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只是美国“黑箱”里的小角色

观察者网 王睿   东法   2015-06-09 09:44  

Cgqg2VVxCzqABOirAASzjAE5sxk108

 

6月9日,蔡英文将结束自己的“美国之行”。和之前的预期不同,似乎蔡此行并没有引发太大关注,连每天的媒体报道也半冷不热,只是例行公事地帮蔡刷下“存在感”。当然蓝营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从头到尾都在紧盯蔡为何“要到美国去交卷子”?国民党目前人气最高的洪秀柱也质问蔡英文“连维持现状都说不清,到底能在美国人面前说什么”。

其实洪秀柱不明白,这正是蔡英文此前操作成功的地方。保持台美间的政治交易处于“黑箱”状态,让不明就里的各色选民在岛内升高质问以帮她造势,等站到美国的新闻台上亮出黑箱里的底牌,便可顺势收编已被热炒的选情。机敏善变的蔡英文会从台湾选举政治的历史汲取教训,凡不顾美方立场和利益的自说自话,必然自讨没趣,李登辉和陈水扁都是前车之鉴。像马英九那样维持两岸“三不”现状,默默认真地对美军购,就能在一盘中美棋局中立足。自台湾选举政治以来,两岸关系最佳时刻是在马任内,蔡当然不会拒绝这份政治遗产;说不清的“维持两岸现状”,就是她上缴的遗产税。

李登辉力挺为他撰写“两国论”的蔡英文,声称两岸状况不是静态而是动态的,“台湾就是台湾,大陆就是大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持好就是维持现状云云。还说关于南海和钓岛议题,“台湾该怎么做,身为一个‘总统’要有决定”;但他又说这些事情不是待在台湾就可以决定,“蔡英文此行可和美国交换意见,这样做是对的”。李、蔡宣称台湾“主权独立”,但其实台湾该怎么做,二人都不得不“和美国交换意见”。2005年10月,李登辉以私人身份“访美”,在阿拉斯加演说:“台湾是站在面对中国专制政权的第一道防线;……对美国而言,民主台湾的存在,代表民主在亚太地区扩展的存在,更是美国在亚太安全与利益的基石。”到了纽约,李公开否认“九二共识”;到了华盛顿,李又主张为台湾“独立”正名。美国国务院随之声明“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隔天连日本外相也说“日本政府一贯不支持台独”。

20150609080251682

蔡英文出席美国智库早餐会

1995年6月,美国仍就北京学运对中国大陆实施“制裁”时,花了大把公关费得到美国同意以“私人身份”到访的李登辉在康乃尔大学发表演说,强调民意代表的改选及“总统”、“副总统”的直选等“现阶段宪政改革的完成”。李说:“我们认为,现今的国际关系不能只限于传统国际法和国际组织的正式动作。……有人说我们不可能打破外交上的孤立,但是我们会尽全力‘向不可能的事物挑战’!本人确信,这个世界终将了解,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一个友善且具实力的发展伙伴。只有从上述角度观察‘中华民国’在台湾近来经济、政治与社会之发展,才能在后冷战和后共产主义的世界潮流中给予我国定位,也才能为迈向21世纪的亚太及世局发展,提出新的方向。”

这事立即引起台海关系紧张,更严重的是中美关系紧张,大陆导弹演习和美国航母舰队在台海附近摆出架势。不过,美方也因此展开对华政策大辩论,从而改采现实主义的中美合作战略,克林顿重申美国恪守中美间的三个联合公报与一个中国政策。1998年,克林顿带着一家人和1200名团员访问大陆,他在上海公开宣示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来年,李登辉和蔡英文的“两国论”出台,其后还有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登场。2004年10月,时任国务卿的鲍威尔在北京说美国的政策是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既不是独立的国家,也不享有作为一个国家的主权,台美关系陷入1979年以来的最低潮。在李登辉所说的“后冷战和后共产主义的世界潮流”下,陆美关系却蒸蒸日上,克林顿访陆团的阵容是尼克松访陆团的4倍。而在新世纪陈水扁坑蒙台湾期间,也是小布什透支美国的时期,台美同步衰败,大陆则成功把握战略机遇期全面兴起。

由上述历史可以看出一种规律,在蔡英文此次访美前10年和前20年,台湾都有人想拉拢美国为“台独”背书,但每次白花银子不说,还换来美国更向一个中国靠拢的声明。这说明太平洋事务究竟需要中美合作来解决,而不可能以中美对抗为良方;因此“台独”的周旋空间越小,亚太的和平希望就越大。蓝营学人陈一新对此看得明白,他认为没有“九二共识”,就没有目前两岸与台美的现状。陈说:“马的台美与两岸政策是双轮车,可以行稳致远;蔡的台美与两岸政策却只是全面倒向美国的独轮车,不仅危险,且易于翻覆,让台、美、中三位乘客都受伤。”说马政府任内最成功的两项成就是台美关系与两岸关系,这话没错,但也不全对。陈不明白或装不明白的是,马政府那两轮是逆向转的,靠着一手赚大陆一手送美国的方式在维持平衡现状。其结果却是原地空耗,台湾日益在幻觉里萧条与边缘化,不论TPP或“一带一路”都与台湾擦身而过,而马政府却忙不迭地嚷着两边都一定要加入。“台独”(或“独台”)的悖论在于它的生存土壤赖于中美对抗,但中美对抗导致的亚太动荡又将毁灭台独,这反映出台湾在美国对华政策中的工具性与局限性。

现在蔡英文既走靠美路线,又提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推动两岸关系,这是台湾政治人物标准的选举语言。台湾选民只能在这种选举体制内转悠,而无从在高于选举之上的政治正当性施力,这就让岛内政客以操作胜选为上,而非以争取正当性为必要,台湾的政经论述与发展因此受限于选举。例如陆委会主委夏立言说“‘中华民国总统’是由台湾2300万人决定”、“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及两岸条例,两岸定位是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一中’就是‘中华民国’,政府并未接受大陆的‘一个中国’原则”云云。蓝营版九“二共识”强调“一中各表”,人尽皆知;但问题出在既然依“宪法”规定台海两岸是“一中两区”,为何“中华民国总统”只能由一区决定?或者问题出在一区决定的“中华民国总统”具不具备“宪法”上“一中两区”的正当性?解释“宪法”无法解决岛内选举与国际认知脱节的问题,于是“修宪”、“制宪”成为台湾蓝绿当道欲迎还拒的政治焦虑。今年2月初,李登辉在“立法院“演讲《“宪改”是台湾唯一的路》。上世纪90年代曾经主导6次“修宪”而偏向“超级总统制”的李登辉,为何在这会儿却主张转向“内阁制”?又为何蓝绿政客皆拿香跟拜?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台湾 两岸关系 蔡英文 美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