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喷发的这4年

观察者网   吴法天   2015-06-20 11:37  

6月18日,香港改方案表决未能通过,国内外皆感遗憾。但有一种人正躲在角落里偷笑。对,他们就是传说中的“港独”。

香港的味道,你印象中也许是电影里的甜蜜蜜,如今,“港独”让她却充斥着一股“硝烟”味。

政改表决前两天,西贡(香港地名)查出一个炸弹工厂,一拨站在暗处的新“港独”组织被轰然曝光。一同被查出来的还有爆炸品TATP、气枪等,差一点,它们就酿造了港岛史上最恐怖的示威事件。它们的出现绝非偶然,即使只是少数派,长期惹事、造势也为香港罩上了一张乌烟瘴气的穹顶。在这个只有700万人的小岛上,一小撮“港独”分子正兴奋地劫持舆论,企图把香港变成“第二个乌克兰废墟”。

香港回归以来,甚至自由行开放之前的几年,“港独”势力还未如此嚣张。近年来,随着内地与香港交流加深,部分港人的玻璃心被敲碎,各种怪异命名的“港独”团体蜂拥而出,上街冒泡。“反国教”事件、“奶粉事件”、“孕妇事件”、“吃面事件”、“小便事件”、“水货客事件”……都能看到他们“愤怒”的身影。相比反对派政党以及学联、学民思潮等大型组织,这类“港独”团体更像野草一样地疯长,突然、零散、无序。

他们通常以网络形式召集,成员以90后为主。因低龄化、不成熟以及对“颜色革命”的模仿,这两年新冒出的“港独”团体逐渐走向极端暴力,例如“全国独立党”企图在政改表决当日制造炸弹流血事件,以粤语脏话谐音命名的体“调理农务兰花系”更是常将“杀警”、“灭门”等挂在嘴边。示威行动越来越具表演性,导致“港独”内部势力也出现分化、相互撇清。

“港独”也从理想坠入现实

香港最早的“独立”团体成立于1953年,鼓吹城邦论,创立者马文辉被封为“港独之父”或“香港本土派始祖”。

当时,香港企业家与社会运动人士马文辉与杨慕琦提出了“港人自治”的方案,并主导成立联合国香港协会。1963年,马文辉又与多名华洋知名人士建立了香港历史上第一个以政党命名的“香港民主自治党”。以反殖、反共立场为基调,以“促进香港自治政府之实现;提高香港在英联邦内成为一自治城邦”为宗旨,其纲领包括国防、外交权归英国,并由英国驻军防卫香港,香港人民民有、民治、民享其他各项权限,香港内政事务由在香港民选立法议会大选中获得多数胜利的政党组成内阁制政府决定。

“香港民主自治党”之后,很长时间内赞未出现知名的新“港独”组织。直到1997年香港回归后,尤其是近年内地和香港两地贸易、旅游等往来加深,导致一小撮港人认为利益受损,才刺激“港独主义者”接连冒出。较之以往,这群激进组织的成立更加随意,通常以网页形式注册、召集成员。组织者的人格魅力、号召力与他们的“前辈”也不可同日而语。相比马文辉,现代“港独”组织自身松散、力量薄弱,更倾向于在前殖民宗主国的怀抱中寻找安全感。“香港人优先”的成员招显聪,就曾在彭定康访港时打着英国旗帜要求回归港英政府。

相比纯粹的意识形态诉求,近年成立的“港独”组织现实性更强,它们的诞生基本附着于某一项政治事件。但这样的组织来的快,去的也快。当事件热度褪去,组织活跃度也降低,开始分崩离析,分化重组,乃至解散。

2004年11月1日,“我是香港人连线”注册网页成立,主张“全民投票、独立建国”,其创立之际适逢香港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提案香港就普选争议举行全民公投。

据中新社报道称,“我是香港人连线”网站公然贴出港独的“理据”:“1997年是被中共吞并”;中国政府视香港为“殖民地”,指香港特区政府为“傀儡政府”;指责《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是“加强吮吸香港经济成果”;提出“香港国”将实行的政体以及国歌、国旗等代表独立主权的符号;并声称要透过网络运动发动舆论攻势,让“港独”发芽,在时机成熟之时成立“香港国”。

除倡导香港独立运动外,该网页亦鼓吹“东土耳其斯坦”(新疆)、“满洲”(即中国东北三省的合称,大致版图近似二次大战前的满洲国)、内蒙古、台湾、西藏、福建、南越(或写南粤,即包括广东、广西和海南三省在地理上称为两广的地方)以及吴越(大致包括上海市和江苏、浙江两省,有时还会把安徽和山东两省包括在内)必须独立建国,成为主权独立的国家。

