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之后抑或还有黑幕?

吴法天   2015-06-23 11:26  

640.webp (10)

5月15日以来,网络、媒体上关于中彩在线黑幕的报道甚是热闹。老吴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且想着福彩彩民千万,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有人会管,一般到时候自会有“XXX接受组织调查”之类的新闻来为此事标上句号。况且首先发声的《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治曾经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并最后导致其落马,揭黑声誉颇著,估计这次也差不离。我们乐见其成。

可是,整整一月多过去,事情却没如众人预测那般地发展,除了福彩的上级部门——民政部有位副部长就此讲了几句外交式话语外,没有任何强力部门发声表态,反见到作为攻击目标的中彩在线所陆续有所动作,包括民资股东代表熊杨武接受采访并发布说明、贺文起诉《经济参考报》、中彩在线宣布自行研发彩票投注终端机等;还有个吴剑飞,是事件发生后辞职的中彩在线法务负责人,自己开了个新闻发布会,指出彩票行业确实存在不少问题,“黑幕”确实有,但不在中彩在线,还向财政部主管官员公开提了“七问”,而被提问到的方面呢,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这么些天了也没个答复或表态。

这太不正常了。被“揭黑”的到处发声:这行确实很黑,但不是我,你来查我呀,看看到底是谁黑?而有关部门三拳打不出一个屁,装鸵鸟。这事,看来水很深。那次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的华彩控股最让我觉得蹊跷。

恰好老吴是个老股民,不但在沪深两市小试身手,偶尔还买点儿港股。华彩控股(01371)这支股票以前朋友推荐过,老吴曾经买过一些,大小也算华彩控股的一个股东,不过看不死不活的样子已经跑了。6月18日一早股吧中突然爆出华彩控股的一个澄清公告。公告上说华彩控股收到了在线公司关于不再续约的通知,但咨询过相关负责人后,相关负责人还表示不知情不同意。老吴就纳了闷了,这两家公司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以老吴不算低的智商判断,此事内中恐不象媒体披露和大多数人猜想的那么简单,于是一时手痒,决定探究一番。有网络助手在,有智商在,此事不难。老吴将所能搜集到的各方资料按时间、对象归下类,按图索骥,作一下兵棋推演,也就大致差不多了。有趣的是,经过这番功课,老吴似乎看到了一部虽不敢称波澜壮阔但故事亦足够精彩,充满传奇并不乏玄疑的彩票市场三国演义。

端午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想看戏的搬小板凳,卖瓜子花生矿泉水的帮忙吆喝一下。保证让你们看到一出中国彩票史上最狗血最离奇的好戏。

中彩在线赚的“黑钱”?

一些媒体起初的报道给人的感觉是,贺文通过掌控中彩在线赚了20多亿“黑钱”(标题就叫“黑幕”呀!),老吴看到时心里也是颇有些愤愤然的,民脂民膏啊!妈的怎么不分我几亿?不过,后来中彩在线公开了相关数据,老吴过了下脑子,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中了标题党的招。

《中国经营报》记者报道说,“隶属于中国福利彩票范畴的福彩即开型彩票——中福在线,从一开始就成为了私人牟利的工具,其管理运营公司中彩在线名为国有控股,实为私人掌控。”这报道的标题很惊悚:《彩票黑幕:国企中福在线被个人控制牟利数十亿》!

百度查到,北京中彩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于2002年7月正式成立的从事彩票销售系统开发、建设、运行、维护的国有控股高科技公司。我又从工商企业信息网查到,该公司投资人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北京银都新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华运中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王云戈是董事长,贺文、邵波、熊杨武、朱子正是董事。贺文是总经理,丁国喜是监事。

我们来算一下。中彩在线的收入与彩票销售额直接挂钩,按中福在线十多年来累计销售1300多亿元、5%费率计,其累计收入大约为65亿元,但还要减掉付给投注终端设备厂商的1.7%约20亿元,实际收入为45亿元左右。可收入不能视为利润,人员、设备、场地、市场等各种费用,还有税金都扣完后,剩下的才是股东可以分红的净利润。老吴没找到中彩在线的财务数据,但要完成维护中福在线这样一个全国性业务网络的任务,企业规模想来小不了,几百人总是要的,一年下来运营成本没有上亿也得大几千万,十多年下来就是大几亿甚至十来亿。老吴估计,十三年来中彩在线的累计获利在35亿上下,两家民营企业合计可分得60%利润约21亿元,这和媒体所说的二十多亿是吻合的。按中彩在线已披露数据,两家民企实际已分得7亿元,那么还有十多亿趴在帐上没分。

