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人拿北京禁烟令说中国没有人权了!

沸腾   东法   2015-06-03 09:51  

从小沸腾君就被告诫,不准吸烟,吸烟的都是坏孩子。卖香烟的也都在宣传“吸烟有害健康”。所以,到现在,对香烟来说,沸腾君还是“处男”。

沸腾君不抽烟,但并不反感抽烟人士。一个比较奇葩的原因是:我喜欢闻烟味儿,就好像有些人喜欢汽油味。那烟味像父亲干完活儿后身上的汗味儿,刚烈而厚重,让人回味无穷。另一个原因是,别人吸烟,那是别人的事儿,如果没有冒犯到我,我是不会介意的,用术语来说,那是“权利”。

我不反感别人抽烟,只是基于个体的经验,不具有普遍性。如果有人觉得抽烟冒犯了他/她,他/她自然也可以伸张权利。你有吸烟的自由,他/她有“不吸二手烟”的自由。如何在二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正是现代社会所需要解决的权利问题。

正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所以,当连岳在微博上抛出他的《我的禁烟观》,表示“根本就不该禁烟”时,一时间舆论纷起,有人深表赞同,以打赏来支持;有人觉得太过绝对,“连岳也有糊涂时”。

0 (1)

0 (2)

总结连岳先生不该禁烟的11大理由,最主要的是以下三点:

一个人的身体,只能由他说了算,他愿意付出健康的代价,换取过烟瘾的愉悦,这种自由,神圣不可侵犯。不然,政府就得禁止一切有害健康的行为:肥胖,“垃圾食品”、糖、从不锻炼、性生活过少……

谁的家,谁说了算。你来我家,能不能抽,我说了算。由此类推,餐馆老板、商场主人、停车场主人……,各自在自己的地盘说了算,就是定出规定“进来必须抽烟”也很正常。

此次政府禁烟令,已经侵入私权,对餐馆今天已经开出了第一例罚单。虽然政府老干这种事,但错事做多了,不会变对,抢劫一万次,也还是抢劫。

总之,连岳先生的意思是,个人私权神圣不可侵犯;政府禁烟令,已经侵犯到个体私权。个体自由是绝对的,容不得别人忤逆。政府也不行。

但沸腾君想说,连岳先生谬矣。你的观点,未免还停留在古典自由主义放任自流的状态。西方自由主义,由古典到现代,经过洛克、卢梭、斯密、边沁、密尔等自由主义大师的发展,早已跳脱了鲁滨逊式的绝对自由状态。英国保守自由主义大师密尔的观点,堪为现代自由主义的典范。

0

上图为密尔,1806-1873,英国保守自由主义大师

密尔在《论自由》中确立了两条格言:第一,个人的行动只要不涉及自身以外什么人的利害,个人就不必向社会负责交代。他人若为着自己的好处而认为有必要时,可以对他忠告、指教、劝说以至远而避之,这些就是社会要对他的行为表示或非难时所仅能采取的正当步骤。

第二,关于对他人利益有害的行动,个人则应当负责交代,并且还应当承受或是社会的或是法律的惩罚,假如社会的意见认为需要用这种或那种惩罚来保护它自己的话。

0 (3)

也就是说,个体有自由,但也需纳入公共利益来考量。当个体自由对他人利益造成侵犯,就要接受社会的反馈,乃至惩罚。实际上,关于《论自由》一书,密尔要讨论的正是公民自由与社会自由的关系,清末严复将《论自由》译为《群己权界论》,更是直观表达了群域与私域的关系。

0 (4)

显然,连岳吸烟绝对自由的观点,在现代自由主义面前,站不住脚。

另外,11大理由中,有些表述也让人哑然。譬如,第4条中,连岳将吸烟的自由类比肥胖的自由、吃“垃圾食品”的自由、从不锻炼的自由,有生拉硬扯之嫌。吞云吐雾会与其他人产生直接关系,但肥胖、锻炼等事,跟其他人的权利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是自己的事儿。拿他们来说事儿,既无效率,更授人以柄。

吸烟的确是私域的事儿,但如果吸烟对他人健康产生影响,就应该接受反馈。在现代社会,沸腾君必须重申两个原则:一是,个人行为只要不涉及他人的利害,个人就有行动自由,不必向社会负责。二是,当个人利益危害到他人利益时,他人可以抗议,社会对这个行为也有裁判权,可以对个人施加强制力量。

0 (5)

在自己家里抽烟,随便,只要你家人同意。走出家门进入公共领域抽烟,就要受到限制。这道理太简单了。连岳老师出此“反禁烟论”,我不同意。

来源:沸腾公众号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北京禁烟 人权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北京禁烟 人权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