尽管“我是香港人连线”所谓的政治诉求很抢眼,但此时的“港独”组织其实还未形成气候,因为2003年香港才开放自由行,两地交流刚刚起步,“港独”脆弱的自尊所遭受的挫败感还未成形。

但接下来的几年,“港独”组织喷涌而出,速度之快,组织之乱,前所未有。

“港独”组织疯长 趋向暴力

最近4年多时间,是内地与香港爆发冲突性事件的高峰,“港独”组织也顺势喷发。

2011年1月23日,“人民力量”创立,当时还是一个比较松散的临时性政治组织联盟,后于2011年7月10日正式注册成为政党。

不到一个月后,出于对内地新移民的不满,“香港本土力量”成立。同年2月下旬,十数位香港高登讨论区的用户成立了“香港本土力量”网络组织,主张“为香港人发声,捍卫本土文化,保障香港权益,抵御文化清洗”。当年3月上旬,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推出年度财政预算案,有团体计划为在香港居住未满七年的新移民为争取获得为数6000千元港币的回馈金,引起很大争议。“香港本土力量”认为预算案份欠缺长远规划而感到失望,并计划参与反财政预算案大游行,以向从中国大陆来港定居的新移民表达不满,成员在社交网络Facebook创建组群,两天之内人数几近400人。3月6日游行当日,6840人参与了泛民派所发起的“反对短视预算案”大游行。该组织主要活跃于2011年至2012年。

在这之后冒出的“港独”组织,读者都会记得它们干过的几票“大事”,包括闯解放军驻港部队军营、抱原殖民国大腿、反水客等,有一些组织甚至至今依然十分活跃。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黄洋达夫妇竞选九龙东议席,热血公民成立并为两人助选。现在热血公民以“文化抗共”及“文化建国”为理念,营运《热血时报》网站、网台、出版刊物,以及在香港各处主办及协办多项本土意识活动。由于在过往行动或活动中常发生言语及肢体冲突,热血公民成员常被其他敌对团体成员谑称为“热狗”。

点击查看大图

“热狗”

2012年7月 ,又一个网络社群组织在Facebook成立,名为“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成员宣称希望中央不要再干预香港。群组的简介是“We Are Hong-kongian, Not Chinese. 热爱香港!香港人香港事!香港人有能力自立,要真正的自决!”。组织前发言人为社运人士陈梓进。2013年3月1日,群组发言人陈梓进宣布与林鸿达等其他四位核心成员离开群组。

这个社群组织成立没多久,便出现分化。2013年3月2日,“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群组发起人张汉贤宣布退出群组,同时招显聪担任发言人。紧随其后,“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分裂出的部分成员,与“香港人主场”合并,于2013年4月成立了新的团体——“香港人优先”。

“香港人优先”是近年在经营“名气”上最”成功“的一个。2013年12月26日,招显聪和张汉贤两人举着港英旗公然闯入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高呼口号要求“解放军撤出香港”。这是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首次有团体强闯驻港部队总部示威,“港独”绘制的这幅“”画面首次将其真面目大规模暴露。

“香港人优先”在示威游行上非常活跃,2014年2月16日于尖沙咀发起“反自由行客”的违法示威游行,获得“调理农务兰花系”、“热血公民”等激进人士的支持和参与,以暴力手段在广东道包围多间名店,以粗言秽语辱骂内地自由行游客,引发多次冲突和肢体碰撞,场面极度混乱,多间店铺须紧急拉闸。其后,反自由行活动演变成“爱祖国、用国货”行动,由滋事团体“真心爱国爱党联盟”率领,以夸张言行挑动港人对内地同胞的不满,上演一场扰民闹剧,但到6月时便无疾而终。

与其他“港独”组织联盟示威的“真心爱国爱党联盟”是2014年3月成立的facebook群组,在活动中高唱要“爱国爱党”反讽内地客,曲线反对自由行。

“调理农务兰花系”是为数不多的大龄派,也是“港独”组织中最污言秽语的一支,向来以“粗口烂舌”著称,由一群在大埔区长大、事业不太成功的“失落中年”组成。2012年底,“兰花系”成立不久,适值特区政府就“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展开公众咨询,该组织干事庄明坚以“兰花系”负责人身份出席立法会谘询大会,发言时蓄意将“兰花系”发音读成谐音的粗俗广东粗口,并由同伴拍摄片段上载网络。

以上这些“港独”组织虽各有特色,但在2014年的汹涌的“占领中环”行动中都非主角,当时行动被泛民政党以及学联、学民思潮主导,形形色色的“前线”、“热血”们虽掺和其中,但都只能做配角。