问题是这些利益是否合法应得,是否是“黑钱”?老吴以为,《公司法》是判断准则。不管是公家单位还是公民个人,只要是合法投资,合法经营,所获得的投资或经营收益就是合法应得,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取得,当然要是赔了也就得认,否则谈何市场经济?如果不能证明中彩在线所获得的收入违法,那么中彩在线两家民企股东上述所说的二十余亿利益就是合法的,何况中国福彩中心也在同步分得利润,总不能说民资部分分得的就有问题,就是“黑钱”,国资部分分得的另外十几亿就是合法的吧?

既然不应区分什么国资民资,下一个问题就应该是看中彩在线是否牟取了暴利。接着上一点讲,企业如果采取不正当乃至违法手段获取巨额不当利益,我们可以说它牟取暴利,应当受到惩罚。中彩在线有没有违法经营情形,老吴不敢妄加猜测,看资料中彩在线是时常接受国家审计机关审计的,如今审计机关也厉害,如果发现问题他们应该会说,不说他们就失职了。而且这事爆出来一个多月了,查了这么久好像也没有任何审计方面的问题。老吴只从赚多赚少方面分析一下。从中彩在线公开的资料看,他们2002年以5000万元起家,前期因彩票销售局面未打开而一直处于亏损,直到2007年才开始出现转机,也就是说整整忍受了五年的亏损才迎来曙光,到目前为止挣了三十多亿(老吴估的),应该说不错,但如果对比一下A股和创业板,2002年或2002年之后投入5000万或不到5000万,股东累计收益几十亿乃至几百亿的例子何止车载斗量?再考虑下2002年5000万元的价值,老吴对中彩在线当年的投资眼光考虑给个七八十分,但对他们能够咬牙挺过前面五年困难的坚韧和执着则是衷心佩服,为何?老吴暇余也搞点股票小投资,从来是见跌即跑,两相比较,差距太大。

中彩在线民资股东代表熊杨武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即开型彩票系统,也就是中福在线彩票的原型系由贺文投资开发成功,该系统于2002年经财政部和民政部论证通过,同年三方合资成立中彩在线,贺文将系统和知识产权全部无偿交给了中彩在线,而贺文的自行投资开发则应追溯到1999年。倘真如此,老吴觉得这位贺文先生的坚韧和执着堪称牛逼典范,因为他等到投资出现回报的时间更是长到了差不多整整八年,这样的投资故事,无论如何该算是挺有传奇色彩了。这不是权贵潘任美,而是创业者的逆袭。

等等,我们读者最关心的话题是:中彩在线是否已被贺文控制?嗯,这是一个好问题。股份体现股东话语权毫无疑问是常识,老吴不搞企业,不过也知道经过这几百年的发展,公司治理已经比较成熟,股份并不能决定一切,企业完全可以通过章程、规章制度以及人员安排对决策权进行相关的调整,比如一致原则、三分之二多数原则等等。我们过去常说美国操纵世界银行如何如何,其实美国在世界银行里也就是个第一大股东的位置,15.85%的投票权,但由于世界银行章程规定任何重要决议必须由85%以上的投票权决定,这就使得美国实际上让世界银行只能通过它所赞成的决议,而不需要真去拥有世界银行50%以上的投票权,这和企业的道理相同。具体到中彩在线,贺文凭其较多股份对作为股东的两家民营企业估计应该是拥有控制权,而两家民营企业股东合计占股为60%,超过中国福彩管理中心的40%,如无其它规定,贺文当可控制中彩在线无疑,但从中彩在线已公布的公司章程等文件来看,其实行的应为全体一致原则,代表国有资本的中国福彩中心具有否决权,再加上约定公司董事长、副总经理(其中一名吧)、财务主管等岗位须由中国福彩中心派员担任因素,似乎又应说中彩在线系由中国福彩中心实际控制更为确切些。

呵呵,中彩在线到底是不是真由贺文在控制,哪天哪个记者采访一下中国福彩中心负责人,包括福彩中心派去任职的那几位工作人员,不就真相大白了嘛!

