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须防“自杀新闻”不当报道引发“恐怖”效应

独家网 郜倍倍   2015-06-02 14:32  

又到了一年毕业季,今日,一则“中南大学研究生疑因论文答辩未通过跳楼”的新闻引发了大家的关注,而就在次日凌晨,一名该校的大四男生也跳楼自杀了。这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除了学生自身的心理素质问题以外,也同时要关注到媒体在报道“自杀新闻”时,容易诱发的模仿自杀行为。

在报道中南大学研究生跳楼事件中,某些微信公号公布出了死者的个人信息、遗书甚至是血淋淋的现场照片,这种行为基本上是在消费死者。从报道歌手陈琳的自杀到对富士康工人跳楼自杀的报道,媒体在报道中的尺度发人深省。

2010年的富士康连续跳楼自杀事件震惊了全国,由于媒体详细的报道了自杀的细节,大肆的渲染跳楼人员的心里和富士康的环境之类,让随后的一些人产生了同样的心情,相继模仿自杀。在众多的报道里面,曾经有一篇题为《富士康自杀员工家属讨补偿:第九跳死者家属希望补偿越多越好》的文章,这里面甚至暗示到:“富士康把我们照顾得很好,可能处理那么多次也有经验了,来了就有地方住,还专门安排了厂里的护工陪着梁超的爸妈,有专门的人跟我们谈善后的事”,这直接导致当时富士康员工关爱的热线被打爆,大部分是员工直接询问跳楼的话能获取多少赔偿。

其实,自杀表面上是一个人的行为,实际上却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已经有超过50项的国际研究表明,某些形式的媒体报道会增加易感人群自杀的可能性。假如媒体的报道里详细描述了自杀方式,或者使用了一些具有挑逗性的标题和图片,甚至反复广泛的报道自杀事件,还将死亡向壮烈或者轰动的情感上与引导,都容易引发连锁的自杀风险。

媒体为了追求生动性,自杀报道中不仅仅有自杀的方式,甚至会有一些自杀的细节,比如如何准备的和自杀详细地点等等。死者遗书中的消极情绪本身就会对情绪不稳定的人群产生暗示。另一方面,这也是对自杀者的隐私权的侵犯,甚至是对自杀者亲人的二次伤害。

自杀的原因很复杂,这些事件的背后往往要折射出一些社会危机或者矛盾冲突,也包括一些心理疾病,大众媒体有着报道事实和追究真相的责任,但同时也有警示问题和传播思想的责任。如果认真地报道自杀,哪怕是很简短的报道,都有助于改变公众偏见和认识误区,能够鼓励有自杀风险的人群寻求帮助。那么应该如何报道自杀事件才能算是好新闻呢?

首先,好的新闻除了要告知人们这个事件之外,还要对这次的事件进行关注和思考。现在的很多媒体在报答自杀事件的时候,过分的聚焦于自杀过程,而对为什么产生这个自杀事件的背后并不去深度探究,对其所在的矛盾根结并不在意,而是一味的拿自杀当作炒作热点,既没有聚焦于自杀事件背后折射的社会问题,也没有从自杀干预的角度对公众进行预防自杀教育。

其次,报道自杀新闻本身是个悲剧故事,所以如果用耸人听闻的大标题很容易让人产生被诱导的心里,特别是如果在某一时间段内,自杀事件发生的比较多的时候,如果用了“广为流行”、“迅猛增长”这样的词语,基本就是在暗示某些具有自杀倾向的人做出过激行为。

大部分人自杀前都会有一系列的预警信号,而现在一些媒体在报道中将自杀描述为“无法解释”或者“毫无预警”的。应该意识到,自杀是公共安全事务,只要能让大家认识到自杀的预警信号,就能有效的防止一个新的悲剧产生。自杀行为的产生绝不可能是某一事件单方面的原因,但如果媒体针对某一原因大肆报道,甚至直接放到标题上作为核心内容的话,就会让大众觉得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也可以去自杀。

最后,在报道过程中,应该注意请教一些自杀预防专家的意见和观点,详细地分析此次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或者更多的科学信息和资料。比如告知读者自杀的各种原因、警告信号、自杀率趋势和最近治疗方面的进展。最好还要告知读者可行的治疗方案、资源以及那些克服自杀危机的人的故事。

媒体在报道自杀事件时,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媒体应该肩负的责任,除了报道消息,还需要对读者进行正面引导。因此,媒体应该注意从精神健康传播的角度书写行文,主动地引入自杀干预意识。特别是在报道一些名人自杀事件或者社会影响力比较大的事件时,应当积极发挥大众传媒的教育功能。就此次中南大学研究生自杀事件而言,毕业生在面对毕业答辩或者毕业就业等问题时,难免会出现压力陡增,精神抑郁的情况,那么媒体在报道过程中,就应该向阳光、疏解不健康情绪上进行正确的舆论引导。

本文系作者郜倍倍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自杀新闻 媒体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