2015年初,一群由“占中”示威中反对泛民主派及学联等传统组织的参与者组成的“本土民主前线”,终于在前所未有的激进反水客游行中,靠拳头“打响了名气”。该组织提倡“以武抗暴”,倡导其成员参加运动时戴上头盔,装上护甲。1993年出生的黄台仰为发言人,正式成员约50人,大多为1990年代出生的年青成员,亦有部分为中产人士。

与“本土民主前线”同期成立的还有“全国独立党”,这个组织策划了“港独”有史以来最极端的计划,若6月的政改表决通过,他们将制造炸弹流血事件,索性被警察及时围剿。

当然,小小香港已然已经无法满足“港独”宣传的要求,更有甚者,在海外成立了政党。2014年2月,“香港独立党”在Facebook建立专页,声明建党目标是:“香港独立,重回英联邦”。2015年4月,“香港独立党”总部在英国英格兰伦敦市金融街成立,声称将在海外收取政治献金并汇回香港支持“港独”行动,下一步还计划到美国注册。

以上都属动静较大的组织,还有诸如“红磡人红磡事”、“香港人主场”、“普罗政治学苑”等等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的团体在鼓吹“港独”。今年二三月间反水客运动中的黑衣口罩男就是例子,他们激烈、暴力,大部分是“90后”,甚至是“95后”,有的是学生,有的人是低技术技工。连同伙组织都不清楚他们属何种势力,由于组织成本低廉,类似的组织还有很多。他们的利益归于一致,即挑动大陆与香港的矛盾。

变换姿势 手段低劣

五花八门的“港独”组织已经让人看花了眼,名字的雷同、低俗不免让人怀疑,所谓的想象力、创造力去哪了?回顾“港独”的手段就知道,大概把都想象力、创造力用在了街头行动上。即使共享同一个名字“港独”,有些本土派的激进程度,也逼得其同伴都要划清界限。

(1)言语辱骂

“兰花系”

“调理农务兰花系”是靠恶毒口舌出名的典型,大概也和中年人体力不支有关,只好动动嘴。其名字本身就是脏话,意为“屌你老母烂化閪”。除了在节目上煽动杀警,还威胁要将专栏作家屈颖妍“灭门”,“兰花系”还有专属网台“低俗频道”,在Youtube网站可容易搜寻到,每集都是粗口横飞。其头目马健贤已于今年5月被捕。

(2)暴力打砸

今年初的反水客运动

今年初的反水客运动极端暴力。据《凤凰周刊》报道,“部分示威者遇见疑似内地游客或水货客便谩骂攻击、动手动脚,与不满其行为的居民、警方发生口角及冲突,甚至脚踢像李伟权这样的本地老人家,或者吓哭无辜幼童。从上水到元朗、从屯门到沙田,所到之处店铺纷纷落闸,避之不及,游行队伍混乱如同战场。”“示威者拍打一间已经关门的内衣店铺,携带行李箱的中国内地游客遭示威者辱骂、竖中指,被示威者包围,手拉车被按住不准放行。”

(3)闯军营

招显聪和张汉贤闯驻港部队军营

这大概是所有招数中“效率”最高、“出名”最快的一式。2013年12月26日,“香港人优先”组织的4名成员“一闯成名”,最后也只是被判囚两周、缓刑1年。

(4)炸弹威胁

点击查看大图

警方15日在西贡搜出的枪支等物证

“全国民主党”计划在立法会表决当日制造爆炸事件,被警方及时逮捕,检获化学品、电脑、宣传单张、V字仇杀队面具、天拿水、气枪及多张标示金钟、湾仔及“炸药库”字眼的地图,以及存有制作爆炸品方程式及装置图的平板电脑等。

(5)抱英国大腿

去年“占中”前后,彭定康多次到香港干预普选。其到港期间,“港独”成员极尽谄媚,不仅献上彭定康爱吃的泰昌蛋挞,又向彭定康递交信件,还举着港英旗,播着英国国歌,打出“香港回归英国”的标语,奴性十足。

但他们一定没想到自己是这样被英国的网友嫌弃的,“请不要滥用我们的国旗标志,你们不是我们的一份子,我们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有。如果你们可以背叛自己的国家中国,有一天你们肯定也会背叛英国。请走开,谢谢。”

招显聪献蛋挞

“港独”如此气焰嚣张,花式闹事,即便如此,终究不能代表沉默的大多数。极端组织由社会的失败者构成,发出的呐喊也只能是苍白无力。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港独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