彩票投注终端机,兹事大矣!

今天写了这么多,还有读者不满意,觉得这剧情里没有郭美美之类的香艳故事不够狗血。老吴是搞证据研究的,不会编故事,更不会造谣,只能有一说一。如果你觉得没有小说过瘾,那也没办法,毕竟对如此错综复杂的事情进行分析是很烧脑细胞的,我只写给想知道真相的人看,看懂也需要智商。至于某些人捣乱说洗地啊之类的,我就回应一句,哪里说得不对请用证据反驳就是了。

接下来该分析王文治文中提到的“利益输送”问题了,不过且慢,按照老吴梳理的线索,得先说说中彩在线6月6日宣布自行生产投注终端机,与天意电子的合作将在6月28日到期后不再续约的事。

初看到中彩在线发布这条信息的时候,老吴没怎么明白这一动作和中彩在线证明自己清白的其它动作有何关系,直到搞兵棋推演时才基本分析个差不多。

对中彩在线的这一决定做出反应的是一家名叫华彩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王文治的报道里提到过,当时给老吴的印象似乎这是一家帮助贺文完成利益输送的企业。据6月8日媒体报道,华彩称去年以来一直在与中彩在线、福彩中心就续约问题进行磋商,已向中国福彩中心和中彩在线负责人询问该项事宜,而相关负责人对此均表示不知情。

这就有意思了,这两家公司是在玩《三岔口》吗?说的难道不是同一件事?看来总有一家没说实话!中彩在线是开了会宣布这一消息的,倘若有假,福彩中心早应该出面澄清了;而华彩控股要想证明其所说属实,还需举出证据才行。

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怪事呢?老吴琢磨了一下,想到了那个1.7%。

这是一笔大钱!前面已经说过,中彩在线的5%服务费收入中,有1.7%是要支付给投注设备厂商东莞天意电子的(原为2%,哪一年调的没查到),十年下来差不多20亿,其中2014年天意电子的这一收入达到5亿元以上(当年中福在线彩票销售额为370多亿元),而天意电子的母公司便是华彩控股。

老吴查了一下华彩控股的财务数据,2014年它的营业收入差不多是10亿港元,净利润只有30几万港元,让人有点吃惊,不过老吴立刻想到的是,要是没有了来自中彩公司的这一大块收入,这家上市公司的报表简直就没法看了(港币折成人民币还得乘个0.8哟),而出现了中彩在线决定到期终止合作这么重大的变故,按规则上市公司可是要第一时间公告的呀!

然而华彩没有公告,而是只有6月8日那样一个公开的表态,这就相当反常了。

老吴为此颇是动了一番脑筋,悟到华彩此举应属缓兵之计,因为一旦公告就坐实了双方合作取消这件事,而且市场会立刻做出反应,华彩控股的经营将立刻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为此先发个澄清性的消息,勉强解决规则要求问题,然后再设法挽回局面,争取与中彩在线继续合作。但中彩在线会回心转意吗?6月18日中彩在线在多家媒体上刊发的公告已经给出了答案。

顺便一提,《中国经营报》6月18日有一篇《谁的“彩票新时代”》,正好和对中彩在线“揭黑”的报道挨着,老吴顺便一读,了解到江苏体彩已有六款手机即开游戏彩票上线,其代销商为北京赛宝通公司,而赛宝通公司也是华彩控股的旗下企业。

众所周知,福彩和体彩是竞争关系,中福在线作为此前唯一的即开游戏彩票,乃是福彩的独有品种,堪称“独门暗器”。现在体彩也有了这一品种,对中彩在线无疑大大不利,而帮体彩开发系统、破解福彩“独门暗器”的,竟然是长期跟福彩合作、分享利益蛋糕的华彩控股!

闹了半天,华彩控股和中彩在线如今是敌我矛盾哪!

