫爱富、恨人有笑人无,不能眼红嫉妒、永远争做口头上的“世界一流”。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应保持足够的自信,对别人的怠慢要有定力、要宽容,对别人更应礼貌、尊重,一言不合动辄就要谩骂丑化、一定要画你个大花脸的做法,呈一时口舌之快,非常不成熟。

客观而言,要让民众、民间舆论、认知回到实事求是的轨道上,回到王毅外长所言的国家方略、国家意图上,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积习日久,尾大难掉。但是,我们必须一点一滴这样做起来。否则,任由虚幻浮夸与盲目自大的麻痹,我们的视听会更加闭塞,我们的判断会更加牵强,我们融入世界文化、世界文明的努力,将更加勉为其难。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国 美国 中美关系 中国崛起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