老吴注意到,中彩在线董事会做出自行生产终端机的决定乃是在半年多前的2014年11月,按常理推断,承认一直在进行续约磋商的华彩方面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情况,在眼看就要丢掉半条命的情况下,华彩应该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为争取改变局面,也就是改变中彩在线自行生产终端机的决定使出全身解数。

这半年来华彩为挽回这一重大商业机会做了哪些咱们无法知道,但老吴灵光一闪,替华彩想到了一条路径:既然谈不下来,那就想办法让对方换人呗!换了人就有办法。细品华彩的澄清文件的另外一段,“新的中福在线投注终端机的供应合约,必须按政府採购的相关规定和流程实施。任何公司无一例外都需经过政府采购程序,才能取得投注终端机供应商资格。”给老吴一种感觉,只要中彩在线不搞自己生产,而是经过政府采购程序外购终端机,华彩就有相当把握继续成为中彩在线的终端机供应商。

巧合的是,5月15日开始的媒体对中彩在线和贺文的一系列报道,还真把中彩在线和它的总经理贺文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处于需要自证清白的被动地位,不过老吴设想的那条路径中“换人”的情形没有发生,而中彩在线索性借此把自行生产的决定昭告天下了,一方面自然是表示其坚决态度,另一方面似也有期望众人思考的意思。呵呵,老吴恰恰就好好思考了下。

基本想明白终端机问题后,老吴对华彩控股也有了些兴趣,便上网好好搜了搜,发现它在福彩、体彩领域的终端机方面业务相当可观,通过政府采购签下了不少大单,中标拿单能力超强,不过,这方面与它相关的负面报道也有一些,比如2014年7月2日《中国经济网》有一篇“上海福彩骑虎难下 一场不该发生的彩票供应商招标乱象”的报道,就讲述了华彩旗下企业涉险中标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自己找来看看。

老吴后来还转过一个念头:按说彩票终端机利润颇高, 报道不是说贺文作为天意电子的股东还分了不少红吗?可华彩十亿营业收入却只有三十来万利润,真不知这家上市公司怎么经营的,那么多钱都拿来干吗去了?

利益输送?反向利益输送?

这几天写彩票公案,断断续续,但太多人追着看,阅读量早已超过百万。有不少读者很关心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是私介入到彩票行业,有什么内幕?这也是老吴想搞清楚的问题,所以必须有一个交代。

我国的彩票起步于2000年前后。如果我记得没错,那时他是北大方正的总裁还是董事长吧,他自己有研发团队。当时他是自己投资和研发了一套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计算机网络彩票发行销售系统和相关游戏品种,而这正好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在寻找的。两者接洽后,虽然是一拍即合,但也是经过两年的研究论证,才正式合作的。贺文研发的彩票发行销售系统是无偿给中彩在线的,作为交换条件,贺文通过两家公司入股。而且中彩在线在成立的头三年,都是连续亏损的,直到2007年才有第一次分红。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查到有违背公司法以及相关法律的地方。

现在回头来分析下所谓利益输送问题。媒体对此多有报道和分析,老吴认为媒体的分析有合理性,至少指出了贺文和天意电子之间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不过,经进一步思考,老吴还是有几点不成熟的个人见解:

一是输送了多少?媒体报道大多是骇人的“十多亿元”,估计是因为天意电子十年来从中彩在线得到了这么多收入,但我们还是需要分清收入和净利润的关系,要看“赚”的部分。媒体报道贺文目前仍持有天意46.5%股份,已累计从天意电子分得红利3亿多元(相应推算出天意电子这些年的累计利润大概在8亿多元),那么如果算利益输送,恐怕只能用3亿多这个数。

紧接着问题来了,那就是是否构成利益输送。只需做个小小的假设,即假设中彩在线把那十多亿业务不交给天意电子而留给自己做,并假设也因此产生了8亿多利润的话,那贺文能分多少呢?差不多5亿!别忘了贺文控股的两家民企可占有中彩在线60%的股份哪!这一点,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没细想。

把业务从自己占有更多股份的企业转移到自己占有较少股份的企业,如果非要称之为“利益输送”的话,呵呵,恐怕前面得加上“反向”两字。

看!这就是智商高和多想一下的好处。不知贺文先生在读到本文之前是否意识到这十年来他已经亏了不少钱。当然,话又说回来,贺文还是多赚了钱了,因为上市公司华彩控股对天意电子的收购,贺文通过出售在天意电子的部分股份获得9.8亿港元(据媒体报道),但那是赚的资本市场的钱,和其它企业创始人因企业被收购上市实现财富迅速增值并无区别。分析到此,老吴甚至已经感觉这位贺文先生有点神奇。他居然能够在2006年天意电子未见得挣钱的时候(老吴猜的,因为当时包括中彩在线都在亏损呢),能让华彩控股跟他一样对中福在线和天意电子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给了天意电子一个高高的估值然后高高兴兴地买走,自己也发了大财,虽然是等了八年之久。

至于有媒体还提到中彩在线与天意电子的合作协议是否有违《招标采购法》之类,老吴就不去费这个脑筋了,问题不复杂,自有律师和有关部门去理论清楚。

财政部扶持体彩和华彩控股?

前面提到有位从中彩在线辞职的吴剑飞曾向财政部一副司长提出“七问”,老吴当时扫了一下,觉得这事挺有意思,但因为不太懂,没太在意。后来决定下点功夫研究一下本次事件,随后又在《中国经营报》那篇《谁的“彩票新时代”》中读到,某地方彩票机构官员张斌对财政部批复江苏省体彩中心的手机即开彩票试点项目(“手游彩”)有所质疑,心中一动,便搜出“七问”来再好好读了一遍,觉得要把这些问题都弄清楚,老吴的头发得白上好几十根,殊为不值,但有两点比较简单,似乎还挺有意思:

一是财政部用《电话销售彩票管理办法》审批手游彩项目问题。吴剑飞和那位官员张斌都认为江苏手游彩项目应该用《互联网彩票管理办法》审批,网上类似的声音也不少。老吴对技术很怵,不过也知道现在的智能手机联着的就是互联网,因此不太明白财政部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后一个办法审批,而是先把第一个办法改一下,把“手机客户端”加进去后再用修改后的办法来审批,这样确实会给人以特地为江苏手游彩项目量身定做审批制度的嫌疑,而且到时候恐怕还得把《互联网彩票管理办法》再改名为《非手机客户端互联网彩票管理办法》才符合公文规范。不过事物都是有联系的。4月份财政部牵头的八部委开始下令严禁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媒体报道此前甚是红火的这一市场顿时灰飞烟灭,哀鸿遍野,唯有江苏手游彩因虽有利用互联网销售之实却安有电话销售之名,安然无恙,5月15日即大张旗鼓开售,这一切中间是否有什么玄机,老吴还在思考中。此外该项目获批实在太有利于体彩了,等于是福彩的票种体彩已经全有,而体彩的竞猜票福彩却是没有,可以预期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体彩的规模会迅速接近甚至超越福彩,当然,如果这就是财政部的意图,那也就没啥可多说的了。

二是在手游彩项目对华彩控股的巨大利好问题。吴剑飞称手游彩项目中赛宝通收取的代销费为销售额的6%,华彩控股作为系统供应商可获得销售额的3%,认为其中可疑。怕吴剑飞说得不确,老吴自己查了查,赛宝通是代销商是确认的,应该还有系统供应商,估计华彩控股的可能性为大,不过财政部的批复中只明确了赛宝通代销费不应超过销售额的6%,没提及系统供应商那块,想来这应是江苏体彩另签服务协议解决的,如此看来吴剑飞所说不是一点依据也没有。倘若此事基本属实,那意味着华彩控股这一家子最多可以获得彩票销售额9%的收益。天哪!中彩在线只拿了5%,其中的民资股东就被媒体讨伐成那样子,华彩控股可是一家没有任何国资成份的外商企业啊,那问题岂不是更严重!说句开玩笑的话,哪家媒体如果掉过头来关注一下,到底江苏体彩给了赛宝通和华彩几个点,以及华彩做了哪些工作而得以独占鳌头,说不定也得用什么“黑幕”为题写上一堆报道呢。

小小归纳一下:中彩在线和天意电子华彩控股有着十年的合作关系,现在双方因为终端机和江苏体彩项目等原因已是敌我矛盾;而作为中彩在线重要股东的贺文至今仍是天意电子的股东;福彩和体彩眼看将有激烈厮杀;众多互联网彩票商大难临头而江苏手游彩将一枝独秀;掌握生杀大权的财政部不断出手…… 大家说,彩票市场是不是硝烟弥漫、分分合合的当代三国?

文|吴法天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中彩在线 黑幕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彩在线 黑幕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